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超神学院之至上彦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汝之砒霜,吾之蜜糖——葛彦篇

超神学院之至上彦容 见容丶 4093 2018.11.10 02:30

  ————宫寝内

  葛小伦与彦进入了宫寝,小伦依旧抱着彦,走在静悄悄的走廊中;走廊里没有灯火,但明亮的月光从窗户射到走廊的地上,小伦小心翼翼的抱着怀中的美人,连脚步都慢了下来,生怕让她有一丝不适之感,走廊里幽静而又浪漫的氛围衬托着二人,彦也安静的靠在小伦怀里,彦抬起头,看到了小伦脖子上的蓝水晶,她红着的眼里突然闪起了光,刚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继续把脑袋靠在小伦坚实的胸膛上,小手拨弄着那块晶莹剔透的蓝水晶,又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那一块,微微一笑,便闭上眼休息了。

  过了一会,小伦走到了一间房间前,上面写着“彦骑士”三个字,他看着怀中熟睡的美人,借着微弱的月光,小心翼翼的用钥匙打开了门,动作很慢,生怕吵醒了彦,进入房间,小伦反手关上了门,可是房间里漆黑一片,除了反射进房间的一丝月光,什么都看不清,于是,小伦用雄芯点燃了几支蜡烛,并将其分散到房间各处,本来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房间很大,一组木质桌椅,还有一个较大的橱柜,还有一张超级大床,大虽大,但只有一张,小伦温柔的把彦放在了大床的中间,小心翼翼的将彦的小脑袋枕在枕头上,蹑手蹑脚的帮彦脱掉了全身的盔甲,只剩一身洁白的连衣短裙,一双傲人的玉腿和迷人的身材映入眼帘,他又打开橱柜,从里面取出一张与超级大床一样大的“超级被子”,盖在彦的身上,替她把几缕金发挽在耳后,又吹灭了一部分蜡烛,整个房间又暗了下来;小伦确认一切都安置好了后,拿起桌上的钥匙,推门而出,又轻轻的关上了门,朝门外走去,离开了宫寝。

  ————某无名河

  小伦悄悄来到一条河边,他东张西望的,确定周围都没有人后,在河边坐了下来,慢慢褪下了背上的铠甲,闭上眼,一使劲,展开了黑色的翅膀:

  “啊!”

  刚展开翅膀,小伦感受到了一股剧痛,左翅上的伤口已经严重感染了,无力的垂着,小伦怕如果不及时止住伤口,会影响神体,那不面会让彦看出来,为了不让彦担心,小伦强忍着剧痛将左翅深入了冰凉的河水中,水碰到了小伦翅膀上的伤口,痛感愈发强烈,小伦的表情已经开始扭曲:

  “啊啊啊啊啊......疼死了疼死了疼死了......”小伦怕引来别人发现,连叫声都非常非常小,过了一会,小伦将翅膀从水中抽出来,翅上的羽毛湿漉漉的,原先的血迹也溶在了水中,而伤口已经结了痂,有的地方甚至已经烂掉,小伦试图用自己的银河能量来恢复翅膀上的伤,但手中的能量团无论如何也无法传入翅膀中,小伦很纳闷,便从乾坤中下载了关于天是基因和银河之力基因的基本信息,便打开操作界面,向系统问道:

  “为什么这翅膀不接受我的能量?”

  “正在导入乾坤数据,系统运算中......已有结论:银河之力基因底层混有的天使基因虽已激活,但翅膀仍是天使能量构成的,所以会排斥除基因匹配的天使能量外的所有能量和能量源。”

  “那我和彦的基因匹......”

  葛小伦刚想问系统彦是否与自己的基因匹配,却说一半又停下来了,如果是,他也不能要求彦帮自己疗伤,如果不是,他又怕彦会离开自己,他不想知道了,于是一挥手关闭了雄芯,可翅膀上的伤还在,葛小伦心一横,准备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彦最近又哭又闹,还刚从战场回来,压力已经很大了,他不想再填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小伦从虫洞出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医疗箱,随意的用酒精棉擦了擦伤口,又一把把棉花扔在水中,一脸的埋怨,埋怨自己连这点小事都没法处理,亏自己还是银河系的主神,就这样,他怎么保护好身边的人......

  小伦站起身,刚准备收起翅膀离开时,却发现受伤的左翅被一双温暖的小手抓住了,他感觉着这熟悉的温暖,猛然一回头,看到彦正站在自己身后,用自己的能量给翅膀疗伤......

  “彦......你怎么不好好睡觉一根人跑出来了?”

  “小孩,别说话,姐姐不能分神,不然能量传输一半停止不就白忙活了。”

  看着眼前美丽的彦,一身纯白色的连衣短裙,如霜白细腻的双腿,再往下看,原来,彦没有穿鞋就跑出来找自己来了,夜晚的温度低,小伦怕彦着凉,从虫洞里拿出一见白色的大衣披在彦的身上,小伦还想做些什么,但看到全神贯注为自己疗伤的彦,怕打扰她,就一动不动的站着。

  而刚才在房间中,彦没一会儿就醒来了,她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看着身上的被子和已经被褪下战甲的自己,又四处看了看,发现小伦不在,又轻轻的喊了小伦几声,然而没有回答,这才着急的连鞋都不穿的飞奔向外面寻找小伦,看到小伦在河边清理受伤的翅膀时,彦用洞察之眼看穿了小伦的想法,她心里甜甜的,也体会到,原来,被一个人关心和爱护着是这样美妙的感觉。

  不一会,彦放开了小伦的翅膀,小伦轻轻的挥了挥翅膀,原来伤口处的血痂消失了,血迹和伤口也不见了,羽毛变得更加清黑;小伦顿了一下,随即收起了翅膀,又一个公主抱起了彦,微笑的对彦说:

  “谢谢你,彦。”

  “谢谢我还敢这么冒犯姐姐我啊,诶我说葛小伦,你最近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怎么动不动就抱我,我一个天使之王就这么随意的天天被你抱,我面子往哪搁?”彦调戏着小伦说道。

  谁知葛小伦因为彦的突然出现智商暂时离线,吞吞吐吐的说:

  “那......那你要觉得不舒服......我......我放你下来了。”

  “诶你敢!”彦一把抱住小伦的胸膛,生怕他真放下来。

  “怎么就一会儿不见你又变得呆呆的了呢......”

  彦用手指不安分的挑着小伦的下巴,而小伦被彦调戏的不知所措,脸红成一个苹果的状态,又偏过头看了看彦光着的玉足,抱着彦,飞快的跑回了宫寝。

  ————房间内

  小伦轻轻的把彦抱在床上,彦坐在床边,脚耷拉在半空中,而小伦走向房间里的洗手间,从虫洞里拿出一个洗脚用的木盆,又拿出了好多袋牛奶,本来是在应急情况下补充能量用的,不过现在也用不找了,他把牛奶倒入了刚才拿出的木桶,用雄芯简单的加热了一下后,又用手指试了试水温,发现刚好,然后,端着盆慢步走出了洗手间,将木桶放在彦的双腿旁,随后,小伦温柔的拿起彦的一只脚,放入了木桶中,问道:

  “烫吗?”

  “有一点,不过还好。”彦温柔的回应道。

  随后,小伦把彦的另一只脚也放入了木桶里,在这乳白色的牛奶中,轻轻的为彦洗着脚,因为刚才没有穿鞋的缘故,彦的脚上多多少少沾了一点泥垢,小伦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彦的玉足,在牛奶的浸泡中,彦的脚恢复了原来洁白的样子,彦坐在床上看着有点呆萌的葛小伦,俯下身子,两只小手不安分的抚摸着小伦的脸颊,轻轻的捏着小伦的耳垂,又时不时的挑起他的下巴,小伦也任彦调戏着;过了一会,小伦把彦的脚从这桶“牛奶浴”中慢慢的拿出来,然后又从旁边拿来一块黑色长方形的毛巾,认真的擦干了彦的双脚,放在自己的双腿上,彦这双美丽的玉足都显得那么有魅力,小伦抬起头,朝彦坏笑了一下,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彦的脚背上吻了一下,彦一下脸红了,带着调戏的语气说道,

  “还真是大胆了,这么明目张胆的吃姐姐我的豆腐啊,你看我不......啊哈哈哈哈哈哈小伦小伦不要闹了哈哈哈哈......“

  小伦突然用手挠起了彦的脚心,本来痒痒肉发达的彦被小伦碰到这么敏感的部位彦的反应可太大了,蹭的一下抽回了一只脚,可不料另一只脚还在小伦的“魔爪”里,小伦对彦的另一只脚发起了同样的攻势,彦一下躺在床上扑腾起来,迷人的笑声不绝于耳,俩人就这样在床上打闹了起来......

  过了一会,俩人终于打闹累了,双双瘫软在床上,小伦缓缓坐起来,把彦的脑袋扶在枕头上,把踢到一旁的被子盖在彦身上,彦眨巴着大眼睛说:

  “怎么,不想跟姐姐我一起睡啊,哼,那你爱睡哪儿睡哪儿吧!”

  彦装出了一个生气的表情,翻过身,背对着小伦,心里却是想着:快上来快上来快上来......小伦没有上去,只是蹲在床边守着彦,不一会儿,他看见彦睡着了,而又怕自己睡觉打呼声吓到彦,索性走出房间,关上门,背靠着墙壁坐下来,不一会儿也闭上了眼。

  其实,彦根本没有睡着,过了一会,她悄悄回过头看到葛小伦没在,又四处张望,发现房间里也没有,彦焦急的跑下床,刚打开房间门,就看到了靠着墙睡着的葛小伦,彦心里在埋怨葛小伦这个榆木脑袋,忽然又想:会不会是他真的不想和自己一起睡,于是她用洞察之眼看着小伦的想法,原来,他是怕吵着自己才这样的,于是,彦索性就靠着小伦,脑袋斜靠在小伦的肩膀上,靠着墙,闭上了双眼。

  而小伦刚入睡不久,就感到了身边一股温暖的气流,睁眼一看,发现彦靠着自己睡着了,于是又把彦抱回房间里,重新盖好了被子,自己这次没有走,她怕彦一会儿又起来没看到自己又会像刚才那样,索性就拿了一条长的毛毯,铺在床边的地上,躺了上去,而小伦的猜测也是对的,小伦动作声音太大,吵醒了还没睡熟的彦,彦摸了摸身旁,发现葛小伦不在,睁眼一看看到了睡在地板上的葛小伦,这下彦可真生气了,都换这么多次地方了还怂着不上床睡,说:

  “诶,小孩你是有多不想和姐姐我一起睡啊,这么抗拒啊,我都七千岁了,什么妖魔鬼怪还没见过,就凭区区几声呼噜还能吓到我吗?你要是不过来,那我也去地上睡了!”

  小伦刚回过头,就看到彦推开被子准备下床的动作,赶紧说道:

  “诶别别别,我陪你我陪你,正好我还求之不得呢。”小伦无奈的说道。

  彦跪坐在床上,嘴里喃喃道:

  “这还差不多。”

  而因为刚才给彦洗脚的时候床边的地板还没擦干净,小伦刚走到床边脚就滑了,一下子把彦扑在身下,小伦尴尬的看着彦,彦却挑逗的说道:

  “怎么,不会这么着急着就要建立能源沟通吧?”

  “没......彦,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小伦的脸唰的红了起来,一时间有点无地自容。

  看着如此呆萌的葛小伦,彦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随后,又为小伦拿了一个枕头,指着自己旁边说:

  “好了好了,赶快睡觉,我都困死了......”

  小伦脱下战甲,只剩一间T恤和短裤,他掀开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躺在彦的身边,彦转过头来,而葛小伦正对上了彦深情的眼眸,彦小鸟依人般把神体靠在小伦怀里,伸出一只手抱着小伦,小伦也抽出一支手伸向彦身后,把被子压住,顺势抱住了彦,

  “小伦,以后不要再为我受伤了好吗,你翅膀上的伤虽然好了,但姐姐我还是很心疼的......”

  小伦看到自责的彦,语重心长的说道:

  “彦,我们看事物不能只看到一面,这就好比说,我受伤了,你就会很心疼我;但是我当时看到翅膀受伤的那一刻我很开心,因为有了那一滴血我就能找到你了,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欣喜啊,彦,不要再自责了,不然我也会心疼的。”

  “哟,还会贫嘴了呢,好好好,姐姐我听你的咯。”

  小伦抱着怀中的天使,看着终于熟睡的她,一阵困意来袭,也闭上了双眼,二人沉沉睡去,而小伦还嘴里小声喃喃道:

  “汝之砒霜,吾之蜜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