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碧渊宫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飞升灵空界 游历红尘收双徒

碧渊宫传奇 你是我的奇迹 2651 2005.08.15 20:09

    破了那风雷劫后,碧云真人运玄功收元神,银光还原成雪灵珠在宝塔七尺处悬浮。附于光网上五彩光华也收回至碧銮宝塔周围。

  谢风此时也缓过气来,摇头苦笑道:“只是巽地风雷就这般厉害,竟险些将我的元神震散。不知最后那天魔之劫更要何等了得,师傅可要务必仔细了。”

  碧云真人笑道:“知道厉害就好,也可免得日后你行事肆无忌惮,闯下无法收拾的大祸惹来天灾。”

  谢风嘴角不易察觉的浮现出一丝冷笑,没有说话。这笑容虽一闪即逝但碧云真人已是看在眼里。

  叹了口气,真人接着言道:“天魔劫虽说是最凶险的一关,可是对为师来说却无什紧要。因我教紫府真篆是天地间有数的几种远古传承心法之一。只要凝息滤气,沉炼元婴不去理会那天魔幻相自会安然度过。这一劫无形无象,万相皆全由心生,故此你却是感受不到了。度过此劫为师便会直升天界,以后如何全由的你自己,为师也就不再絮言了。”言罢,真人闭上双目神元合一静待天劫。

  谢风在一旁等待。如此过了半个时辰,还不见有什么动静,只是塔顶悬浮的雪灵珠越发明亮。骤然间从天空降下一道浑圆光柱,那光柱直径约有十余丈,把真人连同碧銮宝塔都笼罩其中。只见碧云真人周身五彩光华大盛,更散发出一股异香遍布全岛。又传出哗的一声响,真人本体从头顶处裂开,一团紫气拥护着一个尺许高的元婴自裂开处飞出。那碧云真人的本体也如烈日融雪般消融,无一丝痕迹留下。真人元婴向谢风点了头,透过原本罩在体外的宝塔,便顺着那光柱徐徐飞升天际。那碧銮宝塔竟似虚幻一般,一丝阻隔没有。

  谢风神容肃穆,向碧云真人飞升处拜倒,恭送恩师飞升灵空天界。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这话用在修道人身上可说再合适不过了。不觉间,碧云真人飞升已有二百余年了。这二百年来谢风一天也没离开过碧渊岛。一直在参悟修炼那灭魔宝录中的种种太清仙法,更是把那青云洞府中的几百件法宝也整理了出来。

  此时的谢风再不比从前,紫府神焰已和体内元婴合而为一,修成第二元神。神焰弹指即出,也不必随身携带那八景灯了。那雪灵珠也可收入体内,虽然第三元神还没修成但也离此不远。那碧銮宝塔谢风却没有带在身上,安置在诸天灭魔大阵的阵眼中心,与那大阵结合一起布成外岛防御。把这碧渊岛布置的真个成了仙凡莫度的所在。

  这一日谢风突然静极思动,把岛中防御全然发动后便离开游历红尘去了。

  康熙三十六年,河南青江一带。谢风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色儒服,乌黑长发整齐的披散在肩背处,施施然沿着黄河大堤一带漫步而行。要是放在平日,就凭谢风没有辫子这一条官差衙役早就过来抓人了。可现在黄河正在发威,这一带大堤到处决口。官民救灾逃命都来不及,哪里还有人来管他。

  谢风走到一个离大堤只有数里的村庄,只是见这村庄里数百口灾民偕老扶幼奔逃而出。听着那灾民一声声凄厉的哭喊,看着老幼奔逃时惨状,谢风竟然笑了。心中更感觉不出自己有丝毫的怜悯。就在这时,那村庄数里处的大堤突发出阵阵轰隆巨响,竟是大堤要决口了。谢风迎着那要决口的堤坝走去,走到近处却发现一件怪事。

  那堤坝上约有数百人,由几十个官员衙役指挥下,背着沙包石料等物想要阻堵快要决口那处堤坝。说也奇怪,那丈许高的堤坝明明已经被河水冲七零八散,坝身也有无数个窟窿渗出河水。按常理这堤坝早就该冲毁了才是,可就是这样一座破堤坝,竟顽强的顶住了一波波扑来的滔天巨浪屹立不倒。

  谢风感觉奇怪。运玄功睁慧眼看去。原来那堤坝果然有人在用禁法护持,堤坝上笼罩着一片凡人看不见的青光。那黄河巨浪却也不简单,浪中竟有一条二丈多长孽蛟。那蛟在水中翻转滚动,卷起波波巨浪夹带着红光冲击堤坝。

  青红两色光芒相持,只见那青光不敌,被红光一尺尺逼退。谢风眼见青光渐渐不敌,心里却是更加疑惑。那孽蛟只是刚刚成形,放出那红光不过是本体带来的丹气,根本谈不上有什么道行。不管哪派的修道者既然能施展禁法护持大堤,就都该有能力除了它。因为人类和异类不同,人修道先天上就比异类来的容易。既然修炼到可以施展禁法的程度,那对付这条刚成形的孽蛟并非难事,更何况还是明显敌不住它。

  运慧目四周一找,谢风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大堤上左侧站着两个十三、四岁的孩童,青光就是这两个孩童放出的。这一男一女两个常人眼中的孩童,在谢风的慧眼中却是两只刚刚化为人身的小狐狸,怪不得不是那孽蛟的对手。

  此时那两只小狐狸化成的孩童嘴角处已渗出血迹,却还是在苦苦支撑着青光不被冲破。谢风心中不禁一动,走了过去言道:“再这样支撑下去,会将你们的内丹震散。其时你们会被打回原形,再想修炼成人身恐怕是要几百年了。那还得你们运气好,不被人猎杀猛兽侵袭方有希望,莫非你们不知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两只小狐狸看了看谢风,那男童回答道:“我们当然知道其中厉害。可是有些事不知道要做,知道却还是得做。”说话间,那女童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青光又被逼退了尺许。

  谢风更加奇怪的问道:“这大堤决口与否于你们有何关系?值得你们不惜放弃数百年苦修的道基,舍命维护?”

  那女童答道:“我们不是维护大堤,我们是维护堤坝上的人。这些人在我和哥哥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救了我们,并不嫌弃我们是异类,几代人如一保护了我们几十年。若没有他们,我和哥哥早死了,更别说修成人身了。虽然我和哥哥是异类,可是也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言吧,又是一口鲜血喷溅而出,此时那青光已经被逼的只剩尺许宽了,眼见就要消散。

  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涌入心头,谢风自以为冷酷无比的心也为之一颤。抬起手,向那河水按了按。只听天空一声霹雳做响,一道闪电直劈向水中。只一下,那孽蛟就被太乙神雷击了个粉碎。谢风又一挥袍袖,一片金霞遍布在数十里长的大堤之上。任凭那河水再如何冲击,大堤寂然不动,却是太清仙法禁制。

  那两只小狐狸看大堤已是安稳,禁不住松了口气。随即便倒在大堤之上,口中还不停的溢出鲜血,眼见就要现出原形。

  谢风看着这两只凡人眼中的妖精,口中言道:“这大堤被我用太清仙法禁固住了,如没有意外起码三十年内不会再决口了。 我乃东海碧渊宫掌教真人,颇喜你们的宽厚之心,你二人可愿拜我为师随我回碧渊宫修炼?”

  那两只小狐狸喜出望外,口中连说愿意,挣扎着要站起跪拜却无力起来。

  谢风道:“不必着急,回碧渊宫你二人再正式拜师不迟。”

  挥挥手,一道遁光托起三人回碧渊仙岛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