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鸡鸣寺外星辰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050 2019.11.23 10:23

  天都建木行走之中,敢于自称荧惑级别行走的,没有几个,而一身运动套装手中还拿着紫砂茶壶的沈追,就是其中之一,其实力,自然不用多说。

  王学冉握紧了手中的武士刀,盘旋于周身的三朵白莲悄然染上了一抹嫣红。

  周遭空气冷了下来,沈追笑了笑,拿起手中的紫砂茶壶,啜饮一口茶水,笑道:“别紧张,你的红雪左文字,还剩下不到65%的耐久,伤不到我的。”

  “哦,那您这个声名赫赫的大人物找到我,不会只是为了来看笑话吧。”

  虽然沈追没有敌意,但是王学冉却也丝毫不敢放松,天都建木的任何一个任务,从来都没有规定过行走之间不能相互杀戮,正如那句话“杀戮如风,命如野草,全凭手段”。

  沈追倒是不急,鸡鸣寺下又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那些熄灭的红色星辰,又一次闪烁起来。

  神色一凛,王学冉可是吃够了这些杀不尽的骷髅兵的苦头,手中的红雪左文字的耐久度可是撑不到再来一次【红雪·落】,自己的刀客传承,还得靠着红雪左文字来突破二阶巅峰。

  一时间,气氛陷入了微妙的平衡中。

  王学冉的神色变化,沈追尽收眼底,不过他却没有做声,利益权衡,还得自己抉择,能在天都建木行走中存活至今的,都不是莽货。

  “说吧!”

  沈追笑了。

  漫天繁星点点,在此刻一笑间,如同雨落。

  星光灿烂之下,另一片红色星辰的大海,被坠落如雨的星光,骤然淹没。

  “南斗!”

  鸡鸣寺外的山丘一下,一片狼藉,碎裂的头骨和残缺肢体满地堆积。

  【恭喜行走大人,隐藏任务金陵十二怪开启 1/12·鸡鸣哀兵完成】

  【奖励玄·丙子三十六世界购买权限20%】

  王学冉耳边响起了淡漠的天都建木提示音,松了口气,总算是不用面对这杀不尽的骷髅阴兵。

  收起红雪左文字,王学冉看着仍旧笑容满面的沈追道:“有什么条件,说吧。”

  沈追也不卖关子:“我们俩需要联手。”

  王学冉道:“联手?这次的副本,可只是凶级别,还需要联手?”

  沈追收起了笑容:“这次不一样,被摘取的世界果实,咱们能有什么抵抗的余地?倒不如联手闹个天翻地覆,神仙打架,咱们没有资格,但是喝点汤总是有资格的。”

  两人相视而笑,这同样是天都建木的诱人之处。

  【行走大人,行走沈追申请与您结成伴生关系!】

  “同意。”

  【恭喜,伴生关系结成】

  而就在沈追同王学冉结成伴生关系的同时,整个金陵城中的天都建木行走耳边皆响起新任务开启的提示音。

  【金陵十二怪,已完成1/12】

  【金陵十二怪全部完成,将有大几率获得高阶传承】

  【由于猎杀者的加入,任务失败,即视为死亡!】

  金陵城中的行走们,面色各异,玄·丙子三十六的水,远比他们想象的要深啊!

  猎杀者出现在评级仅仅只是“凶”级的世界中,足以证明,这次的任务真正的难度,岁星级别的行走,遇到猎杀者,基本是必死,而这次进入玄·丙子三十六世界的行走,却正是以岁星级别的行走为主。

  荧惑级别的行走,也就只有结成伴生关系的沈追和王学冉,还有救了宁苛一命的那个女子,当然,这其中不算已经死了的周游和裴跃进。

  妥妥的杀局!

  诸位行走心中暗骂,但是任务已经开启,为今之计,只有尽快完成任务,脱身玄·丙子三十六世界。

  白蒹葭夹携着昏睡的宁苛,在太保神行符箓的加持下,在陷入了诡异沉寂的金陵城中快速穿行。

  但仅仅一息之后,白蒹葭便发现了端倪,原本烂熟于心的金陵城,此刻却极端陌生起来。

  太保神行符箓是龙首宗的上品符箓之一,比之那缩地成寸的神通,只强不弱,按着以往,只怕此时早就出了金陵城,但此刻,她仍旧在金陵城中。

  寂静又诡秘,金陵城仿佛变了个模样,一改往日的温润繁华热闹,陡然一转成了此时的阴冷肃杀,丝丝缕缕的潮润寒风透过肌肤,寒彻骨骸。

  白蒹葭取下太保神行符箓,放出神识,探视着周遭,但神识方一出体,就仿佛遇到了无形壁障一般,再难寸进,只能到得身前五步之距。

  一种危机感浮现于白蒹葭心头,而被她提在手中的宁苛,却依旧昏睡如故,唯有眉心出的红色印记突突跳动。

  烂菜叶腐烂的味道,还有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味交杂在一起,一同构成了令人恶心,却又怀恋的味道。

  这里是菜市口。

  白蒹葭认出了自己现今所处的地方,金陵城的格局,与望京差不多,金陵曾是大陈王朝的京师,只不过因为秦淮河泄了龙气,而迁都到了望京,但毕竟曾是京师,格局并没有改变。

  而除了买卖集市的菜市口,也同望京一般,是斩首示众的好地界。

  事出反常必有妖,今天一夜之间,所发生的事,早就出乎了白蒹葭的认知,又遇反常,她本能得谨慎起来。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菜市口风沙骤起,遮了人的眼。

  白蒹葭不由得眯起了眼,影影绰绰地,菜市口中央的的三尺高台上,出现了两道人影。

  风沙骤停,菜市口杀人斩首无数的三尺高台上的人影也清晰起来。

  台阶上暗红色的血迹,还有那斩首多次遍布刀痕的木墩,此刻又有新鲜的血液来滋养。

  一身囚服跪于木墩前者,青丝如瀑,小腹处沾染着血迹,点点如同红梅,而青丝中的面容,却正是白蒹葭!

  站立者红布缠腰,面目狰狞络腮大胡,护胸寒毛犹如野草,鲜红马甲,手中一把鬼头刀已然悬在了三尺高台之上跪于木墩前的“白蒹葭”脖颈之上!

  而台下的白蒹葭脸色骤然大变紧紧盯着三尺高台上的那个一身囚服的自己,仿佛是感受到了白蒹葭的目光,那刽子手模样的男人嘿嘿一笑,极端诡异。

  刀影迭起!

  鬼头刀已然落下,人头滚落,血如泉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