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血肉苦弱(三)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226 2019.12.06 12:09

  此时的广州城青帮漕运分舵,整个广州城中的漕运盘口,都在这个不起眼的老商行的控制之中。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青帮还是整体向着洗白自己发展,北方佬的军阀混战严重,而十三行的大佬们也蠢蠢欲动,这广州城的天,恐怕是要变了。

  毕竟,这海外的世道可是已经变了,黑白分明已经吃不开了,灰色才是王道。

  被宁苛打发回漕运分舵的板寸青年站在商行正堂下,把码头上发生的所有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出来,不过,他隐瞒了宁苛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

  忙忙碌碌的账房先生计算着这一天里漕运盘口的流水,现在青帮所有长着嘴的,都靠着这漕运的大头吃饭,容不得疏忽。

  “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我知道了,李先生正要找你,赶紧过去。”

  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潘森头也不抬的说道。

  板寸头青年一愣,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这件事还轮不到他来说三道四,漕运分舵里潘香主是说一不二的。

  说实话,板寸头青年在这分舵里,最怕的,不是教授分舵兄弟功夫,不苟言笑的李先生,而是这个账房先生模样,人畜无害的潘森潘香主。

  没有迟疑,板寸头青年退出了商行正堂,长舒一口气,压抑的感觉终于消失,头也不回的往商行正堂后边的,用货场改成看看演武场跑去。

  等板寸头退出正堂,潘森抬起头,望着正堂外天井透射进来的阳光,长时间的埋头清算流水,明媚的阳光不由得让他眯起了眼睛。

  跟青帮中的人不同,潘森并没有把自己的金钱鼠尾的辫子剪去,而是每天里不厌其烦的三次梳洗。

  板寸头青年说的事他虽然面上装作不在意,但也仅仅只是表面。

  如今漕运盘口的流水,不知给多少人眼红,闹事砸场子,这样的事很平常,但是今天发生的事,却委实有些蹊跷。

  哥老会再怎么眼红,也不会明摆着砸场子,毕竟,现在青帮的金主,可是十三行里的大佬。

  三合会更是不可能,广州城里的盘口,漕运在青帮手里,赌档鸡档和烟馆是哥老会的地盘,三合会能染指,就只有往港岛偷渡的蛇头盘口,实力有限。

  “北方佬,还是个武师,莫不真就是来砸场子立威的?”

  潘森思虑良久,还是没有想通这件事的利益关系。

  北方佬南下之后,这广州城里的水就给搅浑了,就单单以青帮和哥老会说,现在帮派里的双花红棍基本都是北方佬。

  就连十三行的护院也都是以招揽北方佬武师为主。

  “扑你母!搞咩呀!”

  潘森暗骂一声,这个北方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既然折了青帮的面子,那就遂了他的愿。

  “阿良,明天带人去赖牙狗家,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北方佬给砍死,断手断脚!”

  潘森把手中的用力毛笔折断,扔在了地上,冷冷说道。

  “是!”

  外面走进了一个身材短小精悍的男人,这就是潘森口中的阿良,李先生没来之前,他是整个漕运分舵里的双花红棍,以前是洪师傅门下的弟子。

  武馆和帮派一直都是一种合作的态度,习武嘛,不仅仅是为了防身,要知道,这可是杀人技。

  “香主要不让李先生先去试试。”

  短小精悍的阿良并没有外表上那么憨厚,万年老二的位置,谁也不愿意去坐。

  这样下绊子太明显,潘森皱起了眉头:“阿良那个北方佬还轮不到李先生动手,你去把他断手断脚,车行分舵那里缺个掌事的,我已经往总堂把你推上去了,好好干!”

  阿良脸上浮现出喜色:“香主放心!那个北方佬明天绝对得爬着出广州城!”

  “好了,你先出去。”

  潘森打断了阿良还想往后的表忠心,他有点累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阿良喜笑颜开的走出了商行正堂,胸中的一口闷气骤然散去,你姓李的再怎么吊,也还是只能当个破拳师,扑街!

  “有命赚钱,也得有命花,哼哼!”

  阿良在洪拳武馆中,也算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但就在这个李先生来之后,他就从双花红棍的地位上被挤了下来,这不仅仅是因为李先生的功夫比他高,还有这个姓李的北方佬,竟然在分舵里传授功夫。

  虽然分舵中的兄弟都畏惧阿良,因为洪拳的功夫不能外传,想学只能拜师花钱进武馆,而这些青帮帮众哪有钱来拜师进武馆,即便是拜师进了武馆,几天下来,也受不了武馆的规矩。

  这也是姓李的北方佬能很快在分舵立足的原因之一,而另一个原因,就是姓李的北方佬打败了他,把他引以为傲的功夫踩在了脚下。

  帮派看的,也是实力。

  “你说什么?阿虎,那个年轻人用的招式你看清楚了吗?”

  板寸头青年阿虎认真的点头,他虽然没有把李先生教授的功夫学到家,但是模仿能力还是有的。

  宁苛的步法和拳术招式,他摸不到门道,却也能模仿个三四。

  李先生是个精瘦的北方汉子,面白无须,一双细长的眼睛炯炯有神,手上的老茧极为厚实,尤其是虎口处更是如此。

  如果宁苛此时在这,肯定能看出,这个李先生,已经摸到了精气神合一的门槛。

  练武的技巧固然重要,但同样也得注重本身的精神,这就相当于水和船的关系,招式和技巧是水,而精神是船,两者达到平衡,才能够把一身的功夫如臂使指,这就接近了宗师的门槛。

  如果两者不能达到平衡,水能载舟,也能覆舟。

  板寸头青年阿虎见李先生不信自己,忙又把自己记住的那个北方佬年轻人的步法和招式使了一遍。

  李先生看着阿虎的演练,陷入了沉思,其实第一遍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了这是八极拳的路数,只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像这样的年轻人能有如此深厚的八极拳功夫。

  “难道是吴连枝的再传弟子?”

  可是北方武师圈子里从未听过说是吴连枝有再收过关门弟子。

  八极拳刚猛暴烈,一出手便是伤人的招式,可是阿虎身上只是皮肉伤,骨骼内脏没有任何错位震动,这需要极深的八极拳修为。

  “阿虎那个年轻人还跟你说什么没有?”

  李先生看着有些诚惶诚恐的阿虎道,对方很明显看出了自己教给阿虎的三路劈挂拳的路数,要不,阿虎不可能这么完整的回来。

  板寸头青年阿虎想了想说道:“他说,混黑没有学不到真本事,没前途。”

  李先生闻言一愣,转瞬又笑了起来,果然,这是冲着自己来的。

  

举报

作者感言

酒盅儿

酒盅儿

求推荐票,求收藏!!   兄弟萌想要龙套的可以加群:427515153

2019-12-06 12: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