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深渊暗香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以牙还牙

深渊暗香浮 飞鸟御风 2288 2019.03.11 22:30

  连绵不绝的山脉在初春的细雨中越发苍翠,不远处山洞中火光闪烁,几道黑色的身影在细密的雨幕中向着那火光跃去。

  “父亲那些江湖散士这几日一直穷追不舍,您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白轻轻替白鸿包扎好伤口,忍不住问道。那些人武功非凡,对他们下手丝毫不留情,根本不像是之前在大会所说的给些他们些教训,倒像是想要将自己的父亲杀之而后快。

  “不过是些无名小卒,虎落平阳被犬欺,我小瞧他们了。”白鸿冷哼一声,虽然在群雄大会上他被白离渊算计的声名狼藉,但是白家的根骨却不曾被动摇,现在那些人不过是看准他此次轻装简行人手不足罢了。

  白轻轻闻言眼神中流露些许失望,“父亲,您事到如今还是不想说实话吗?”

  “实话?”白鸿冷笑,“你以为他们嘴里的就是实话吗?”

  “你看看你二哥这个样子,显然就是被白离渊做手脚陷害了,我遭此灾祸也是被他和浮香阁构陷,你居然宁愿相信那些居心叵测的人也不愿意相信你父亲!”

  “父亲!他们若无凭无据我自然不会相信,天下人也不会相信。”白轻轻的眼眶通红,她当然不希望自己从小敬仰的父亲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可是人证物证具在又如何教她相信眼前的人是无辜的?

  “现如今我们被人追杀,没有任何人站出来替您说话,您真的敢说对蓝家什么都未做过吗?!”

  “你!”白鸿脸色铁青的瞪着自己的小女儿,他握了握拳,尽力控制自己的怒火,“如果蓝家真的无可挑剔,你以为单凭我一人之力能调动他们这些名震一时的高手?你太年轻,思想过于简单了。”

  “可是桌前辈说他当年是被人诱骗才……”

  “诱骗?”白鸿不屑的笑了笑,“那只不过是他为自己的愧疚找的借口罢了,也就骗骗你们这些心思单纯的年轻人。”

  白轻轻神情复杂的望着白鸿,十五年前的事她的确一无所知,但是父亲刚才的话显然就是承认了蓝家灭门的事的确与他有关。或许蓝家做了什么错事引起了众怒,但是在她的眼里无论那些人做过什么,他人都没有决定其生死的权利,更何况蓝家老小和其家仆均是无辜,滥杀无辜之人,终归,罪孽深重。

  白鸿见白轻轻不言不语,只是用带着悲怜、难过和失望的眼神望着自己,他突然感觉到胸口发闷,不由怒道,“你这是什么眼神!”

  白轻轻默不作声的收回目光,握着腰间的佩剑看向洞外,听到那被雨声遮挡的脚步声越发密集,轻轻叹了口气,拔出了那闪着寒光的长剑……

  ……

  “主子,白公子那边传来消息说王都已经传遍了这件事,而皇帝也已经下旨命凤青阳彻查平海山庄贩卖私盐的事,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樱玄看了一眼山洞中伤势不一还在昏迷中的白鸿三人,又道,“白公子还说……”

  羽若烟见樱玄有些犹豫,眉头一挑,“他是不是还说要我照顾一下白轻轻?”

  “是。”樱玄摸了摸鼻子,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羽若烟默默站在一了旁。

  “出了这山就把她送回天青门吧。霍前辈在那种情形下不好阻拦,现在应该也担心着呢。”羽若烟靠在洞口,看着地面上的血迹,微微眯起双目,她唆使的那些江湖散士已经答应不伤其性命,可是昨晚如果不是自己提前到达,这三人很可能就没命了……难不成……

  就在羽若烟思索之际洞中传来了白轻轻的声音,“是你?”

  “不是我,你们还能活着?”羽若烟看向陆续醒来的白鸿和白沐风,微笑开口,“白家主,我们又见面了。”

  白鸿看到羽若烟,伸手想要拿剑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你对我做了什么?”

  “是昨晚那些人的毒粉,再过半个时辰你就能行动自如了。”羽若烟蹲下身,给白沐风把了把脉,“还有救。”

  “你给沐风下了蛊。”白鸿面无表情的看着羽若烟,他猜不出眼前的人为什么救他,但是他知道‘他’一定没安好心。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羽若烟没有丝毫遮掩,她目光幽深的看向白鸿,认真道,“想不想救你儿子?”

  白鸿冷冷看着羽若烟没有作答。眼前的人让他琢磨不透,他并不能确定他是否在算计自己。

  “你要是想救他,就得将蛊虫引到你自己的身上。”羽若烟勾唇轻笑,笑容妖邪,“当然,你若是不想救,三日之后蛊虫就会啃食他的大脑,你就会看到他将自己的脑袋,撞的四分五裂。”

  “三哥居然会和你这般狠毒的人做交易!”白轻轻恶狠狠的看向羽若烟,她此时和白鸿一样也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看着这个‘男人’威胁自己的父亲。

  “狠毒?”羽若烟无辜的眨了眨勾人的双眼,随即轻笑道,“你父亲对白公子下毒,下蛊,要他心头血的时候不比我狠毒多了?你说是不是呀,白家主?”

  “你到底想干什么!”白鸿厉声低喝,双目瞪着羽若烟,像是要食其血肉。

  “我不是说了吗,你到底要不要救你的儿子。”羽若烟从怀中掏出一个银盒,打开盒子将里面一粒黑色的药丸拿出来,“这枚药丸中有一母蛊,只要你吃了它,我就能将白沐风身上的蛊虫渡到你身上,这样的话他就能活,但是,你可能就活不成了。”

  “你把丹药给我,不要给我父亲!”白轻轻冲着羽若烟吼道。

  羽若烟皱了皱眉,示意樱玄点住白轻轻的穴道。继续道,“不过,我觉得白家主你应该不会选择吃下这枚药丸,毕竟像你这样自私自利的人是不会为了他人牺牲自己的,即便那人是自己的儿子。对吗?”

  白鸿眼神一变,他看了一眼不能出声却满眼泪水的白轻轻,咬了咬牙,道,“你的话可当真?”

  “自然。”羽若烟点了点头。

  “我吃!”白鸿没有丝毫犹豫,将羽若烟手指间的药丸吞入腹中。

  羽若烟看着白鸿将药丸吃下,眼珠转了转,忽然将朗声笑了起来。

  白鸿心中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他盯着羽若烟急声道,“你笑什么!”

  “笑你蠢。”羽若烟失望的摇了摇头,“那枚药丸里的确有蛊,可是却不是什么母蛊,你吃了也救不了你儿子。”

  “你!”白鸿胸膛起伏,怒火中烧,“卑鄙!”

  羽若烟听到这两字从白鸿的口中吐出,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得了吧,论卑鄙我可比不过你。这蛊是你自己要种的,所以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你很快就会尝到内脏被啃食,痛不欲生的滋味。”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