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再遇红颜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508 2018.12.15 09:00

  黄月、钟云两人刚出房门,就看到三道宗的所有人都站在了客栈门口等着气宗的宗主肖禹出门。

  邱勋雄黑着脸坐在椅子上,身旁的邱枫溪右臂打着石膏、布带,额头也包着几层棉布。

  还没等黄月走到门口。

  邱勋雄怒道:“黄师侄好功夫啊!出手非死即伤。”

  黄月躬身抱拳说:“弟子见过邱师叔,邱师兄昨晚找小侄比试拳脚的时候亲口说若是我二人不小心失手将对方打伤,全部自己负责,不怨对方。不信的话,师叔可以问问邱师兄。”

  邱枫溪站在一旁气的满脸发紫,但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就听邱勋雄猛的一拍桌子喝道:“即便如此!同门较技,似你这般狠毒的恐怕三道宗没第二个人了。”

  黄月微微一笑礼貌的说:“师叔误会了,我二人本来比试摔跤,可邱师兄非要对在下锁喉、撩阴,还说动起手来难以控制,小侄这才放开手脚全力以赴的。”

  邱勋雄见黄月一板一眼的当着众人反驳,又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成重伤,心中不免怒火中烧。立刻跳了起来,大声怒道:

  “我看你们剑门的人是仗着人多,不把我们刀门放在眼里了是吧!”

  “你们吵什么呢?”只听客栈二楼肖禹的声音缓缓传来。

  众人一见肖禹下了楼,立刻全部弯腰行礼,嘴里同时说道:“弟子拜见宗主。”

  肖禹走到黄月和邱勋雄二人中间,轻描淡写的问了句:“怎么了?一大早的喊什么喊!”

  邱勋雄恭敬的说:“宗主,弟子的小儿和这剑门的弟子切磋拳脚,结果这剑门的弟子出手极为狠毒,把小儿打成了这般模样。”说着邱勋雄指了指站在自己身边的邱枫溪。

  黄月刚想开口反驳,只见肖禹不耐烦的摆手说:“你们剑门、刀门的事等回去之后让鹏师兄定夺,实在不行留给掌门师兄决断,但是出门在外有什么事都要给我压着,听到没有?”

  黄月、邱勋雄二人也不再说话,只是恭敬的一个行礼,各自退了下去。

  肖禹跨步在前,众人跟随在后。走了没多久来到了渡口处。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只见江上来了一艘大船。王曙凌和章巍两个门主率先上船,付了一行人的船费,又给肖禹专门租了间单人的客房。众人安排妥当后各自到自己的位置休息了下来。

  船的甲板上共有两层建筑。最上层的建筑面积最小,只有几间雅致的小房。底层建筑的面积大约是甲板的一半左右,有几间大的客房,布置简单,但也干净整洁。

  船的甲板下面还有一层,这一层通体连在一块,也没什么房间,只是一个个用草席、棉被铺成的临时睡觉的地方。平时又黑又潮湿,大多那些做苦工的穷人睡得地方。

  除了肖禹一人在上层住了间小房之外;邱、王、章三位门主在底层合住了一间大房。其余所有的弟子也都住在底层的一个大房里。

  黄月放了自己的行李和黑虎剑后,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中午随便吃了点干粮,来到了船的甲板上。

  清明时节、细雨纷飞,像毛绒一般的细雨打在人的脸上感觉分外的舒服。

  黄月到了船尾伸了伸筋骨,看着长江的流水和缓缓向身后倒去的两岸江景,心情感觉放松了许多。

  正当黄月双手背于身后,欣赏两边的风景时。

  只听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喊道:“黄公子!”

  黄月猛的回头一看,居然是当初自己在古玩店遇到的金姓女子。

  黄月也有点喜出望外的微微抱拳行礼说道:“原来是金姑娘,幸会,幸会!”

  两人客气的寒暄了几句。

  只听那金姓女子突然问道:“公子可是江湖中人?”

  黄月一听愣了愣、反问道:“姑娘为何有此一问?”

  那金姓女子一笑接着说:“不为何,只是刚刚看公子和一行人共同上的船,而且你们当中有些人还手持刀剑,公子也是抱着一把长剑,所以就好奇的问了句。”

  黄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不错,在下正是三道宗的弟子。不知金姑娘芳名?”

  “小女子金玥媱,见过公子。”那金姓女子爽朗的笑了笑,对黄月说道。

  “姑娘为何在此船上,可是为游玩这春色江景?”黄月继续笑着问道。

  金玥媱摇头说:“不对,但是也对,本来是想来江西探亲,但想着与其早点回家,不如再游玩游玩,索性就没有顺江而下,而是直接沿着上游走了。”

  “对了,公子。你们江湖中人不是一向独来独往,仗剑天涯嘛,怎么你们看起来不像是想象中的那样。”金玥媱扬了扬眉毛一脸好奇的问道。

  黄月笑了笑,也没有回答问题,只是感觉没有必要跟一个普通的富家小姐说这些事。

  金玥媱又问道:“我听说你们江湖侠客和什么圣明教一直是死对头。”

  “侠客!”

  黄月听到金玥媱如此形容这些江湖门派,又想起了在讨魔大会上各门派的推脱责任、见利行事、同门相残。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股羞愧,一股不屑。

  “是啊!我等和邪教中人势不两立,多少年来一直是形同水火。”黄月语气平和的回道。

  “那你们为何将圣明教称为邪教?”金玥媱又追问道。

  黄月皱了皱眉,停顿了一会说道:“因为邪教之人多年来为祸百姓、搜刮勒索无辜的商家大户、残害我江湖正义之士。”

  “嗯,若果真如此,那圣明教的人也真是不折不扣的邪教,而且是恶贯满盈的邪教。”金玥媱抿了抿嘴低头说道。

  黄月也跟着笑了笑,继而抬头看了看两遍的景色,深呼吸了口气说:“玥媱姑娘,此时两岸美景尽收眼底,不如我二人一边看看景色,一边聊,如何?”

  “好啊!”金玥媱笑着回答。

  两人就这样站在船尾,看着缓缓经过的长江两岸的景色,天南地北无话不谈。

  可黄月发现每当自己问及其身份家庭时,对方总会不经意间的含糊其词,尽管表现的神情自然,但言语上的小心让黄月敏锐的嗅了出来。

  越是这般,黄月越是左右旁敲测听,可直到一两个时辰过后,黄月仍然不知道对方具体的身份来历。只是模糊的从对方的言语中了解到,这金玥媱本是山东人氏,家境殷实,是一个喜好四处游玩的女子。

  两人一直在甲板上聊到傍晚时分,那金玥媱才拱手告别。

  黄月见这女子举手投足之间丝毫没有富家千金的姿态,倒是和自己的杨媛师姐有些相似。于是也同样拱手回了礼,之后两人告别。

  黄月见那女子上了船的上层一间雅致小屋后,自己转身向着客房中走去。

  可没等黄月进屋,钟云从旁边一把拉住黄月,小声说道:“师弟福缘不浅哦,那女子不但相貌美艳,而是服饰穿戴好生华贵。”说着看向黄月眨了眨眼。

  黄月刚想开口说话,钟云却用手堵住了黄月的嘴巴。接着说:“诶!师弟莫要害羞,此人之常情也,换作是我就是聊上个三天三夜那也无妨。”

  接着,钟云又继续说:“不过邱枫溪那厮放了狠话,说什么此事要禀报鹏宗主,还说要提请宗主把你逐出师门之类的话。不过你不要理他,到了师傅、宗主面前我等定为你作证。”

  黄月对钟云感激的点了点头,接着转身进了房间。也没有洗漱,直接倒头睡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