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发难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030 2020.02.10 12:06

  讣告发出,因为是特殊时期,前来参加丧礼的人,并不太多,但也不能太过苛求,人情冷暖,特殊时期特殊对待,惜命本就没什么错,再加上林老爷子生前的遗愿,若不是为了给杨明鸿和林珺撑场子,也算是还了林老爷子的恩情,宁苛也是不愿意参与这样人多的场合。

  无论是什么场合,红事也好,白事也好,只要有人的地方,那就是江湖,动手倒不至于,但是口角上的冲突纷争,自然是少不了的。

  虽然前来参加吊唁的人,远没有想象中的多,但也绝不少,至少,那些凡是与林老爷子有旧的,都到场吊唁,即便是到不了的,也让自家的年轻一辈代自己上注香。

  再有的,就是武术协会名单上的那些人与武术协会有着切身利益纠葛的人,宁苛仔细观察着,名单上的人,一个也不缺,而那个造成林老爷子死亡的家伙,此刻,就站在灵堂外,等候着灵堂里的大佬们上香吊唁结束后,聊表心意。

  似乎是觉察到了宁苛冷冽的目光,那个年纪并不算大的男人,扯了扯身边穿着黑色唐装的老人,努嘴示意他看宁苛。

  老人抬头,正与宁苛的目光相撞,四目相视,宁苛目光里的,更多的是冷冽的杀意,而老人,也就是刘文波,他的目光中,夹杂着的情绪更为复杂。

  “诸位,林老兄仙逝,可是我们北派江湖的一大损失,但有一点,林老兄虽然先走一步,但他留下的事业还在,咱们不能给断了,我吴世雄就一句话,谁敢对林家不敬重,那就是对我吴某人不敬重!”

  说话的是沧州八极拳当家的吴世雄,今年才花甲年纪,曾经与林老爷子有着过命的交情,随着这位大佬的定调,剩下来吊唁的诸位名宿和大佬们,也纷纷表态,而灵堂外的众人,也随着这些大佬的态度纷纷迎合,真假自然不必多说,一句话而已,说了又不会死。

  宁苛冷眼旁观着这些人情世故,若说真心,吴世雄眼中的泪和悲恸的神情皆出内心,而余下的诸位,只怕是各怀心思,逢场作戏的居多。

  毕竟,面具带的久了,这面具也就成了他们的真正的脸面。

  “起棺!”

  负责丧礼的大总一声吆喝,棺盖掩上,早就准备好的铁钉梆梆地钉入棺盖,以宁苛为首的抬棺的年轻人刚要上前,就听有人大声阻止道。

  “林主席仙逝,我觉得再怎么着,也得先把这武术协会的会长的位子先定下来,免得到时候一堆烂事,理得不顺畅,正好也让诸位前辈做个见证。”

  终于还是忍不住跳出来了,宁苛早有预料,冷笑着看着正卖力表演的这个家伙,而杨明鸿和林珺勃然变色,怒道:“张肖你什么意思?!”

  早就打好腹稿的张肖冷冷笑道:“什么意思?老子不服你们,凭什么让你们两个小辈来住持武术协会?有能者居之,你们说是不是啊,诸位!”

  应和的人,不在少数,对于林珺和杨明鸿住持武术协会,早就有人不满,虽然当时的会长是林老爷子,但谁都不是傻子,真正的会长,还是林珺和杨明鸿这两个小娃娃。

  吴世雄走上前来喝道:“你这意思,是要跟我过不去了?!”

  张肖满脸诚恳的说道:“我们并没有跟您过不去,只是看不惯,这武术协会被他们两个辈分和名分啥都没有的毛头小子把持着,在大佬们的头上拉屎撒尿!”

  张肖说的诚恳,被他这么不软不硬地一顶,吴世雄怒道:“有什么破事,我管不着,但是你要是敢耽误了林老兄的下葬吉时,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吴世雄的双拳紧握,恶狠狠的盯着张肖,而这时,一直跟在张肖身后的刘文波笑着开口道:“林老爷子的下葬吉时,还有一段时间,不急。”

  “刘文波!你!”

  林珺和杨明鸿万万没想到,与林老爷子交好的刘文波,竟然站在了张肖那头,正要开口质问时,却被走上前来的宁苛拦住。

  “张肖,你说他俩没有名气和辈分,不适合当武术协会的会长,那你看我合适不合适?”

  宁苛慢悠悠地走上前来,看着一副成竹在胸模样的张肖,揉了揉拳头道。

  一时间,本志在必得的张肖,气势陡然萎靡,他的两个发难的支点,被这个他判断为本不会来掺和这武术协会的烂事,但宁苛这一句话,就把他打好的算盘给全部瓦解。

  如果论辈分,宁苛的师父是吴世雄的师公,宁苛跟吴世雄的师父是一辈,也就是说,宁苛比林老爷子的辈分还要高,再说名气和能力,打遍整个北派武术江湖从无败绩的宁苛,无异于就是最适合当这个武术协会会长的人。

  反对的声音渐渐减小,宁苛道:“怎么样,我适合当这个武术协会的会长吗?”

  张肖咬咬牙,恨声道:“合适!”

  伸手拍了拍张肖的肩膀,宁苛道:“那你他妈还在这挡路干什么?想吃屎吗?!”

  “不想!”

  宁苛的力气一次比一次大,张肖的肩膀上的剧痛,也越来越严重,而就在这时,宁苛转移了目标,看着神态自若的刘文波,伸出手,握住他的手,道:“这位就是远近闻名的刘先生啊,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不知您是擅长佛法还是道法呢?不对,您是学风水术的。”

  手上传来的剧痛,让刘文波险些叫出声来,但他强忍着,宁苛话里的所指,让他不敢轻易开口。

  “两者皆有,两者皆有!”

  “那您说说看,这下葬的吉时,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宁苛慢慢加重语气,手上的力气也不断加重,弄得刘文波有苦说不出,而他无往不利的杀手锏,风水煞气护身符,落在宁苛的身上,完全是泥牛入海无消息。

  “就是现在!!”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宁苛松开手道:“起棺!”

  早就准备好的几个抬棺小伙子,抬起棺材,跟在宁苛的身后,向着大门外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