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赠枪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203 2020.01.02 11:57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对于一个武术协会的诞生,搭个草台班子,是足够用了。

  杨明鸿的社交能力确实要比宁苛的要强上百倍,组建社团协会的各种文件,在他出色的能力之下,轻易审批下来。

  当然,这其中不可忽视的,还有他未来岳父林老爷子的深厚人脉圈子。

  所以杨明鸿才会有闲工夫到宁苛这里来喝茶侃大山,这是宁苛的看法,杨明鸿来这,确实是有正事。

  宁苛捧着个足有头大的搪瓷缸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自己这个小师弟聊着,说来说去还是武术协会那个烂摊子的事情。

  武术协会的组建,就相当于是在北方这个大武术圈子里立了个擂台,以前有凭着手上功夫夺魁武林盟主,现在呢,有凭着手上功夫和身后背景争协会主席。

  老一辈或许还会卖林老爷子一个面子,但是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大家起点都一样,凭什么你去坐主席的位子?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不蒸馒头得争口气!

  历史是个圈,无论从那个点开始,始终会回到原点。

  杨明鸿手里也捧着不比宁苛手中搪瓷缸子小多少的杯子,看着老神在在的宁苛道:“师兄,你可得帮帮我,你说这武术协会主席的位置,你与其让外人去坐,还不如让你师弟我来呢!”

  宁苛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搪瓷缸子里的茶叶,多的让人望而却步,这苦涩的味道,可比原味咖啡还难熬,不过宁苛倒是挺喜欢一杯酽茶喝一天的感觉。

  瞥了眼自家师弟那不忿又微微期待的表情,宁苛道:“让我帮忙,你得先说清楚,到底是你要当主席,还是你家里那个小姑娘要当主席。”

  杨明鸿脸不红,心不跳道:“那肯定是我啊,师兄你还不知道我吗,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媳妇管着呢!”

  宁苛一副“静静看你装13”的表情,忽然道:“弟妹来了啊!”

  “在哪?!”

  杨明鸿好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回头往后瞅,但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顿时间就明白了,老脸一红,自己这可是漏了馅。

  “不多说了,你是从哪里知道我的病已经好了的?”

  宁苛也不再逗杨明鸿,他心里有个疑惑,自己的肌肉失力症消失,只有他自己知道,杨明鸿是如何知晓的呢?

  嘿嘿一笑,杨明鸿道:“师兄,咱这圈子就这么大点,有点啥事,传的还不快嘛,再说,师兄你也得注意点影响,人家都结婚了,你这再跟人家旧情复燃,可不好。”

  促狭的笑容,让宁苛很像给杨明鸿欠揍的脸上,狠狠来一拳,他已经知道了是谁把自己的消息泄露出去的了。

  章广畴,这小子的嘴,一如既往的快!

  手臂一伸,宁苛揽住正在对自己挤眉弄眼的杨明鸿,稍一用力,就惹得杨明鸿连声叫痛:“师兄,师兄,我说的可是实话,人家章怡都结婚好几年了,你可别来真的,这可是玩火。”

  宁苛对这个满脑子男盗女娼的师弟,实在是无语,相比于精神说教,宁苛更擅长物理超度。

  “啊!师兄我错了!”

  “哎呦哎呦,别打了别打脸!我真错了师兄!”

  “疼疼疼!”

  杨明鸿的惨叫哀嚎,在宁苛的院子里不断传出来,惹得路过的邻居和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你看看,人家这师兄弟俩关系多好,你可得好好学学!”

  “行了行了,别说了!”

  人渐渐多了起来,宁苛适时松开手,对着看热闹的邻居们说道:“大家这都不去吃饭吗?我这可管不了这多人的饭。”

  “哈哈哈哈,你们继续继续,走了有了,大家都别看了。”

  “是是是,让人家师兄弟好好亲热亲热!”

  宁苛脸上的笑容人畜无害,不过当邻居们走完,回头看着如同劫后余生的杨明鸿,顿时让他打了个寒颤。

  “师兄,我错了,真错了!”

  杨明鸿赶忙认错,大丈夫能屈能伸,更何况这还是自己的师兄,服软没啥丢人的。

  “知道错了,还不赶紧给我讲讲章怡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苛面色如常,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搪瓷缸子,重新坐在躺椅上。

  “哦~~”

  “嗯!”

  杨明鸿坐下来,喝了口水道:“师兄你真不知道?”

  “你讲不讲?不讲赶紧滚蛋!”

  “讲讲讲!”

  到底还是有些惦记那个人,谁心底里不得有一枚牵动感情柔软的朱砂痣,对于宁苛来说,章怡只是第一个。

  朱砂痣和白月光,两者之间是没有任何理由就冷不丁的可以转化,所有存在于记忆中的吉光片羽,随着时间消失或铭刻,说到底的,还是放不下,忘不掉。

  杨明鸿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部说了出来,宁苛手中的搪瓷缸子里的茶水,已经见底。

  沉默,宁苛陷入了沉默,杨明鸿道:“师兄,你这就不对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

  还没等他继续说下去,就挨了一记爆栗,梆梆的脑仁直疼!

  “师兄要不今天晚上咱俩去酒吧玩玩?告诉你,我可是物色到了好几个适合咱俩得妹纸,嘿嘿,一起吧?”

  杨明鸿笑容顿时猥琐,宁苛捂着脸,这家伙的厚颜无耻的功夫,一半放到练武上,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是自己媳妇的手下败将。

  败给他了。

  宁苛无奈叹了口气:“别说了,等会儿你会后悔的。”

  杨明鸿一愣:“后悔啥啊,陪自己师兄去玩玩,联络联络感情,就算是林珺在,她也拦不住我!”

  胸口拍的震天响,杨明鸿一副刀山火海也不能阻挡他骚动内心的坚决模样,宁苛指了指他身后道:“来了。”

  “师兄你又想诈我,真调皮啊!”

  “真来了。”

  杨明鸿还是满脸不信,直到一只白皙的手,搭到他的肩膀上之后,熟悉的疼痛慢慢袭来,杨明鸿才看到了自己师兄宁苛眼中的怜悯。

  “林珺,你听我解释啊!”

  “啊!啊!”

  林珺将手中拿着的,用绸缎包裹着的足有两米的条状物扔给宁苛:“我家老爷子让我把这个东西送给你。”

  说完便拖着不断给宁苛使眼色求救的杨明鸿走出小院。

  宁苛自动无视了杨明鸿的求救,自作孽不可活啊。

  “看来这次我是不能不趟这趟浑水了。”

  绸缎包裹着的,是一杆大枪,比起虎头大枪来,不遑多让。

  “对女婿,还真舍得下血本。”

  宁苛呵呵一笑,不过这得等他这次天都事件结束之后才能够给自己师弟撑场子。

  熟悉的色彩陆离,还有剥离感骤然袭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