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风水局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021 2020.02.07 12:00

  那微弱的煞气,丝丝缕缕汇聚在了一个根雕的蟠龙上,宁苛循着煞气锁定了这个已经被盘的油光锃亮的蟠龙根雕上。

  “眼识。”

  宁苛没有贸然去触摸这个凝聚着煞气的蟠龙根雕,而是选择发动了眼识,按照九婴所说,主世界同样是果实,也存在于着各种各样的力量,年对于未知,还是谨慎些好。

  “风水蟠龙根雕

  品质:破败

  特性:凝聚煞气【微弱】

  描述:龙者,汇聚风云也,兴云吐雾,行雨生风,风水龙脉,此所仿制也。”

  宁苛眯起眼,伸手拿起摆放在供桌上的蟠龙根雕,那微弱的煞气,竟然顺着宁苛的手,想要渗入宁苛的身体,不过,宁苛手臂上的【花青冥纸灵】神祗纹身陡然发凉,那微弱的煞气被神祗纹身如同长鲸吸水般,吞噬得干干净净。

  而失去了煞气的蟠龙根雕,那油润的光泽骤然消失,与如同的木头雕像一般,或者说,还不如普通的木雕。

  但这仅仅只是一个煞气凝聚点而已,就在宁苛手臂上的【花青冥纸灵】神祗纹身将煞气尽数吞噬得刹那,林老爷子房间里的角落各个地方,全都浮现起同样微弱的煞气。

  “有意思了,看来林老爷子的死因,是有其他原因了。”

  宁苛笑着,语气却冷冽异常,林老爷子的爱好,除了喝茶练拳之外,就是对于风水极为痴迷。

  他自己本身就是半个风水先生,林家的宅子里面的风水布局,都是林老爷子自己设计布局的。

  煞气对于宁苛这样的拥有传承力量的行走毫无意义,但是对于一个老人,即便是年轻时候气血雄壮的人,也是难以接受的。

  这点上,风水迷林老爷子肯定不会不知道,但他自己的房间里的风水局,竟然不是藏风聚水,而是凝聚煞气的,这绝对不可能是林老爷子的手笔。

  谁会觉得自己命长呢?

  宁苛手臂上的【花青冥纸灵】神祗纹身将林老爷子房间内的所有煞气吞噬干净,宁苛走出了房间。

  而这个时候,杨明鸿和林珺两人正好在灵堂中等着。

  “人都通知了没有?”

  宁苛掏出根烟来,点燃,深深提了一口,不过林珺却皱起眉头。

  “都通知了师哥,不仅仅是武术协会里的人,还有其他跟林家武馆有香火情的武馆也通知了。”

  杨明鸿虽然也皱了皱眉头,但对于师哥宁苛的安排,做的倒也尽善尽美。

  “好,老爷子出殡的日子安排没有?”

  这个问题沉默的林珺倒是开口了:“我爸爸说了,他不想搞什么老一套,去世之后,直接火化,开个追悼会就行,所以后天就准备送到殡仪馆。”

  宁苛伸手掐灭了烟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不行,还是用老传统,林老爷子去世,来的人不少,你这么搞,不合适。”

  林珺还想反驳些什么,却被杨明鸿拦住了:“师哥,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们俩整得那个武术协会?”

  说完,宁苛拍了拍杨明鸿的肩膀道:“这几天事情结束之前,我就住在这里了,你给我找个房间。”

  说完,宁苛自顾自向着林宅大门处走去,不过走到一半,他又停下了脚步,开口道:“林老爷子房间里的风水局是谁布置的?”

  林珺诧异答道:“是南城区的刘文波先生布置的,有什么问题吗?”

  宁苛摆了摆手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还不错而已。”

  说完就走出了林宅的大门,骑着电动车,宁苛没有选择回家的方向,而是向着南城区而去。

  林老爷子的死因,与他房间里的风水局有着莫大的联系,而这个布置风水局的刘文波有重大嫌疑。

  林宅在东城区,距离南城区不过三匹公里的路程,再加上东城区是除了市区中心以外,最繁华的地方,南城区则是没有经过改造的老城区,这两个城区,就像是垂暮老人和生机勃勃的年轻人,这两者本没有什么联系,现在却因为林老爷子的死,有了联系。

  现在路上没有多少人,即便是有,也是层层戴着口罩,行色匆匆。

  不过原本繁华车水马龙的道路上,只有寥寥可数的几辆车行驶,宁苛骑的电驴,倒也不慢,五六分钟之后就到了南城区。

  “大爷,您知道刘文波住在哪吗?”

  宁苛停车拦住一个行色匆匆的老大爷,掏出根烟,笑着问道。

  老大爷一愣,摆了摆手道:“你找谁?”

  “大爷,我找刘文波。”

  “刘什么波?”

  “刘文波。”

  “刘什么文?”

  “大爷我找刘文波。”

  “刘什么?”

  “大爷您先忙。”

  “好嘞!”

  宁苛捂着脸,心中一万个草泥马奔腾,他被这个大爷弄得连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而就在这时,老旧小区四楼开着的窗户里扔出来包垃圾,刚好砸在一辆电动车上,警报器吱哇乱叫起来。

  “刘文波!你要不要脸了!”

  刚才还耳背的大爷脸色通红,高声叫骂道。

  宁苛眼前一亮,骑车冲进了老旧小区之中。

  单元楼道里,贴满了各色的小广告,开锁卖门的,家政保姆的,还有几张不知道被谁撕去春光乍泄图片的带颜色的广告。

  这里,充满了城市的暮年,不过,这里也曾经是许多年轻人的童年。

  宁苛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回忆童年,他快步走上楼梯,刚才扔垃圾的窗口是四楼西户。

  确定好位置,老旧小区楼层都不高,楼梯也不陡,宁苛没一分钟就到了四楼西户的门前。

  梆梆梆的敲门声在楼道里回荡起来,不过却没有人开门。

  宁苛耳力极好,门里的动静他听得一清二楚。

  按照林珺所说,这个刘文波是个老头,可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呼吸声,确是悠长充满生机的,这可不像是个老年人能够拥有的。

  心中一凛,宁苛慢慢拉开了与大门的距离,脚下蓄力,豁然踹出,老式钢木门早就因为时间的缘故而不结实。

  宁苛这一脚轰然踹开了大门。

  “哎呦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