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命如山中草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兰若寺

命如山中草 酒盅儿 2001 2020.02.12 12:06

  四周是荒山野岭,草木丰茂,几条山间小路被生长旺盛的各色杂草遮掩,根本看不出有人曾来过的样子。

  而一座佛寺就就这样坐落在荒山野地当中,废弃许久之后,门楣腐朽,但是写着佛寺名字的匾额,虽然烫金剥落,但仍旧能够看出来上面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

  “兰若寺?”

  宁苛看着匾额上的三个组合起来极为熟悉的名字,心里蓦然就想起那个无数次出现在影视剧和小说里的,空灵近仙的小倩。

  还有一个几乎被用烂了的绝世大妖的名字。

  “不会这么巧吧?”

  宁苛不禁掐了掐自己的手背,疼痛感,还有忽然吹过来的冷风,很清楚地告诉他,这个可不是梦。

  “嘿嘿,既然不是梦,那我可就真的得大展宏图了。”

  宁苛露出了一个男同胞都懂得的笑,踏上了兰若寺已经酥松腐朽的青石台阶,大跨步走进了兰若寺中。

  这时的天色还早,约莫是刚过了午时,即便是丛林遮掩,但是太阳炽热的阳光,还是从草木的缝隙中映射下来,毫不留情地灼烧着人的皮肤。

  但是兰若寺当中的宁苛,却丝毫没有被这炽热的阳光所灼烧,一株亭亭如盖的槐树,如同撑开的大伞,丰茂的枝叶,将整个兰若寺的庭院,遮掩在的树荫之下。

  寺外再如何闷热,而寺内依旧凉风习习,是个避暑的好去处。

  宁苛若有所思的看着这株亭亭如盖的大槐树,兰若寺的原著,他记得不甚清楚,要说记得最清楚的,还是小倩,再加上,果实世界跟他熟悉的基本都是不同的,所以宁苛即便是有些印象,也不会轻易全部代入这个果实世界当中。

  “还是留个注意的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对这株长得异常大的槐树留了心,宁苛走进了兰若寺的大殿之中,兰若寺不是那种供奉着佛陀菩萨的大寺,它的大殿中,供奉的是佛教的护法伽蓝。

  不过早就没了时时勤洒扫的僧人,本就是木偶泥像的伽蓝像,早就被朽蚀地只剩下半截身子,还是漆彩脱落的,至于稍微值些钱的铜香炉,也不见了踪影。

  宁苛打量着大殿中的景象,好一副破败模样,但就在这破败腐朽的大殿当中,却有一处地方,与这落满灰尘的大殿格格不入。

  伽蓝像一旁的壁画,色彩艳丽,丝毫没有因为时间的腐朽而褪色剥落,反而在这灰尘落满的殿堂中,格外引人注目。

  宁苛走上前去,壁画上,浓墨重彩地描绘着几个栩栩如生的飞天,长袖飘飘,身姿婀娜,仿佛就要突破这墙壁的禁锢,从中飞出,一展她们曼妙的舞姿。

  壁画上的隐隐波动,逃不过宁苛的察觉,看来,这就是隐藏着“小倩”这样的妖魅的地方,按照术语,这似乎是叫结界。

  宁苛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也不过多的在这壁画前停留,而是装作毫不知情地,稍微欣赏后,走出大殿,就像是寻常赶路人般,去寻摸夜里提供光明和热量的木柴去。

  “姐姐,你说他发现我们没有?”

  “应该没有,不过我们还是得小心些。”

  “为什么啊?”

  “这个男人身上,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我看他挺普通的啊,没啥特殊啊。”

  “还是小心为上!”

  壁画上的飞天在宁苛走出大殿后,竟然动了起来,手脚灵动,开口如生,就在这墙壁上对话。

  “姥姥最近就要苏醒了,我们该准备些什么呢姐姐?”

  “多汲取些真阳,这样能让姥姥苏醒的时候,能突破更多的封印。”

  “好,那个牛鼻子今年是不是还要来?”

  这个话题似乎有些沉重,壁画上的飞天都沉默了下来。

  良久,那个被称为“姐姐”的那个飞天才继续道:“他肯定会来的,我们这样的工具,他怎么可能会放弃?”

  语气中的怨毒,已经盖过了她们起初的因为姥姥将要苏醒的欢快。

  她们口中的那个牛鼻子,已经成了她们心中的噩梦,每一次的来临,带给她们的,都将是无尽的痛苦。

  而就在这时,宁苛抱着一堆干枯的树枝走了进来,那壁画上的飞天陡然重新回归平静,仿佛从来都没有“活”过来一般。

  宁苛放下手里的树枝,目光掠过壁画,细微的角度变化,还是逃不过他的目光,只不过宁苛却没有表现出来,他要确定的,已经有了答案。

  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她”,或者说是“她们”自己从结界中走出来。

  ……

  山间小路,走的人多了,在林木野草葱茂的地方,倒也成了可通人马的路径。

  “采臣,你说我们距京城还有多远的路程?”

  背着书箱的书生模样的年轻人脸色不爽地望着如同羊肠的小路,问道。

  而走在他前面的,叫做“采臣”的书生,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道:“约莫还有四五百里的路程。”

  “啊?!还有这么远的路啊!”

  那个问话的书生哀嚎一声,瘫坐在了地上,四体不勤的他,这是第一次出远门,要不是需要参加科举,他才不会走出书房。

  “好了,汉生,你看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有个寺庙,等会儿我们就在那里休息吧。”

  说着,叫做采臣的书生,伸出自己的手,拉起瘫坐在地上的汉生。

  汉生抱怨道:“咱们为什么不走大路,非得走小路啊?”

  采臣道:“官道上有土匪,而且小路还是要比官道近许多的。”

  闻言汉生道:“那你就不怕小路上有鬼吗?”

  采臣笑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两人说说笑笑间,就已经来到了荒废的寺庙跟前。

  “好了,今晚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接着赶路。”

  “太好了!”

  两人的神情皆舒缓了许多,毕竟行路难,四体不勤的读书人,走这般的长路,能坚持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采臣,你看!”

  汉生脸色惊恐的指着大殿里的火光道:“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