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在野寺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010 2020.02.13 12:01

  被汉生这样一嗓子惨绝人寰的喊叫,采臣心里也犯怵,虽然心里一直默念着“子不语怪力乱神”,但毕竟是读书人,看过的志怪话本里,野寺中,多半是有狐鬼妖魅,现在忽然出现个狐妖和鬼魅,采臣也是丝毫不会吃惊的。

  不过到底他还是要比汉生年纪稍长,再加上,这天色越来越晚,他们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总不能露宿野外,这时候,他才体会到什么叫做“百无一用是书生”。

  采臣壮起胆子,大跨步走进了寺院中,火光熠熠,一个身着青衫短打的年轻汉子,正在往他身前的火堆里添着柴火。

  “好了,别怕了,是人,不是鬼。”

  鬼怪肯定是怕火的,它们肯定不会自己生火,采臣松了口气,对汉生说话的语气中,无端多了几分戏谑。

  “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鬼呢!”

  说着,汉生拍着自己的胸口,脸上稍带些许羞郝的绯红,但他似乎是为了消除采臣对他的戏谑,一马当先地走进了寺院当中。

  果然,被亭亭如盖的槐树遮掩的寺院,分外阴森,虽然现在只是傍晚时候,但兰若寺中,已经漆黑如夜,而大殿中的火光,无异于是黑夜中的太阳。

  汉生理了理自己的长衫,迈着方步,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大殿之中,看到火堆旁的年轻人身着青衫短打,显然不是个读书人,或者是商贾,心中不免有了蔑视的意思。

  直接在火堆旁坐了下来,来看都不看生起这堆火的主人,还大声招呼着刚走进寺院的采臣。

  “采臣,快进来啊!”

  “好,我马上就来。”

  两人的对话,都忽略了坐在火堆旁的宁苛,旁若无人地在火堆旁整理起自己的东西来。

  “这位好汉,打扰了,小生与朋友是去往京城科考的,这天色已晚,所以借光在宝地歇息一晚,如有冒犯,请海涵。”

  采臣进了大殿,拱手行礼,三言两语,就将汉生的无礼傲慢比了下去。

  高下立分,宁苛略微点头道:“借光说不上,都是行路人,不用这么在意。”

  “没错没错,采臣你赶紧把书箱放下来吧,你快看这壁画,真是栩栩如生啊!”

  采臣歉意地看着宁苛,他这是在为汉生道歉,自己这个朋友,一贯的毛病,就是目中无人,诸多时候,都是采臣来给他擦屁股。

  宁苛淡然一笑,混不在意,采臣这才放心,看向汉生所指的壁画。

  “确实栩栩如生,这手笔,只怕比林夫子私藏的那副仕女图还要好啊!”

  “没错没错,林夫子的那副仕女图,跟这壁画上的飞天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而就在这时,宁苛耳边响起了执行者的提示音。

  “行走大人请注意,您已触发天都事件【兰若人鬼情】

  事件要求:请在黑山老妖出现前,保证宁采臣与聂小倩的安全。”

  宁苛心里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不会这么巧吧?

  聂小倩自己还能接受,随随便便来个书生,就是跟聂小倩人鬼情未了的宁采臣。

  这特么也太煞风景了吧!

  宁采臣跟陈汉生两人在壁画前,对着壁画上的两位飞天品头论足,啧啧称奇,殊不知,这壁画之中的两位飞天,也在对着壁画外的两人品头论足。

  “姐姐你看,这个书生长得很俊俏呢,要不今晚咱们就去找他?”

  样貌空灵仙逸,却又不失惹人怜惜清冷气质的聂小倩,此刻正与壁画外的宁采臣四目相对,仿佛穿越了千百年的修行,才换来了此刻的回眸。

  直到被妹妹烟夏推了推,她才回过神来:“啊?你方才说什么?”

  烟夏捂嘴轻笑,眼眸中的戏谑愈发浓重:“姐姐你不会真的看上了这个书生吧?快说,是不是!”

  “别说了,那人在往这里看呢!”

  烟夏越过陈汉生和宁采臣的身影阻挡,看向了那个坐在火堆旁的宁苛,他正在似笑非笑地看着壁画上的两位飞天。

  “啊!他发现我们了?”

  聂小倩收回了在宁采臣身上的目光,略微思索道:“只怕就是如此。”

  而就在这时,陈汉生和宁采臣转身离开了壁画前,走向火堆旁。

  两人仍旧恋恋不舍地回头望着仅在身后不远处的壁画,只是陈汉生心中更多的,不是不舍,而是别样的意淫。

  而宁采臣则是不同,他恍惚之间,仿佛真的穿越了墙壁,看到了一个,他只在梦中见过的女子,不,那是如同九天仙女般的人物。

  “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宁采臣敛了自己的恍惚,正色对着宁苛问道。

  “宁苛。”

  陈汉生则是仍旧那副目中无的模样,只顾着从自己的书箱中,拿出些行路容易保存的干粮和点心,大吃起来。

  宁采臣颇为吃惊道:“兄台,我们还是华宗呢!”

  宁苛点点头,并没有接话,弄得宁采臣颇为尴尬,陈汉生讥诮道:“采臣,你就不必费口舌了,人家可不一定愿意搭理你呢。”

  宁采臣横了一眼嘴角粘着干粮碎屑的陈汉生,有时候,若不是不想伤及朋友情意,他只怕早就与陈汉生分道扬镳了,这人,做人太过低劣。

  宁苛起身走出大殿,随手折了枝布满尖刺的槐树枝,径自走出了兰若寺,不多时,便提着一只倒霉的满身彩羽的山鸡回来。

  拔毛穿上树枝,架在火上烤着,宁苛道:“今晚,你们打算住在这里?”

  宁采臣一愣,放下已经送到嘴边的干粮道:“莫非兄台不愿让我们在这里歇息?”

  “你算老几啊?!这个寺又不是你的,你凭什么让我们出去?”

  陈汉生闻言高声呼喝起来,但就在这时,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因为宁苛的目光,充满杀气,看的陈汉生双腿只打颤。

  “没有,只不过是提醒你们,今晚要是遇到什么东西,别忘了叫喊。”

  说完,宁苛将已经在火上烤的差不多的色泽油润的山鸡,卸下来只鸡腿,递到宁采臣面前。

  “吃这个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