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红十字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126 2020.02.04 12:52

  掉了出来,主世界的日子还是一如既往,只是宁苛的小院里,来了个不速之客,原本该摆在厨房里的方桌,出现在了客厅中。

  上面已经摆了三个刚出锅镬气盛腾的热菜,两瓶已经打开了封口的酒,客厅旁边的厨房里,还在响着锅铲碰撞的叮啷声,浓重的花椒和辣椒相互激荡的香味,不断飘出。

  宁苛心中一凛,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缓步向着正热闹的厨房走去。

  还没等他走到厨房门口时,一个嘴里叼着烟腰间系着围裙的胖子端着盘色泽鲜红的小龙虾从厨房里走出来。

  正好同宁苛撞了个满怀,这个胖子嘴里的烟掉了出去,手里的麻辣小龙虾也差点回归他的大地母亲的怀抱。

  这个胖子不是别人,正是坑了宁苛两次的九婴。

  “你怎么在我家?”

  宁苛松开了紧握的拳头,拉了张椅子,坐在了方桌前,拿起已经开封的酒,给自己倒了满杯,而另一个杯子里,早就添满了酒。

  看来,这个死胖子是专门等着宁苛呢。

  九婴见宁苛脸色不善,倒也毫不在意,丝毫不见外的坐了下来,手里的麻辣小龙虾放在方桌上,四菜,缺一汤,不过这四个镬气盛腾的菜,也不差。

  “我说是单纯来吃个饭,估计你也不信。”

  喝了口酒,九婴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来包烟,给自己点上继续道:“听说你遇见狩猎者了?”

  宁苛道:“没错,这个也不用听说吧,你们不是很清楚吗?”

  九婴呵呵一笑:“知道就好,我今天来呢,是为了一件东西,只要你给我,好处少不了你的。”

  心中了然,宁苛却并不打算直接挑开,继续装傻反问道:“什么东西?”

  拨开小龙虾的壳,抽出虾线,扔进嘴里,再开口酒,委实的享受,光看九婴的表情,就能够看出,这家伙妥妥的吃货。

  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宁苛会装傻,九婴也不管手上的油腻,从另外一个兜里摸出个菱形的物件,扔在了桌子上。

  宁苛目光微凝,桌上的菱形物件,与葛倩茹扔给他的别无二致,只是上面镌刻的字不一样而已。

  九婴吃的飞快,一盘麻辣小龙虾,不消多时,就已经大半进了肚子:“怎么样,大家都有,我就负责收拢一下,我劝你,最好还是拿出来,现在这个东西,对你没好处。”

  宁苛道:“不交出来又能怎样。”

  杯中的酒,倒是只剩下半杯,宁苛又给自己添了些,等着九婴这个死胖子的回答。

  “不交出来,其实也没啥事,反正八苦和天都会,也不会在主世界里起冲突,不过,你拿着这个八苦令,到了下个果实世界,那可就是公然挑战天都会,言尽于此,交不交出来随你。”

  说完,九婴又对着另外一盘子芦笋炒肉埋头奋战起来。

  宁苛思虑片刻,并没有选择把葛倩茹扔给自己的八苦令拿出来,他总觉得,八苦与天都会,隐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九婴起身走进厨房,出来时,手里端着碗满尖的米饭,见宁苛没有选择交出八苦令,并没有说什么,收起自己扔在桌子上的八苦令。

  权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说实话,你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私心太重,对你没好处。”

  九婴扒拉着米饭,含糊道。

  宁苛喝完自己杯子里的酒笑道:“私心太重有什么不好,都是用命搏,苟利天下损己,虽一毛而不拔。”

  “行吧,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任务完成,你自己慢慢吃。”

  九婴放下碗筷,抹了抹嘴,又点了支烟,提了一口,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拍拍宁苛的肩膀:“你的下一次天都事件延后了,能好好休息下。”

  说完,大踏步走出了小院,或者说,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宁苛琢磨着刚才九婴的话,似乎是品出了些许味道,这个死胖子果然奸猾。

  如果真是天都会来收缴八苦令,何必让他这个行道者直接来呢,直接在天都秘藏境界中,就可以收缴了去,这是来诛心啊。

  呵呵一笑,宁苛收了桌上的饭菜,现在他可没有心情去吃饭。

  宁苛走出院子,却发现,原本该拆迁的热闹工地,竟然一个人都没有,现在正是好日头,按以往的时候,散步遛弯的人不少,而今却冷冷清清。

  太不正常了。

  正在宁苛纳闷的时候,隔壁的王大爷带着个防尘的口罩从院墙前经过,见宁苛毫无防护,大惊失色道:“你咋还不戴口罩,不知道疫情严重啊?”

  宁苛纳闷:“疫情?”

  正巧,被九婴打开的电视机中恰好播报起了新闻。

  “各位观众,鉴于疫情正处于爆发期,请尽量少出门,勤洗手,戴口罩。”

  “赶紧戴上口罩,咱们这村口都给封了!”

  宁苛忙点头:“那大爷你咋还出来啊?”

  戴着口罩的王大爷笑了:“嗨,这不是咱们村旁边的仁爱医院发口罩呢吗,我去领啊,你要不要,去晚了可就没了!”

  看来,这半个月发生了不少事情,宁苛没有拒绝,跟着王大爷往发口罩的仁爱医院去。

  “仁爱医院不是搞生殖整形的医院吗?他们又不治发热,他们怎么会发口罩?”

  宁苛纳罕,王大爷道:“这不是旁边的红十字会捐给他们的吗?他们又用不着,所以就往外发吗?”

  “可是治发热的医院都在网上发接受捐赠的公告了,他们这不是浪费资源吗?”

  宁苛拿出手机,翻看着最近这半个月的新闻,终于看了个大概。

  “管他呢,反正咱们能领到口罩就对了,管这么多干嘛?”

  王大爷笑了笑,指了指前边围了一群人,好像还有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道:“喏,就在那,你自己过去吧。”

  宁苛道了声谢,就向着那人多的地方走去。

  “凭什么不给我们医院发口罩?!”

  “就是不给你你们发,上边说的,你们爱找谁捐就去,别来我们这!”

  宁苛顿时来了兴趣。

  而就在这时,一辆写着公务用车的轿车开到了仓库的大门前,车门打开,走出来个戴着专业医用口罩的男人,径自走进了红十字会堆满物资的仓库。

  而全身专业防护服的仓库看管,丝毫不带阻拦,反而腆着脸,谄媚凑了上去:“领导还需要什么?尽管拿!”

  “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