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胜负与信物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111 2019.12.14 12:07

  “搞咩?大家都是龙头请来的,有必要搞得这么僵吗?都是搵钱,和气生财!”

  这时候早就远远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肖齐站了出来,一副和事老的嘴脸,不过嘴角的笑,却遮掩不住。

  龙头果然好眼光,看中的这个北方来的后生仔,委实让他吃了一惊,黑拳台上从无败绩有着铁拳梁绰号的梁山不到三招就倒下,这实力,让人咋舌。

  “还愣着搞咩?还不把梁生送到医馆去!”

  肖齐招呼着包厢里的服务生把梁山送到医馆,而他没有闲着,拿了个高脚杯,从醒酒器中倒了杯红酒,放在了宁苛面前。

  “宁生不要生气,梁生也是气急而已。”

  宁苛接过了肖齐递来的红酒,没有说话,这个阴沉的家伙不是正主。

  原本提心吊胆的李中平松了口气,宁苛果然还是有所隐藏的。

  “后生仔,多谢你手下留情。”

  洪西贯拱手说道,比武切磋总得有人败落下风,受点伤很正常,再说梁山下了死手,而人家却没有废了他,已经是心宽。

  儒雅绅士模样的叶文笑道:“洪生,你的徒弟可是得好好教教,切磋都不知道轻重,这要是传出去,你们洪门武馆的招牌可是要砸的。”

  蹩脚的广东官话,并不妨碍叶文给洪西贯打圆场。

  两人虽然年轻时有过意气之争,但是也是不打不相识,多年的交情,他是不能坐看老朋友洪西贯吃瘪的,毕竟这广州城里的南派武师的脸面,是他们两个撑起来的,折了谁的都不好看。

  宁苛这才有机会仔细观察广州城里的两大南派武学宗师,与主世界影视作品中的形象不同,叶文不像是个武学宗师,反而像是个老派儒雅随和的医师,而洪西贯则是个短小精悍的老人,眼中的精光遮掩不住。

  “切磋而已。”

  宁苛没有托大,站起身恭恭敬敬得拱手行礼,这是礼数,自己这一身的功夫,可不仅仅是八极拳等北派武学,还有南派的精髓,算起来,这两人是他的半个师祖。

  见宁苛如此恭敬,洪西贯和叶文相视点点头,其实刚才宁苛进招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已经看出了宁苛所用的手法是咏春和洪拳的寸劲和寸拳套路。

  所以他们二人坦然受之,毕竟,宁苛所学的是他们两人的看家本领,受其一礼,又有何妨?

  三人心中原因不同,但是礼毕之后,该谈的还是得谈。

  “恭喜行走大人,专精提升!”

  宁苛此时的武术专精已经达到了55%,瓶颈被破开的豁然贯通,让他受益匪浅,脑海中的套路与招式没有失去分毫,但是身体却难以承受施展这些招式的代价。

  专精提升之后,就大不相同,这也是行走与普通人的本质区别。

  肖齐看着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李中平淡淡说道:“你先出去吧。”

  包厢里的气氛缓和,该谈谈正事了,无关人等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

  李中平正巴不得想出去,一包厢的大佬,气氛压抑得他难受。

  宫师傅把玩着手中的铁胆走到宁苛身前道:“年轻人这一身好武艺师承何人?”

  宁苛有些头疼,但还是把早就编好的应对回答道:“师门宵小,不想堕了师父的名头。”

  宫师傅面不改色,只是笑了笑:“后生可畏呀!”

  “好了好了,大家都坐下,搵钱才是最重要的,这拳擂今年的规矩要改。”

  肖齐环视四周的大佬们,有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什么武林豪杰,说到底还是要靠着他们十三行来吃饭搵钱。

  哥老会的龙头和青帮龙头,也就是光头男人和齐肩发男人,对视后,没有丝毫疑义。

  他们两个现在全靠着龙头的钞票才能维持得了帮会开销,规矩再怎么改,只要继续给钞票,他们没有任何不满意。

  叶文仿佛没有听到,坐在了沙发上,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捧着茶杯,啜饮着茶水。

  洪西贯紧随着叶文坐下,这二人早就打算好了共进退的心思。

  而白眉宫师傅则是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他是南下的北派武师圈子里辈分最高的,除了进了帮会的武师,十三行的北派武师都以他为首。

  这件事他早就得了十三行龙头的默许,只要这次擂台成功,就单独让北派武师开设武馆收徒。

  而宁苛最在意的,是他的武术专精,就像是饿久了的人,吃饱饭之后,自然就会想着更好的吃食,而宁苛此时的心思,就是如此。

  他的专精,或者说恢复的功底,让他重新有了冲击百分之百武术专精的野望。

  登临山巅,要做的不是俯视山下的风景,而是山临绝顶我为峰,山峰好攀登,但成为山峰,却是最为困难的。

  肖齐清了清嗓子道:“这次的擂台,各家都得出师傅之下的人,跟以往不同,这次是守擂,打胜了,不能直接下场,必须紧接着打,直到被人打败为止。”

  宫师傅皱了皱眉:“这不是把人照死里整吗?”

  肖齐早就料到了有人会如此,阴沉一笑:“那您可以不参加,搵钱嘛,有得有失,您不想搵钱,可是有着大把人排着队想搵呢。”

  宫师傅听完后,不再言语。

  武师空有一身本领,如果不想作奸犯科,维持生计,或者说是薪火相传,只能向现实低头。

  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众武师的妻儿老小嗷嗷待哺。

  见无人反对,肖齐继续道:“守擂一场,薪酬加两倍,不封顶的。”

  哥老会和青帮的龙头眼中贪婪之色陡然乍起,一场是十万,守擂一场就是二十万,这可不是广州官府发的贬值银票,而是实打实的租界钞票!

  叶文和洪西贯眼神不自觉的晃了晃,几十万租界钞票,这可不是小数目,即便是两人家境在广州城是大富大贵,但是仍然被这丰厚的薪酬所触动。

  宁苛对这些并没有任何心动,呵,这些钞票又不能在主世界花,挣了有什么用,钱财如粪土,才是练武之人该有的风骨。

  “提示,行走大人本世界通货可以兑换相应天都点,兑换比例为:1:10000。”

  顿时宁苛眼中腾起了对于钞票的渴望,不是天都点太迷人,是他不想这些老前辈被铜臭所腐蚀而已,要腐蚀,还是得年轻人来!

  

举报

作者感言

酒盅儿

酒盅儿

求收藏,求推荐,求投资!!

2019-12-14 12: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