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血肉苦弱(四)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010 2019.12.07 12:00

  花小狗买了许多生活用品回来,宁苛给他的银票他倒是没有按着以往的性子拿去赌。

  不是不能,而是不敢,花小狗摸不透宁苛的性子,虽然宁苛出手阔绰,但是他看起来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要是万一触了霉头,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码头上挨的那一拳,可是到现在喘气还疼的难受。

  “唉,以后就好了以后就好了!”

  花小狗这样安慰自己,跟对了大哥,以后还愁吃喝花钱吗?

  憧憬着未来的好日子,莫名的,花小狗胸口的闷痛减轻了不少。

  天色渐晚,花小狗拎着东西走在街上,心情大好,不由得哼起了小曲,右手一壶红米酒,左手整只的烧鹅和两份叉烧饭,有钱就是好。

  不过花小狗的好心情和对未来的憧憬,很快就被一个人打破。

  “赖牙狗你个扑街仔,哪里来的钱买这些东西!”

  话音未落沙包大的拳头就已经砸在了花小狗的脸上,一时间,酸甜苦辣在花小狗脸上开了锅。

  “阿良哥我错了,不该吃里扒外,是那个北佬威胁我这么干的!对!没错!就是那个北佬威胁我!”

  拦住花小狗的,正是青帮漕运分舵里的前任双花红棍,阿良。

  阿良冷笑一声,示意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个小弟把花小狗架起来。

  一把夺过花小狗手中的红米酒,阿良咬开酒封,抽了口酒,紧接着就将粗瓷酒瓶砸在了花小狗的头上:“丢你老母,你个扑街还想着吃里扒外,你有这个资格吗?!”

  眼前一阵阵模糊,血从头顶顺着头皮流下来,很快就将花小狗的脸遮掩住。

  手里的东西全部散落在地上,花小狗谄媚笑着,仿佛阿良砸的不是自己的头:“阿良哥是我没资格,我错了,您尽管打,您消气就好,嘿嘿。”

  阿良啐了花小狗满脸的口水:“打你这个烂仔脏了老子的手,那个北佬在哪?”

  花小狗忙开口道:“在我家!”

  “看咩看!赶紧滚回家去,一群猪猡扑街。”

  对着停步围观看热闹的人,阿良凶神恶煞喊骂道。

  没人敢开口顶嘴,缩着头,快步离开这是非之地。

  这本来就跟他们没有关系,停步,不过就是为了看热闹,每天的生活庸庸碌碌,麻木冷漠又无聊,能见到点血,总算是能够引起他们心中的那一点点的猎奇刺激感。

  “走去这个烂仔家,今天老子倒要见识见识,你这个烂仔的新大哥!”

  架着花小狗的两个小弟松开手,晕眩感和脸上的疼痛,险些让花小狗站不起来。

  强撑着,花小狗踉跄在前面带路,这时候,他心中没有恐惧,有的只是期盼,期盼着自己家的那个北佬大哥,能把该死的烂臭良给断手断脚。

  “快点走!”

  身后的阿良的两个小弟不住地催促着花小狗。

  阿良厌恶的看着佝偻着身子踉跄在前面带路的花小狗,这个软骨头的赖牙狗,是怎么混进漕运分舵的,好像是姓李的北方佬提携他。

  “完事了就做了这个赖牙狗。”

  人的仇恨无端,爱屋及乌,同样的,痛恨一人,稍有与之有关联的,都会分担关于他的仇恨,即便是从未有过交集。

  这也是算是阿良对于李先生的示威。

  …………

  宁苛梳理完自己现在所能够掌握的信息,发现有点脑壳痛,自己对于南北方各个拳种派系的宗师,唯一能掌握的就是他们的成名功夫,这还是来自老头子一直以来的填鸭式灌输。

  放在主世界都够呛,更何况是换了历史背景的果实世界。

  “算了,不想了!”

  宁苛走出正堂,天色渐晚从海上来的风,终于将广州城里的潮热驱散了部分,还不至于难熬。

  伸了个懒腰,宁苛深呼吸,这个果实世界虽然落后,但是空气质量却很好,透过天井,还能看到已经隐约闪烁的星星。

  吱呀一声,西厢房紧闭的门,打开了道仅仅能够通过一人的空隙,不出所料,瘦弱的大眼睛女孩小莲从房间中偷摸走出,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门很快就关上,但是宁苛还是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廉价檀香的刺鼻味道,也难怪,小莲会偷摸出来。

  不过这母女俩有些奇怪,这么闷热的天气,西厢房门窗紧闭,很难想象,这母女俩是怎么能忍受下去的。

  “小妹妹,过来。”

  宁苛蹲下身子,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几颗某白兔奶糖,对着大眼睛女孩露出了笑容。

  女孩小莲有些怯懦,但是眼睛却盯着宁苛手中的糖。

  “过来呀,很好吃的。”

  说着,宁苛剥了一颗奶糖,放在了嘴里,诱惑着已经被奶糖吸引住目光的大眼睛女孩小莲。

  此情此景,宁苛像是个诱拐纯情小妹妹看金鱼的怪蜀黍。

  到底还是禁不住奶糖的诱惑,小莲慢慢挪动着脚步,往宁苛身边来。

  “这就对了嘛。”

  宁苛笑着说道,说实话,宁苛长得还是很不错的,虽然笑得像怪蜀黍,但是对于小莲这样连情窦初开是啥都不懂的女孩,还是很有亲和力的。

  伸出手,宁苛把奶糖递到小莲面前,怯懦抬头看了看,小莲很快就把奶糖拿到了手里。

  不过还没等宁苛展开自己的帅哥哥攻势,小莲就已经跑到了西厢房门口。

  “呵呵,我有这么恐怖吗?”

  宁苛苦笑,难道是因为自己笑得太恐怖,把女孩吓到了?

  不应该啊,当年自己可是凭着这样的笑容,得到了多少姑娘的芳心,老少通杀,谁知道,却对一个小姑娘不起作用。

  “咳咳,小莲你出去干什么?”

  中年女性嘶哑的声音从西厢房里传出,小莲还没等把嘴里的奶糖咽下去,就拉开房门闪身进去。

  “真是奇怪,这檀香里边怎么有股一臭味?”

  还没等宁苛继续细想,院子的大门砰的被人踢开。

  紧接着花小狗满脸鲜血,连滚带爬的进了院子,如同见了救星般仰望着宁苛,现在能救他的,就只有宁苛。

  “你就是那个北方佬?”

举报

作者感言

酒盅儿

酒盅儿

求推荐票,求收藏

2019-12-07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