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异界之绝世仙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 他是我师弟

异界之绝世仙师 一只话梅 2773 2019.06.05 09:21

  凌晨三更,武学监卫所的高墙下,李家两大公子,相视而立,气氛……不是特别美好。

  “请你别这样做。”李焕神色冷然:“我是一名武者,更是一名剑客。”

  “所以呢?”李然扬了扬眉:“为了大局考虑,你就不能稍微……变通一下原则么?我之前说过,咱们李家受陛下恩宠的同时,也招来了朝中许多权臣的嫉妒,因此,掌控三省武者的东海武督之位,对咱们来说非常重要。”

  “而我之所以提前告诉你,不是出于兄长的身份,而正是我尊重你是一个真正的武者,当然了,这同时也是陛下的意思,她老人家希望你明白,为天下大局牺牲,丝毫不会辱没你的武名。”

  听了这话,李焕脸色一颤,咬牙道:“我不管,若……若定要如此,我也会凭真正的实力……打败她!”

  “打败她?你是说……壹号吗?”李然眯起眼睛:“她真的很强?”

  “是的。”仿佛勾起了某种回忆,李焕望着虚空,眼神稠然,良久道:“我从未赢过她。”

  “那这次……”李然心中一凛。

  “这次我会打败她,完成她的期望。”李焕道。

  “完成她的期望?”李然越听越懵,敢情这小老弟跟李秀妍当时在圣武院还有一段故事啊。

  “我言尽于此,多说无益。”李焕深深的看向哥哥:“我知道你是为了咱们李家着想,我也很想保护父母家人,但,绝对不会使用这种手段,我断不会配合去演这种戏码!”

  “嗯,但如果我把这事跟父亲说,他老人家过来亲自求你,你又怎么说?”李然试探道。

  “你……”

  李焕面色一滞,拔出配剑,手腕反转,将之交给了李然:“你若定要苦苦相逼,这便杀了我吧!”

  李然看了看对方手中的剑,怅然望天,苦笑道:“好啦好啦,时已命也,我来之前就猜到了你的回答,亏我谋划了那么多,白忙活咯。”

  “抱歉。”李焕咬着唇,略带歉意的看着哥哥:“但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赢的,一定。也请你转告李秀妍,让她像一名剑客那样跟我全力厮杀,就像……就像她当初教我的那般!”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回绝她。”李然连忙点头。

  事实上,他当然不会跟李秀妍说,最多叫李秀妍放水放假一点,让这小子赢的也心安理得一点。

  做弟弟的可以任性执拗,他这个做大哥的,可不能不顾全大局啊。

  前世句话怎么说得来着,小孩子才争输赢对错,成年人啊,只看利弊。

  “谢谢。”李焕低声说了一句,半晌,又想起了什么,问道:“这不会让你在陛下那里受到什么影响吧?”

  “哟,你总算还想到你老哥了啊。”李然嘿嘿一笑,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你老哥跟陛下关系好得很,她不会忍心责罚我的。”

  他顿了顿,又道:“也罢,既然你都作出决定了,老哥也没什么能够帮你的,就送你一本绝世秘籍吧!五分钟内速成,功成之后,能让身心瞬间达到一种天人合一的圣人境界,对你上午的对决很有好处,我看你小子资质这么好,估计要不了五分钟,半分钟就能完成突破!”

  “竟有这般神奇武学?”李焕先是震惊,随后狐疑的道:“你……你也练过?”

  “我?”李然笑了笑,眸光闪过一丝狡黠:“我不需要这种东西,我是属于宗师级的水平,这种秘籍,只适合你这种初学者。”

  说完,从怀里掏出了一本蓝皮封面的书籍,扔了过去。

  李焕接过这本薄薄的绝世秘籍,只见上面写着——《醉玲珑之风月无边》

  “这秘籍的名字好生奇怪。”

  李焕自顾自的说着,随手翻开了秘籍,只见第一页便是一张张火辣刺目的图画!

  不对,图画上的不是心法运行图,更并非招式详解,而是一个个栩栩如生,姿态万千的女人,没有穿衣服的女人!

  李焕看得面红耳赤,正要弃书,然而,这书仿佛有某种魔力似的,总是让他忍不住随手翻了下一页!

  就这样,伴随着身体的不断发烫,口中的唾沫不断吞咽,一连忘情的翻到了书末,年轻的剑客,才总算是反应了过来!

  他咬了咬牙,将书一把砸在了地上。

  “这书有毒!”

  他悲声大叫。

  然而,送他秘籍的“大宗师”早已不见了踪影。

  蓦地,他退了两步,脑海中运起“天极剑诀”,一遍又一遍的冲刷洗涤着自己的心魂。

  片刻之后,一片归于宁静。

  他长舒了一口气,走进了屋内。

  几分钟后,他又走了出来,将这本秘籍再次捡起……

  ……

  四公主府。

  “公主,我觉得您可以稍微配合一点,咱们这次可别迟到了。”

  李然手心捧着一只雪白的纤纤玉足,轻轻抬起足尖,将白色的罗袜费劲的套了上去。

  顺着足尖看去,是一条纤美笔直的少女长腿,而此时,这条美腿的主人,上半身笼在被子里,嘴里迷迷糊糊的说着:“去啊,你穿好……穿好,我……我就去……去……去……”

  李然心中悲苦啊,想他堂堂修仙者,如今竟然在服侍一个小丫头片子穿戴梳洗!

  不过好在……手感还不错?

  呸呸呸,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公主,我看,我还是叫女官进来伺候你吧,臣是男人,这…..有违礼数。”

  李然将她的袜子穿好,握住脚踝,轻轻的放回了床上。

  呼。

  耳边传来了轻轻的呼噜声。

  “哎,真羡慕你什么时候都睡得着啊,老子可是操心的一夜没睡呢。”

  李然摇了摇头,走了出去,对着门外的两名女官道:“进去伺候公主更衣吧,如果她问起我,就说我先去了九华门等她。”

  “是。”

  ……

  从四公主府出来,李然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鸿胪寺的驿馆,此时,离李焕和李秀妍的第一场对决还有两个时辰。

  在一名精通汉语的高丽使臣引见下,他在一个斗室见到了李秀妍。

  李秀妍正在练剑,她的剑法依旧飘逸灵动,变幻莫测,但较之前鸿胪寺那一晚,更多出了几分凌冽杀气。

  “李侍郎,您告诉天朝女皇陛下了么?”李秀妍收剑回鞘,问道。

  “说了。”李然道。

  “她拒绝了我?”观察了一番李然的表情,李秀妍眉心一沉。

  “陛下答应了你,但是你的对手,李焕,拒绝了你。”李然无奈一笑:“不过,他的意见不重要,咱们该怎么演怎么演就是了,我来这,只是想让你,到时候演得逼真一点,比他的实力,稍微低出一丢丢,来个惜败就ok了。”

  “李焕……”李秀妍的重点却明显偏了,冷声问道:“此人如此狂妄么?”

  李然一愣,随后苦笑道:“是啊,他跟你有很多共同点,同样是剑客,同样的心高气傲,同样……也是出自沧州的圣武院呢。”

  说到这,李然眸光闪过一丝诡谲:“我说得对吗,壹号小姐。”

  “你……你怎知我过去的身份?”李秀妍眉心一沉,又道:“是这个李焕告诉你的?”

  “对啊,他跟谢欢都认识你呢,还说当年在圣武院的学徒中,你是唯一压制住他们两个人的人。”李然故意引诱出话题,因为他是真的很好奇啊!

  “我知道了,我知道他是谁了……”

  李秀妍身子微微一颤,那双冰冷淡漠的眼眸中,第一次出现了深深的动容,仿佛触及了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某段记忆般!

  良久,她总算平静了过来。

  “抱歉了,李侍郎,也请你向天朝女皇传达我的歉意。”李秀妍双手合十,目光深深的看向李然。

  李然心头一颤,差点就尿了,你特么这啥意思?想变卦?

  震惊之下,只听李秀妍眸光放空,神色感伤的道:“我曾答应过他,再见面时,会用尽全力去跟他打一场,承君一诺,必守一生,至于其他的,我…..我亦不能兼顾了。”

  卧槽,这两个人果然有故事!

  弟妹是你吗?

  敢情这臭小子这幅德性,还给咱们老李家,娶了一个高丽洋媳妇,还是个公主?

  李然不由得脑洞大开,甚至都忘了李秀妍拒绝的大事了。

  “等一下,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秀妍公主,您跟咱们这位李先锋是……是什么关系?”

  李然还是忍不住好奇道。

  “他是我师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