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碧渊宫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章 怀壁显其罪 灼灼冰宫来异客 4

碧渊宫传奇 你是我的奇迹 2644 2005.09.19 23:59

    许飞娘微微一笑,柔声回道:"既然老祖这般说法,飞娘倒真要在岛上多留几日了.这陷空岛上仙境无边,老祖又身为一教之主,言出法随,观老祖的道力也似大有精进,想来是事事顺心,无甚烦心之事侵扰.飞娘看到老祖这等悠然于世外,享尽无边仙福,真是羡慕的紧啊,真想学老祖一样,也找个灵秀之地退隐清修参悟大道."

  陷空老祖虽然道法高深,可被许飞娘这么一阵巧言奉承,却也喜上心头,大笑回道:"道友所言不差,老朽这里虽是极北苦寒之地,可这陷空岛上奇丽壮阔,绣琼原为天地灵气聚集之所,论景致绝不在宇内哪处仙山洞府之下.且陷空岛还有一般好处是别处所不能相比的,就是离中土足有数十万里之遥,中土即使有万般诸事也侵扰不到这里,老朽在这岛上参修大道着实是收了事半功倍之效,哈哈..."最后这几句话陷空老祖说时显得神采飞扬,神情间一派欣然之色.

  许飞娘见那陷空老祖这般神情,不由的心中暗诽,当然面上是不会表露出来.轻轻叹了一口气,言道:"老祖乃我异教中数一数二的宗师教主,不但自身道法高深末测,且门下弟子众多且各具神通,自然不会有人敢无端上门侵扰.飞娘却不比老祖,无根之人不如意的事情也多,这百余年来飞娘四处奔走呼喊,不特道力不见精进,还要时时忍气吞声,种种烦心之事不胜列举,飞娘也不想再提了."

  许飞娘生的原本就美艳十分,此时故意现出一副幽怨可怜的神情,望去也确实惹人怜爱.

  陷空老祖虽然道力精深,却也被她引动了怜惜之心,安慰道:"陷空岛虽与世隔绝多年,但许道友之事老朽还是有所耳闻的,令师兄混元祖师当年确有些事做的过了,五台派消散也是天有定数.老朽冒昧相劝,眼下正是峨眉等诸派大兴之时,许道友凡事还是看开点好,不然惹的祸事上身之时,再后悔怕都是于事无补了."

  陷空老祖千年以来的道行毕竟不是白来的,虽然对许飞娘起了怜惜之心,却也没有昏了头中她之计,反倒是劝说许飞娘放弃与峨眉等正教为敌的念头.

  许飞娘见老祖并没被自己所打动,便换了一种神情,微微一笑言道:"飞娘谢过老祖的好意了,不过这些事也由不得飞娘自己做主,若不是峨眉等正教中人一直苦苦相逼,飞娘也不会终年四处奔走呼喊,不得一丝清闲.不说这些了,飞娘日前在一海外道友处听闻一事,据说老祖曾先后两次馈赠与峨眉弟子续骨膏和万年断续这两种仙药,不知此事是否属实?若果真如此的话,飞娘倒也有些需用这两种仙药之处,飞娘愿以三株王母草与老祖交换,不知老祖能否答应?"

  许飞娘这番话一出,陷空老祖的脸色当即就为之一变,沉声言道:"许道友来我这陷空岛上做客,老朽一直是以诚相待,自问并无什么失礼慢待之处.不想许道友竟说出这等话来,老朽倒要请问,许道友此行究竟是何用意?莫非是专程前来陷空岛讥讽老朽的不成?"

  也难怪陷空老祖生气,这峨眉弟子盗药一事简直成了老祖的一块心病,一想起此事老祖就会大发雷霆,以至平日里陷空岛弟子根本就无人提起此事.象许飞娘这般当面询问更是不可想象的事,陷空老祖现在只是沉下脸来反问,没立即起身逐客已是大大出众弟子的意料之外.

  许飞娘却没被老祖的神情吓住,还是笑颜如花,柔声回道:"老祖说的哪里话来,许飞娘就是再无聊,也不至于远遁数十万里专程赶来与老祖过不去啊.飞娘只是偶然想起此事,顺口就提了一下,不知老祖怎会发这么大的火啊?"

  陷空老祖脸色缓了缓,慢慢言道:"许道友也不用虚言遮掩,老朽虽然不擅猜断别人心意,但对许道友此言的用意却还是知道的.许道友无非就是想激起老朽心中对峨眉等诸派的恨意,以答应与许道友一起对付正教群仙罢了.不知老朽此言可有差错?是不是说中了许道友的心思?"

  陷空老祖这么把话一挑明,许飞娘却也不再拿情做态了,面容一整,正色言道:"既然老祖已经把话挑明,飞娘也就直述来意了.这百余年来峨眉等正教诸派行事已越发肆无忌惮了,对我等异教中人更是抱着逆我者亡的态度,我等异教各派若再不想办法应付,宇内虽大怕真的要无我等容身之所了."

  陷空老祖长眉一挑,沉声道:"许道友怕是有些危言耸听了吧?那峨眉现任掌教真人齐淑冥乃是个有道之士,做事也颇有些谦谦君子之风,行事怕不会太过吧?至于许道友所言的那些被正教群仙所逼迫的异教中人,据老朽猜想他们定是造下了什么罪孽,种下了取死之道,否则也不会惹得正教群仙对他们赶尽杀绝."

  许飞娘急急回道:"老祖这么说是不相信飞娘的话了?飞娘不否认自己是有些想借力报复正教中人的念头,但飞娘所说也并不是危言耸听.老祖就没想想续骨膏与万年续断之事吗?此事本应只有陷空岛与峨眉两派知晓,可飞娘又从哪里得来的消息那?"

  陷空老祖皱了皱长眉,疑惑的问道:"许道友不说老朽也还想问,这件事确实只有我两派中人知晓,而我门下弟子久不离陷空岛,自然不会是他们说出去的.峨眉弟子当初也曾答应过老朽不会四处张扬此事,他们峨眉派统领正教各派,门下弟子总不至于会不守诺言吧?可许道友却说从一散仙道友处听得此事,老朽还真就想不出这其中的缘由了."

  许飞娘又是一笑,缓缓回道:"君子可欺之以方,虽说以老祖比之君子有些不妥,但老祖确有些过于相信这些所谓的正教中人了.他们是答应了老祖不会四处张扬此事,可是他们就不会与交好的各派道友谈起吗?这些人哪个不是交游广阔,在一起时随便说上几句,用不了多久便会天下皆知.更何况据飞娘猜断,这种结果未必就不是他们刻意造成的.老祖可以仔细的想一下,以老祖你在异教诸派中的声誉影响,峨眉只是派出几个弟子就令你低头服软了,这对峨眉的声威会起到多大的作用?"

  陷空老祖听了许飞娘这么一细致分析,半响没有再答话,坐在那里面沉如水.过了好一会,陷空老祖开口言道:"今日许道友初至我陷空岛做客,想来数十万里的路程道友也有些疲惫了,就请暂且先休息一下,有什么话我们日后再叙如何?"

  许飞娘心中明白,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作用,也说到了老祖的痛处,老祖这是要一个人静一下,仔细考虑考虑事情的来龙去脉.当即便站起身来,与老祖又谦辞了几句,由老祖门下弟子带引向陷空岛待客仙馆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