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世界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131 2019.12.03 12:17

  宁苛犹疑了一会儿,他需要消化的东西太多。

  胡光耀道:“这些应该由你的带路人去告诉你,只不过,你一时半会儿,见不到他。”

  宁苛看着胡光耀道:“那个胖子叫什么?”

  “九婴。”

  “真名?”

  胡光耀摇了摇头:“在行道者中,传承的名称,就算是名字。”

  既然有此机会,宁苛嘴上虽说着不在乎,但了解总归是好的。

  “行道者和行走,到底是什么?”

  胡光耀叹了口气,认真道:“都是这株天都建木树上的苦虫,只不过,行道者是得到天都建木意志承认的,而行走,只是蝼蚁。”

  宁苛心中明了,这与他所想的没有太大的出入,行走可以说是天都建木这株树枝叶之上的蚜虫,数量众多,但力量有限,而得到天都建木意志承认的行道者,就像是以蚜虫为食的瓢虫,在天都建木的意志下,维护着其中的平衡。

  “那传承算是什么?”

  宁苛继续问道,这也是一直压在他心头上的疑问,在这个所谓的主世界中,热武器之下,武术可以说是第一的,但是传承到底是什么呢?

  介于二者之间?

  胡光耀道:“一种质的飞跃,打破你原本的桎梏的锤。”

  宁苛默默记下,胡光耀所说的东西,已经彻底颠覆了他一直以来的世界观,但是还可以接受。

  胡光耀见宁苛沉默问道:“还有问题吗?”

  “没有了,不过老爷子,您就没有给我的忠告吗?”

  宁苛半真半假的说道。

  胡光耀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回头看着身后的伟人画像,道:“小心离恨天。”

  还没有等宁苛继续追问,胡光耀接着说道:“如果说行道者与行走是在天都建木意志之下合理汲取力量,那么离恨天,就是害虫,彻头彻尾的害虫,他们与我们的不同,是造成世界果实的枯萎甚至腐朽。”

  “后果是什么?”

  “世界毁灭。”

  说罢,胡光耀开玩笑一般道:“我们就是拯救世界,守护世界的疯子,呵呵。”

  宁苛没有接话,不过心中对于“离恨天”有了一丝戒备,如果在没有真正进入过天都建木的果实世界,宁苛肯定不会相信胡光耀的这句玩笑般的话,但是现在,宁苛选择相信这个年过花甲的老人。

  “你可以走了,下一次果实世界开启的时间,是半个月后,在此之前,你可以准备一下。”

  胡光耀没有回头,只是定定的看着伟人画像,似乎是陷入一种奇妙的沉思之中。

  虽然有所犹豫和顾虑,宁苛还是问道:“蒋鼎正老爷子他……”

  似乎是早就知道宁苛想问什么,胡光耀打断了他的话头:“我的带路人。”

  宁苛恭敬拱手行礼,眼前又是一阵色彩陆离,再次睁开眼时,已经出现在了红漆大门外。

  刚刚清扫过的,还有着水迹的公路上,车流滚滚,行人步履匆匆,这个时间刚好是早高峰。

  深吸一口气,宁苛把脑子里的思绪全部清空,让自己不去想。

  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街道上,宁苛不怕迷路,毕竟脚下的【走遍天下的帆布鞋】虽然鸡肋,但也不是毫无用处。

  有很多东西,宁苛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消化,毕竟这涉及到的,不仅仅只是利益,还有性命。

  经历过死亡绝望的,才会更加珍惜生命。

  就在宁苛被传送出了会议室之后,起初宁苛见到的那个小学生模样的正太玩着手机,走进了会议室。

  大摇大摆地坐在了胡光耀右手边的椅子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从口袋中掏出一根棒棒糖,剥去包装塞进嘴里,完成这一系列的操作才含糊不清的说道:“耀老头,你真打算跟蒋老头合作?”

  胡光耀没有回头,似乎正在出神思虑着什么。

  小正太见怪不怪玩着手机。

  会议室中陷入一种诡异的平静之中,只有手机中传来的游戏击杀音效在偌大的会议室中回响。

  胡光耀开口道:“只需你们点灯,就不准我放火。”

  反问语气说的却是肯定的话语,小正太目不转睛的盯着手机屏幕说道:“那没办法,谁让你掌握了主世界的管理权限呢?唯一能出现行走的主世界,被你掌管着,所有的行道者和行走,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我们肯定不希望你也有自己的势力啊,这也太吓人了。”

  “哈哈哈哈,真话虽然不好听,但好歹是真的。”

  听完小正太的吐槽,胡光耀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喂,老耀头儿,你这么接触蒋老头,你不怕风狸背后给你下绊子,毕竟魏顾可是在玄·丙子三十六世界出的事。”

  小正太关闭手机嗦着嘴里的棒棒糖说道,现在青苍十主之中,真正在天都会里的,除了他和胡光耀、章学林以外,剩下的就是代行魏顾权力的风狸,还有站在风狸同一立场的赵公明。

  胡光耀笑道:“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小正太撇了撇嘴,打太极的功夫,整个天都会中,无人能出胡光耀其右。

  “对了,还有你把九婴的消息告诉那小子,不怕他去找九婴算账?他的传承可是东君。”

  胡光耀道:“九婴他惫懒很久了,是时候该给他点动力,进天都会他是第一批,站在却还待在三席原地打转,正好让这个宁苛去敲打敲打他。”

  小正太幸灾乐祸道:“果然还是你个老狐狸有腹黑。”

  …………

  宁苛在市局排队补办了已经过期的身份证,出来时,已经是日近天中。

  该办的事已经全部办完,宁苛没有想回去的意思。

  时间还长,路随己走,嗯,在像宁苛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还在辛苦打拼奋斗的时候,宁苛已经过上了退休老干部的悠闲生活。

  逛了一会儿,宁苛凭着记忆,找到了自己以前经常光顾的涮锅店。

  正是中午饭点,涮锅店里人不少,服务员给宁苛找了个拼桌的座位。

  店小人多,只能如此。

  坐在宁苛对面的人可能是来的早,面前已经对了两叠乘羊肉的盘子,足有几十盘的量。

  盘子山后事个正吃的不亦乐乎的胖子。

  忽然,宁苛觉得这个胖子很熟悉。

  “九婴。”

  胖子抬头,嘴中还大嚼着刚蘸满了麻酱的羊肉。

  四目相对。

  世界还真小啊,宁苛笑了。

  “卧槽无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