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之无限buff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辟邪剑谱

诸天之无限buff 子安静点 2017 2020.06.30 14:08

  熙熙攘攘,人来人往。

  福州作为一个近海城市,商贸十分发达,商贸发达了镖行业务也十分繁荣,要说福州最大的镖局就数福威镖局,林家老祖林远图凭着七十二路辟邪剑法,威震东南,创下偌大基业,福威镖局也行镖天下,各大城市都开有分号,那真是好不威风。

  张昭进得城来,轻步缓行,欣赏着明朝的沿街风貌,行人,小贩,坐轿子的,短打走路的,执刀佩剑的江湖人士等等,别有一番风情。

  “咕噜咕噜……”

  来到这个世界以经好几个小时了,在城外野店也没吃成饭,再说令狐冲那小子做的的饭谁敢吃啊。

  他现在早已饥肠辘辘,随便找了一家酒楼就进去了。

  “小二。”

  “来喽,来喽,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啊。”只见一灰步短打,穿着整齐干净的店小二满脸笑容的招呼着。

  “先吃饭,把你们拿手的荤素冷热各来一份。”

  “好嘞,靠窗贵客一位,拿手冷热荤素各一盘。”小二转身吆喝了一声,声音清脆又有韵律,倒也不觉得吵闹。

  “客官,我们这有上好的女儿红,竹叶青,您来点。”小二又转身对张昭说道。

  “女儿红来两角,尝尝味道。”张昭说道。

  张昭本不是好酒之人,甚至有点反感喝酒的人,这都是家里父辈的原因,他父亲好酒且无酒德,每次喝完酒之后,就无理由训诫和咒骂家人,往往语出惊人,不似人言,所以张昭基本不饮酒。

  但现在张昭穿梭诸天,武力高强,心胸也不是过去那么沉闷,少了父亲的阴影,人也开朗的许多,现在尝尝这明朝美酒也无可厚非。

  不一会就见小二端着一壶酒一酒樽,两碟冷盘脚步轻快的走来。

  “客官您慢用,有事,招呼小的。”

  店小二手脚伶俐的放好酒菜,便去招呼他人。

  冷菜是一碟花生米,一碟酱牛肉,打开壶盖,闻了闻这古代酒味,味很淡,就是一股酒精味,他也分不出好赖。

  到了一杯尝了尝,感觉还不错,虽然他反感喝酒,但平时同事聚会也少不了喝点白酒啤酒,不过多是啤酒。

  不过这琥珀色的女儿红,色泽透明澄亮,入口后甜、酸、苦、辛、鲜、涩六中滋味霎时涌入口中,确实不错。

  吃一粒花生米,再吃一片酱牛肉,美滋滋。

  没一会一荤一素两热菜也上桌,张昭也敞开胃口,饱餐一顿。

  “小二,结账。”张昭酒足饭饱,掏出一块银子叫到,这银子是在香江时候换的,换了十多块,都是长条装,每块五十克。

  “客官,您共消费五钱银子,已经给您抹了零头,这就给您找钱。”小二掂了掂手中的银块,估了一下,觉得有一两多。

  张昭百无聊赖,正在用竹牙签剔牙,等着小二找银子。

  就见门口进来一黑须黄脸的老者,提着一个大红的酒葫芦,向柜台吆喝着,要打酒。

  “店家,来二斤五年藏的女儿红,莫要糊弄与我。”

  “要得要得,本店童叟无欺,老蔡你就放心吧。”店家笑呵呵的说道。

  “咦”

  这不是令狐冲吗?自己开店还来这打酒,难道是到城里打探消息,也对,他本来就是岳不群派来监视林家,只不过是打着主持武林公道的大义罢了。

  要说这令狐冲,虽被岳不群和宁中则养大,天天灌输正邪不两立的观念,且众人评价他生性放荡不羁,爽朗豁达,豪迈潇洒,不拘小节,却有高度的忠义心,天生侠义心肠。

  但张昭却不这么认为,第一件就是他学了独孤九剑,且发现了五岳精要剑法,却一点都不对情同父母的岳不群夫妇提起,以至于岳不群怀疑他偷学了辟邪剑法,而生嫌隙,风清扬本就是华山前辈,而岳不群夫妇更是他至亲之人,他不能说独孤九剑,但发现五岳剑法精要难道也不能第一时间告诉师傅吗?这真是有小义而忘大恩。

  第二就是胡乱结交邪派人士,与他身份不对等,使师门陷入被动状态,做事做人全凭自己本性喜好,作为大师兄,没有一点点为师门分忧的心思,这真是不孝至极。

  再就是青梅竹马的小师妹,轻易放手,自己一点都不争取,不喜欢就别撩啊,什么冲灵剑法的瞎起名,还有后来的仪琳小师妹。妥妥的渣男。

  想到着,张昭突然计上心来,接过小二找的银两,出了酒店。

  花了几十个铜板,找了一个消息灵通的乞儿,找到了林家祖宅。

  穿过三条街,来到一颇为冷清的街面,看得出这里以前也很繁华,却不知道是商业重点转移,地方也不在繁荣。

  打发走带路的乞儿,张昭轻轻一跃,就跳入院中,他早就打探出来,这院中只有不会武艺的林家老仆看管打扫杂尘,顺带防止人们故意破坏,林平之全家早已不在这居住,也很少来。

  院子不大,那几个仆人也不知哪去了,张昭来到祠堂里,只见一供桌,一香炉,一副达摩图。

  林远图出身南少林,虽破门而出,但终究是佛门跟脚,供一副达摩图也不算稀奇。

  只见那达摩一指斜指向上,张昭轻笑一声,踮脚一跃,就到了房梁上,四处打量一番,只见一瓦与其他不同,呈琉璃半透明色,一掌挥出,瓦片掉落,随之一大红袈裟也飘落下来,张昭挥手一抓,袈裟落在手中,正要观看,突然门外有人喊道。

  “什么人。”

  张昭一个闪身,跃们而出,仿佛一道影子一般,那林家老仆本已喝了点小酒,准备午休,突听得声响,连忙起身查看,就见有道影子从眼前闪过,进的屋内,只见屋顶破了一个大洞,这还了得,赶忙去林家新宅禀报。

  张昭拿到辟邪剑谱,就找了一个酒店住了下来,叫人不要打扰。

  慢慢展开这辟邪剑谱,果然见在剑谱第一行抬头就是八个大字,武林称雄,挥剑自宫,再下来就是练气法门和剑法招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