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拨云见日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473 2019.01.07 09:00

  黄月在雪夜出了三道宗大门后沿着江边毫无目的走动着,这条他已经走了数不清多少遍的路。

  “对了!那吐纳功法中说若是第一层’服吞’修炼成后可‘日行三百里、手托百斤而不倦’,眼下我何不试一试!”想到这里,黄月突发奇想的沿着江边一路向东飞奔而去。

  伴着月色雪景,黄月兴奋难耐的跑着。也不知疲惫、也不管他冰天雪地,一路上只管一个劲的往东一路狂奔。直跑到了天亮方才停下脚步。

  “这是哪里?”

  黄月停下来才发现自己早已不在汉阳城范围之内了,眼下四周都是一片陌生的景色。恰好一个年轻的过路书生迎面走来,黄月便整了下衣冠准备上前问路。

  “小哥,敢问此处是何地方?”黄月上前客气的抱拳问道。

  “此地是桃花村,算是黄州府地界。”那年轻的书生也是极为客气的回道。

  “黄州府地界!不知此去汉阳城有多远?”

  “不远,此去向西大约一百五十里地,若是徒步估计一天一夜便可到达。”

  黄月谢过那书生,心下想到:“我这一路不停歇的跑了三个时辰左右便走了一百五十里,眼下仍然体力充沛。若是再跑四个时辰至少还可再走一百五十里,日行三百里的确不是什么难事了。”

  于是顺着原路,黄月又跑了回去,终于在正午时分再次跑回了三道宗。来回三百里的路程,黄月只用了六个时辰便已走完。

  黄月刚进山门来到兵宗道场,只见钟云跑过来一把拉住了黄月。

  钟云笑嘻嘻的拉着黄月说:“黄师弟,今天是除夕,咱们去喝两杯!”

  黄月一看,原来沈宏维、唐白、李海、李林这四人也走在后面。

  “正好,我也饿了!”黄月一口答应了下来。

  接着众人相互打了招呼,几个人寒暄了几句便出了山门,往汉阳城里走去。

  六人找了间酒楼,叫了一桌的酒菜,开始饮酒闲聊起来。

  “黄师弟,半年前围剿邪教那场大战,你真是福大命大!”沈宏维说着端起酒杯大喝了一口。

  “说起来,小弟还要感谢诸位师兄在那之后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前往邪教总坛相救之事。”黄月说完起身对着众人一个抱拳。

  “老弟,你太见外了。咱们师兄弟在危难时刻怎能放下自己的同门不管不顾。”钟云认真的说道。

  众人又客气的聊了几句。

  突然只听钟云冷不丁的说:“对了,明天除夕过后就是核心弟子出关的时日了。”

  “对啊!三年了,那五人也是该出关了。”沈宏维望着远处感叹道。

  “听说核心弟子出关后就是未来的门主继任者。”李林一边吃,一边说着。

  “不错,只要能顺利出关基本就是未来的各门门主了。”唐白端着一个小酒壶跟着说道。

  “将来就是要靠这些人继续收徒,发展三道宗第二十代弟子了。”李海也若有所思的说了句。

  “哼!就龙放那个鸟人,要是他坐了将来剑门的门主……”

  “诶!钟师弟,他人背后不议论!”沈宏维赶忙打断了钟云的话。

  “哼!我不但要议论,我还要大声说他龙放就是一个小鸡肚肠、目中无人、心狠歹毒的卑鄙小人。也不知宗主和掌门是不是只看武功,不考察人品道德。”钟云说着越加激动了起来。

  众人从傍晚一直吃到了夜里酒楼打烊方才起身准备离去。

  沈宏维大方的准备下楼结账,唐白也客气的走在前面准备结账。两人推攘了一番,沈宏维抢先付了银两。至于其余四人早已是喝的是东倒西歪了。

  李海、李林兄弟俩醉的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钟云则是醉的胡言乱语、手舞足蹈。黄月很少喝酒这次也是醉的头重脚轻,但勉强还能起身行走。唯独沈宏维和唐白二人不但喝的最多而且均无醉态,依然头脑清醒。

  六人相互搀扶着走了出去。把李海、李林、钟云妥善送回屋内后,其余三人才各自回去。

  黄月回到屋内感觉酒劲上头后十分的难受,便开始运转吐纳功法以真气带出酒气。

  黄月提气运功,将真气汇聚在丹田继而分成数股,分别朝着上身腹腔、下身双腿流转开去。不一会便把真气流转到了全身所有的经脉和穴道,在将所有真气如数收回至丹田中。

  正当黄月准备将真气沿着腹部往上输送时,突然丹田内散乱的真气开始慢慢凝结起来。

  黄月心中一惊:“难道是要凝散成团了嘛?”

  此刻黄月也顾不得逼出酒气了,拼命的将真气在丹田内不断旋转凝结。不一会儿,那一大团散乱游走的真气竟然渐渐的结成了一个更加结实的小团。

  凝散成团!!!

  “终于……那吐纳功法的第一层’服吞’算是完满练成了。”

  黄月心中窃喜之余,开始将那结实的真气小团往上腹部、胸部上方开始推移。可无论怎么推移,那小团始终一动不动,仿佛卡在了丹田里面。

  “看来第二层’紧闭’我仍然是没有练成,眼下虽然以真气打通了周身穴位、经络。但是按照那吐纳功法的记载,只有凝散成团之后再将真气上移,继而遍布上身、肩臂诸穴、运转全身,再重新回到丹田之处,方才算是练成。”

  明白了自己的实际情况之后黄月不但气馁,反而十分高兴。毕竟对自己来说短短三年时间就练成了这吐纳功法的第一层。比原先自己预想的五六年时间要快了一倍。

  黄月散了那凝结成团的小团真气,将其重新打散分成一股真气气流。再将这气流开始经腹腔上行,经过咽喉下方的“天突穴”运行到口中,继而用力一吐,直吐出了一股带着浓浓酒气的真气。

  再吐出了那股带着酒味的真气后,顿时黄月感觉头脑清醒了很多,随后直接倒头睡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黄月推门就看到杨媛在院子里走了过来。

  “师弟,又一年了。你又长一岁啦!”杨媛带着调皮的语气说道。

  黄月笑了笑也没有说话。

  “对了,师弟,你今年多大了?”杨媛突然问道。

  “这……”黄月一时语塞,居然自己也忘了自己到底多大了。

  “我来时十七岁,今年应该是在三道宗第六个年头了。”黄月稍加思索的回道。

  “哦!你也二十三了,想不到时间过得真快。”杨媛语气略微低沉的说道。

  “是啊!六年来多谢师姐照顾。”

  “对了,师傅让我等中午的时候去云霄殿,好像是鹏宗主有话要说。”杨媛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黄月点点头,对杨媛一个拱手便走了出去。来到汉阳城随便吃了点东西后,黄月开始在城里闲逛起来。这汉阳城对黄月来可以说是十分熟悉了,黄月走了一圈不知不觉间走出了城来到了城外郊林。

  闲庭信步间黄月在路上看到了一棵大约一丈高、手臂粗的小树。

  “小树啊,小树!你如此之矮小,又偏偏长在路中间,幸亏是在这人烟稀少的城郊外,若是在官道上岂不早被人给砍倒、移走了!”

  黄月说话间走过去,右手握住那小树一用力。只见那树仿佛一根细竹竿一般,被黄月直接连根拔了起来。

  黄月拿着那棵小树走到一个开阔见光的无人之地重新挖土埋好,方才拍拍手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