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行走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721 2019.11.21 17:26

  淡漠至极的声音,在玄·丙子三十六世界中荡漾开来,当然,能听到的,只有所谓的行走。

  “地点坐标传输中。”

  与此同时,金陵城中的破败城隍庙里,老军头眼前,一片光幕之中,显示的正是巷道里宁苛与白蒹葭的境况。

  这是他所能动用的最高权限,行道者即使是达到“勾陈”境界,也没有任何办法影响建木天都意志的任务条件,但攫取了所在世界本源的行道者除外。

  玄·丙子三十六世界的任务开始,如同在平静的湖水当中投下一颗硕大无比的石头,溅起的水花,没人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这也是天都建木最为诱惑之处。

  老军头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只不过是给来到玄·丙子三十六世界的天都建木行走们添些乱子,或者说,是恶心青苍会。

  “陌上花陌上花,谩说花好,蟠桃子蟠桃子,知结多少?”

  慢慢悠悠的软糯戏谣声在城隍庙中幽幽传出,金陵城中的风雨,该到了,只不过,谁是黄雀,谁是螳螂,还得靠自己的拳头说话。

  “开始了,别留手,玄·丙子三十六世界不比其他世界,任务失败,谁也保不住你。”

  身着湖蓝色唐装的中年人被手望着灯火阑珊的金陵城,对着身后的女子说道。

  “是,但那个小子呢?”

  站在身着湖蓝色唐装中年人身后的女子,正是救了宁苛一命的女子,只是此时,她面目清晰,不再模糊。

  容貌出彩,比之清冷如仙的白蒹葭丝毫不差,最为出彩的,还是她的一双犹如星辰般的眸子。

  身着湖蓝色唐装的中年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斩钉截铁道:“格杀勿论。”

  “是!”

  身影模糊,女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而目的地,正是灯火阑珊的金陵城。

  暗流涌动,金陵城今夜注定无眠。

  “黄雀伺蝉,既然想玩,那我们就看看谁是黄雀,呵呵。”

  中年男人讥诮一笑,面前出现一片光幕,与城隍庙中的光幕,别无二致,而他手中多了一只再普通不过的圆珠笔,在光幕之上,书写几笔。

  果实世界权限,能做的,不仅仅是为自身大开便利之门,更多的,还可以扭曲修改所在的果实世界的天都建木意志。

  淡漠的声音,再次响起:

  “任务修改,注意,任务因被修改,存在极大的不稳定性,各位行走请谨慎对待,任务失败即视为死亡。

  【杀死位面之子】,【清除六名天都建木行走】。

  任务奖励,青苍会的好感。”

  “权限嘛,谁都有,只是就得看拳头的大小,呵呵。”

  杀戮如风,命如野草,全凭手段。

  ……

  金陵城白墙巷中的狭窄巷道之中,充斥着属于子弹的金属风暴,青石铺就的地面,被倾泻的子弹风暴肆虐的一片狼藉。

  白蒹葭拖着宁苛,躲避着倾泻而下的子弹,手中的古拙盾牌清光大盛,把两人笼罩在清光之下,将肆虐的弹雨全部挡下。

  “丢你老母啊,三哥,这根本就打不穿啊!”

  “顶你个肺继续,老子就不相信,3F级强化的霰弹枪还搞不定!”

  两个身穿作战服的平头男人手持双枪,对着白蒹葭不断射击,枪口的火焰将巷道映照得通明。

  弹雨一刻不停地倾泻,白蒹葭虽有护身法宝,本可以轻松脱身,奈何身边还带着宁苛这个不会丝毫术法的拖油瓶,根本无从脱身。

  宁苛躲在白蒹葭身后,但是灼热的气息还是不断从身边传来,那两个奇怪的男人似乎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

  此时的宁苛可没有方才挥刀刺向白蒹葭的勇气,在未知的危险面前,他能做的,也就只有躲在同样神秘的白蒹葭身后。

  他要好好的活着,心中同时也甜丝丝的,即便是知道白蒹葭另有所图,但是他还是很开心。

  “干你母!三哥打不穿啊!”

  秃头壮硕的男人沉不住气了,刚才的浮屠任务提示音听到的肯定不仅仅只是他们二人,现在往这边小巷来的,都不是省油的灯,成为行走时间不长的秃头男人自然沉不住气,他们二人可没有其他“荧惑”级浮屠的诡异传承。

  染着黄毛的“三哥”咬了咬牙道:“走!”

  语气之中充满不甘,但也无可奈何,没有保命的传承,花了大价钱强化的3F级枪械根本奈何不了眼前这个美得惨绝人寰的女人。

  弹雨猛的停下,秃头壮汉和黄毛三哥拔腿向巷道之外跑去,这是撤退,战略性撤退。

  只是,他们还是把建木天都任务想的太过简单。

  光芒乍现,如同星辰坠落,又一如烟花绽放,两道身影在光芒之中,没了踪影,成了这个世界当中的浮尘。

  而就在刹那之间,白蒹葭可没有丝毫停歇,拎起宁苛,两张赤色符箓似刀,激射向刚刚落在地上的异装男子。

  火焰汹涌澎湃,潮水般冲向正拍打着身上尘土的异装男子!

  巷道当中,焰火似海!

  对于白蒹葭而言,虽然灵焱箓只算是威势低下的障眼法符箓,但是也能够给自己争取一线生机。

  身影如梭,白蒹葭拎着宁苛已然来到了白墙巷外的街道之上。

  平时练习得令人作呕仙家的术法,在这时,竟然如此让人爱不释手。

  “哎,别走啊,今天的好戏还没有开始呢!”

  街道上早就等着一个身着文士长衫的邪魅男子,自以为风流倜傥地拿着一把折扇,正目光贪婪地打量着白蒹葭姣好容颜和婀娜身段。

  殊不知,这等作态最为猥琐。

  白蒹葭妙目中闪过一丝不耐,今夜因为一个宁苛,麻烦接踵而至,这委实是她没有料到的,而且这些奇异人士的跟脚以白蒹葭这大宗弟子也不能看出分毫,着实令人心烦。

  白衣上血色点点,雪中红梅模样,白蒹葭拔出小腹上的裁衣刀,这点小伤,无伤大雅。

  宁苛眼中愧色涌起,可就在这愧疚涌起的一瞬间,锋锐裁衣刀不知怎的就握在了手中,紧接着,便是眼前景象模糊!

  白蒹葭没有耐心了,以她的心智,早就看出了这些奇异人士的目标,并不是她,而是宁苛,纵然宗正有令,但是她依旧选择扔出宁苛,毕竟,修行不易,因为个没有丝毫瓜葛的破落户身死道消,本就不值得。

  在抛出宁苛的刹那,白蒹葭转瞬即逝,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救命!”

  宁苛身体不受控制,裁衣刀上闪烁着赤色毫光,显然是有人动了手脚,而始作俑者,自然不言而喻。

  “唉可惜了,要不是因为你,我可就又能和一个美人共度良宵,作为补偿,死吧!”

  折扇迎风展开,文士模样的邪魅男子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柄长枪,一招直捣黄龙,径自取向迎面而来的宁苛首级!

  “轰隆!”

  夜色之中鸣雷乍响!

  宁苛再次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重重落在了坚硬的青石板铺就的路上,口鼻之中,血液横飞。

  “裴跃进!你找死!!”

  “呵呵,能者自取之。”

  来人正是巷道中的异装男子,宁苛与白蒹葭眼中的“异装”,在邪魅文士眼中,分外可憎,正是这个喜欢穿牛仔装的家伙,杀了自己的兄弟!

  邪魅文士虎头大枪一展,气力千钧,蛟龙出海直取阻挡了他的“裴跃进”。

  枪出如龙,但早就看透了他招式的裴跃进,手中厚背大刀陡然卷起,斫向虎头大枪的中部。

  劲气肆虐,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人下了死手,一人为了保命,自然也得全力以赴。

  刀枪往来,分寸必争!

  两人不同于死在巷道中的两名行走,“荧惑”级别的行走,压箱底的凭仗不是他们如今的兵刃搏杀手段,而是传承。

  刀枪每一次落下,都有地崩山催的气力,碎石纷飞。

  如此大的动静,却丝毫没有惊醒任何人,仿佛白日里热闹的金陵,此刻是鬼城。

  这得益于两位大佬的手段。

  宁苛陷入了一片神奇的境界,黑暗之中,星辰闪烁,但却隐隐组成了一条长着独角的蛇,在灿烂的星光之中,纵横捭阖。

  只是,这条长着独角的蛇,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着,不能超出眼前黑暗的界限,不甘心的嘶吼着。

  宁苛眉心陡然灼热,那熟悉的刺痛感又一次出现,而且比之以往,更为严重!

  邪魅文士虎头大枪被裴跃进拿住了破绽,入了空当,一刀斫飞!

  刀锋影影绰绰,分不清楚真假,就在裴跃进刀锋将要落在邪魅文士的咽喉之上时,光影乍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