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芷戈天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芷戈天下

翻滚可乐气泡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8.11.04上架
  • 98.41

    完本(字)

9650位书友共同开启《芷戈天下》的玄幻言情之旅

堂主书友20170508131420736 执事书友20180913162312420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立后大喜

芷戈天下 翻滚可乐气泡 2319 2018.11.04 13:37

  壬戌年腊月二十八,宜嫁娶,宜张灯,宜,结彩。

  鎏金殿处,琉璃绿瓦,龙凤呈祥,红绸乱舞。

  暗影处,雪,很深。

  草木披妆,廊柱挂珠。

  薄纱轻雾,如藕白玉肌,是宫女将金盏银丝杯举与眉齐,杯身以红绸布轻绕,长挂相思。

  一道孤影,轻而易举地击破珠光宝器的璀璨,于一片红烛摇曳中,以单手执杯的姿态,轻晃起金樽杯中的一抹绿意,乌黑的鬓发于金冠之上倾泻而下,长垂于唇间的一抹艳红,姹放在他红火色的瞳孔间,闭眸时落下烟花般的迷离。

  宫殿门口,轻纱着地,羽燕落樱处,是长跪了两排的手捧婚服的宫女,环佩琳琅作响,皆以俯首听命的姿态,不敢轻呵一口气。

  “陛下,吉时已到,奴婢还是给您沐浴更衣吧?”

  良久,终于为首的一名年长的宫女打破了这死寂的沉默。

  她仅以一袭青衣着身,清素到发髻间也只用一根木簪绾住,整个人清素到几乎要融到这无形的风里去,倒是腰际间的一枚兰花形状的腰牌显得精致细巧的很,浑圆剔透,月光下褶褶生光,而且上面还醒目地刻着镌劲的两个字——“赐兰”。

  她的双手交叠于眉心亦跪于大殿之外,见殿内许久没有动静,有些迟疑地放下双手探眼望去,才看到了金砖红毯之上一片狼藉的空酒坛,酒坛之上一个歪歪扭扭的“苒”字被叶笙笳的左手指尖轻覆住,又挪开,轻抚来回。

  雪深,一阵凉风过,她一声极为轻微的轻叹,落在了尘埃里,被掩埋。

  她略显苍老的眼中,深雪映出的是深深的担忧,终于,她忍不住她轻唤道:“陛下——”

  那道孤影微微怔了怔,低头,缓缓道到:“兰姨,朕没事。你先退下吧,更衣的事,朕自己来便可以。”

  他颀长的背影在一片烛光下是雪一般的孤凉寒冷,整个人似来自遥远的冰原深埃里,话语间没有丝毫的大喜之日该有的欢喜,仅仅有的,也只是对兰姨的一分敬重。

  “是。雪重夜深,陛下有旧疾在身,又逢大喜之日,还望保重龙体。”

  兰姨欠身深深一叩,起身间欲言又止,却终究只是摇摇头,一声叹息后消失在朱廊深处。

  “旧疾?”

  “啪——”

  一滴翠玉酒在叶笙笳失神间顺着他的白玉修长指尖怦然清脆落地,溅起他眼中许久未有的波澜。

  “兰姨,那不是旧疾。是心疾。已经罹患了百年,现已病入膏肓,早已,无药可医。”

  偌大空旷的鎏金殿内,一声苦笑落地,撞击在冰凉的空气里,显得格外清晰。

  失神间,是他的无奈,他的落寞,他的悔恨,交织成他杯中酒的波澜陆离光影,垂怜于他的剑眉墨色间,难掩的,是茫茫无尽的,失落。

  大红金丝勾勒的龙腾锦绣婚服挂于金丝楠木之上,风动烛光晃过,耀在他的眼中,是血溅大漠黄沙里的鲜红。

  一片,刺目。

  珠帘冷冽晃动处,是他叩杯仰脖起,一饮而尽!

  白皙的脖颈间,顺滑而下的,不是翠色,而是折射到烛光里,一行清澈的,晶莹。

  “既然是你给了我这般期望,便纵使是鸠酒,我叶笙笳也愿干尽。”

  他的红唇边,是笑意,而他白玉指尖,一滴鲜红的血,破肤而出!

  殿外深夜里静默的雪,突然在这一刻,竟遇强风而起,席卷起地上的霜花乱舞盘旋直飞而上,撞击上那漫天放飞的灯海,“砰——”的一声,白光骤闪而过夜幕的黑,如临白昼!

  天金之城,逆雪逢星海,不生妖,便出凰。

  鎏金殿内,狂风平地而起,卷雪肆虐灌入,须臾之间便将红烛光一灭而尽。

  殿内,瞬时间一片死寂的暗淡。

  却又黑夜里一道刺目的白昼光乍现而出,长驱直入劈开了这暗夜的孤凉!

  白昼光耀在了叶笙笳的苍白面颊之上,将他眼中的火红之色一触燃起,迅速在他瞳孔深处凝聚成了无瓣之莲的焰火,燃烧!

  他的刚毅绝美面颊之上渐渐露出了痛苦之色,紧握金樽杯的指关节也泛起了青筋,眉宇之间早已是隐忍的痛楚!

  “滴答——”

  于他的指尖,方才凝聚而成的鲜红血滴,悄然无声息地滑落在地面,渐染而开的嫣红花朵。

  白昼光似遇长风起,愈发耀眼刺目明亮!

  而相较之下,却是叶笙笳面庞之上愈发难忍的痛楚之色。

  终于,他唇边一阵抽搐,“噗——”的一声,鲜血喷涌而出,尽数落在了锦绣华服之上,遍染的大片暗红之色!

  白昼光却于此时,骤然一暗,敛去了光芒,抽身离去!

  “轰——”的一声,是叶笙笳猝然倒地的闷响!

  红毯金砖之上,是他的乌发散了一地的凌乱,他的凉唇边血腥味渐渐蔓延而开,将他的意识蚕食吞没,如同这无尽的黑暗,不知希望在何处。

  而他,却露出了欣慰的笑意,很炙热很浓烈,却在无力支撑中,他终于艰难地闭上了双目,轻声道了一句——

  “好酒。”

  两行清泪,无涯的笑意,蔓延散开的,血花。

  ****

  壬戌年腊月二十八,天金之城,纸醉金迷处,霓虹满裳,歌舞声天。

  适时,逢百年难遇的大雪漫漫,纷纷扬扬,轻而易举便敛却了古城的千古风华。

  鎏金皇都的两旁青石板闹市街两旁,数不尽的是漂浮在半空之中的灯盏,金黄而闪烁,以米黄色的纸糊在周围,醒目大写的红色的喜字清晰可见,淡粉色流苏丝带紧紧地系在灯盏之上,随风一盏接一盏摇摇晃晃地向着远方的黑暗天际飘去,

  白色的雪花穿梭于无数的灯盏之间,霎时间被照得透明而细碎,疾速地落下,洒在一旁碧绿色的护城河镜面之上,很快消散,融化入里。

  “娘亲!娘亲!快看快看!下雪啦!”

  一个稚嫩的声音在拱形的桥梁之上清脆地响起,他欣喜万分地拉着一旁一身素缟的妇人的衣角,昂起的一脸青涩和嫩白,小小的手指着万里灯盏星点和夜幕叫嚷着。

  妇人低头宠溺而笑,抚摸着他的小脑袋,亲昵笑着地说道:“是啊……天金之城,已经一百年没有下过雪了呢。又逢当今皇上立后的大喜之日,实在是应景得很呢……只是……”、

  妇人说到此处,脸色隐隐有担忧之色,缓缓抬眼望着满天的灯盏,停下了话语。

  “只是什么?娘亲,你快说快说!”粉嫩的小手急不可耐地摇晃着妇人的衣摆,晃个不停。

  “夜深了,灯也放完了,我们该回家了。乖。”妇人一把搂过孩子的小脑袋,拉住了他的小手便往回走。

  “可是……可是……娘亲你还没说完呢……”

  “乖,回去给你煮莲子粥吃,好不好?”

  “……娘亲,你又来……”

  昏黄的灯盏投射在二人的身影之上,将一大一小的身影拖得很长,直到,最后,埋在了深深的雪地里。

  不见踪迹。

举报

作者感言

翻滚可乐气泡

翻滚可乐气泡

喜欢的宝宝记得添加一下收藏哈~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2018-11-04 13: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