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碧渊宫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章 怀壁显其罪 灼灼冰宫来异客 2

碧渊宫传奇 你是我的奇迹 2413 2005.09.17 23:56

    众仙都点了点头,都道那陷空老祖确是怕事之人,不然以他的身份地位,怎会容许李英琼齐金蝉这等峨眉小辈在他那陷空岛撒野?峨眉众弟子在陷空岛上的作为,实际上就是明偷暗盗,变着法的把续骨膏与万年断续这两种仙药弄到了手.而陷空老祖还要陪着笑脸,一副敢怒不敢言的神情,确也枉为一教宗师.

  朱由穆又言道:"第二点就是那陷空岛位于北极,与世隔绝多年,那陷空老祖一向不与外人交往,更没有什么外援.我等若是与他对上,断不至出现牵一发而动全身之事,也免去了提前引发正邪三次对决的顾虑.况且他在异教旁门中又确是威名赫赫,我等只要压制住他,绝对可以达到威慑那些旁门异教中人的目的,也能大振我正教声威,故此拿陷空老祖立威实为不二之选."

  众仙又都点头称是,都觉得朱由穆所言确有道理.

  朱由穆接着说道:"第三点便是这聚神胶,有道是匹夫无罪,怀壁其罪.据小僧所知,宇内唯一出产聚神胶这种仙药之地便是陷空岛.我等可以派出弟子三次前往陷空岛求药,此次就是前去求取聚神胶.若那陷空老祖怕事给了最好,若他不给,我们就以独占仙灵宝地,却不肯施药济人为名,前去讨伐于他.谅他单人独力也不是我等的对手,这就叫师出有名.还有一点,就是不管陷空老祖予与不予,我们都要把此事遍宣天下,给那些异教中人一个信号,让他们知道我正教威信不容侵犯,仔细考虑一下妄动的后果."

  朱由穆这一席长篇大论说了下来,众仙听过后仔细想了一遍,觉得朱由穆所言果然不差.如此施为既可达到立威的目的,且还无损自己等人的声誉,便都纷纷出言赞同.决定就按这个办法实行,于是你一言我一语商议起来,究竟派哪些弟子前往陷空岛一行等等诸事.

  事实上朱由穆还有一层意思没有说出来,就是这陷空岛乃是宇内有名的东西南北中五大仙府之一.东海深处的紫云宫仙府,早被峨眉齐灵云与周轻云所掌,西极教邪教之地,仙景太差不比别处,虽说如此却也被青城派收入囊中.南极天外神山光明境,现为齐金蝉等峨眉七矮的修道仙府,只剩这北极陷空岛福地,却一直还在陷空老祖的手中,此次说不定可趁此机会把陷空老祖逐去,把这福地收在峨眉手中.

  朱由穆看了看妙一真人,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都明白了对方心中的深意,只是这层意思却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了,明白的就明白了,不明白的也只能由得他糊涂了.

  就在这些正教群仙在太元洞府说起陷空岛的同时,在那极北之地陷空岛绣琼原上,陷空老祖所居的水晶宫阙前,此时也有人来访,正由执役的弟子进去通报.

  要说这极北之地本就是数万里连绵的冰原雪海,弥天冰雪与排空寒浪终年在亘古不变的冰原之上肆虐,除一些北极特有的动植物为这冰原略带来点生气外,根本就不要想看到一丝人迹.

  而陷空岛绣琼原却是这数万里冰原唯一例外之处,只是陷空岛就有数千里方圆,相比中原的许多门派散仙所居仙府大了不知多少倍?就是碧渊岛与之相比也不及陷空岛的百分之一大.

  陷空岛四面全是看不到边的雪海,海上长年漂浮着数不尽的大小冰峰,不时可见这些冰峰随着海面下涌动的暗流漂浮撞在一处,声声轰隆巨响中冰峰很快便消散崩塌,一会的功夫便被这雪海消弭其中,不见半点痕迹.

  天地间也是长年漂浮着弥天大雪.再加上极地罡风终日里暴啸龙卷,卷起碎冰残雪直上千丈,满空飞舞,声势极其猛恶.就是普通道法差点的散仙,想要飞度这万里冰原怕也是不可能.

  陷空老祖的仙府就建在岛中的一块盆地绣琼原中,这绣琼原盆地约有千里方圆,四周都是冰山雪岳环绕.也正因为这四周都是高山环围,山外的寒气却不能侵入,所以气候虽然也是寒冷,但景色却与山外大不相同.

  绣琼原的天空长年高旷清明,风日晴和,放眼望去,四面的高山上半截是白雪皑皑,下半截却是涧谷幽深,洞壑玲珑,清溪飞瀑,映带其间.尤其那些林木花草,都是雪原当地特产,独具耐寒之性,加上种类繁多,各色冰莲雪蕊琪树琼林,争奇斗艳,望去与中原花木大不相同,一派极地异景.

  绣平原盆地中心矗立着一片水晶宫阙,占地约百余里广,地面上生长了许多花木将宫阙围掩其中.花木都是极地特有的品种,无一不是冰胎玉骨,宝雾珠辉.

  水晶宫阙在日光映照下幻出万千道霞光.这些霞光一会变作通体银色,一会变作半天繁霞,幻出精芒万丈,辉耀天中.千里方圆的绣琼原,望去一片光明世界,各色霞光相随闪变不定,耀眼生花,气象万千,无怪被列为宇内五大仙府之一.

  此时这水晶宫阙前正站着一个女子,这女子看去约有三十余岁,美艳照人,身穿一身似纱绢所制的粉红色宫装,看她的神情衣着也应是个修道之人.只是这女子一派少妇韵味,风姿缭人,眉宇间还带有几分荡意,却不似个正经的修道人之人.

  看样子她站在这也有一会了,神情中已带有几分焦急之色,正抬头向通往宫阙正殿的甬路尽头处望去.

  她这里正在张望,忽见自正殿中走出两个童子,顺着甬路向她走了过来.这两个童子生的眉清目秀,俊逸非常,只是面色雪白如玉,不见一丝血色,看上去冷冰冰的,似乎不太好亲近的样子.两个童子都身着一袭白衣,那衣物薄如蝉翼,宛如一层轻云笼罩在二人身上.

  两个童子来到女子面前站定,略施了一礼言道:"陷空岛久无客至,故家师祖一直在宫中闭关,通报起来未免时间多了些,让客人久等了,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这番话言辞间倒也谦和有礼,只是自他二人口中说出,语气中竟无一丝感情包含在内,自然带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让人听在耳中别扭之极.

  这女子却也奇怪,似乎对两童的神情毫不在意,笑颜如花对二童回了一礼,言道:"两位小道友客气了,许飞娘冒昧来访,打扰老祖及诸位道友清修,主人不见怪罪飞娘已是承情之至.少待一会只是些许小事,不知老祖可曾出关?飞娘能否见上一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