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暗流涌动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600 2019.01.11 08:30

  江西南昌府,一处深宅大院内.....

  “你简直是在胡闹,竟然在九江山庄里就让那袁龙直接夺了南华派的掌门之位。”一个两鬓有些发白的中年男子对一年轻男子喝斥道。

  “爹!那洪稻实在是不识抬举,袁龙又听话又肯办事。”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十分俊秀的年轻男子回答道。

  “即便如此,你也不该让他在山庄里,当着江湖各门各派的面做着杀害同门、抢班夺权的事。”那老者又责骂道。

  “不,爹!这江湖上抢班夺权的事简直太多了,师兄弟之间、师徒之间反目成仇的数不胜数。再说了,如此一来也可以给那些小帮小派们一个警醒,加上咱们再给些银子不怕他们不会乖乖的合作。”那年轻男子笑着说道。

  “好了!以后这种大事不要自作主张,须得提前与我会知一声。”那老者说着脸色渐渐的缓和了下来。

  “对了,爹。此次各派联盟围攻圣明教居然没能攻下来,真是一群废物。”那年轻男子眼神不屑一顾的说道。

  “哼!不要忘了圣明教教众遍布全国大江南北,这些个门派都不愿意倾巢出动,尤其是三道宗、妙音宗、少林这个派可能连一半的人都没有参加讨伐。”中年男子意味深长的说着。

  “对了,还有一事孩儿不明白。爹是怎么知道圣明教的那条上山密道的?”年轻男子疑惑的问道。

  “那是爹多年前埋伏在圣明教的内应透露出来的。”中年男子回道。

  “原来如此,可惜了!今后圣明教肯定会严加把手那条密道。”那年轻男子说着摇摇头略微叹了口气。

  老者微微一笑说:“无妨,现在局势反转,是圣明教反攻的时候了。”

  那年轻男子一听立马来了精神问道:“那咱们也该反手一把,反过来给那些狗屁的江湖正派们一个透心凉了。”

  中年男子立马瞪了一眼喝道:“你先不要轻举妄动,等圣明教那边的内应传来可靠消息的时候咱们再动手也不迟。”

  “那飞雪派和啸林派怎么处置?要不要把他们……”年轻男子说着用手比划了一下。

  “千万不要,现在圣明教已经和江湖各派停战,你现在灭了那两派很容易引起江上各派的猜疑。”那中年男子立刻说道。

  “那怎么处置那两派?总不能让他们这么一大群人一直在江西待着吧。”年轻男子一脸疑惑的问道。

  “这个无关紧要,只要宁霜和顾榆这两人不要泄露出去圣明教有咱们敖家的你内线即可。”中年男子说完摸了摸胡须。

  “爹,死人是最保守秘密的!此事在那两派之中只有那两个掌门才知道。”那年轻男子说着还刻意的加重了语调。

  “嗯,这事你去办,记住千万要干干净净的,不能留一点尾巴。”中年男子说着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放心吧爹!”那年轻的男子说着起身准备出门。

  “慢着!让你妹妹也赶紧回来吧,别老是在西域那地方待着。”那中年男子对年轻男子说道。

  “那丫头喜欢住在那里,何况有她在那和鬼狐门的人合作起来也很方便。”那年轻男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和鬼狐门门主还有圣明教的内应打好招呼了,西域的生意暂时还没什么危险。”那中年男子果断的说道。

  “那好,我给她写封信,让她立刻回来。”那年轻男子说完也不停留,径直走了出去。

  仍旧是那个深宅大院内,当晚深夜……

  那中年男子在一间小客房内坐着,屋内摆了满满一桌的酒席。酒桌的对面坐着两个年级约四十岁上下的男子。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飞雪派掌门宁霜、啸林派掌门顾榆。

  只见宁霜举杯笑着说:“多谢敖公子盛情款待,以及这大半年来对我等的照顾。”说完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顾榆也点头哈腰的起身道:“是啊!敖公子和敖族长可是咱们两派的恩人啊,今后但有吩咐必当赴汤蹈火。”说罢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二位掌门如此爽快,看来我敖飞厉当初没有看错人。”那年轻男子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只可惜此次没有铲除圣明教,也没有让那些江湖上其他的门派元气大伤,真是遗憾呐。”宁霜说着还叹气了一声。

  “即便如此,以敖家的势力想慢慢蚕食掉那些江湖门派和圣明教的势力也不是什么难事。”顾榆说着还谄媚的给敖飞厉倒了杯酒。

  “不错,我敖家的盐、茶、铁、酒、丝绸、瓷器、钱庄这几样哪个不是遍布全国,开枝散叶。只可惜啊!这江湖上的一些各别门派还有那个什么狗屁圣明教总是不老实,暗地里扶持一些商会、帮会和我敖家作对。否则我们也不用费这么大力气挑拨他们相互狗咬狗呢。”敖飞厉说完似笑非笑的哼了一声。

  “敖公子放心,此次圣明教和江湖各派已经结了仇,何况三十年前他们彼此也爆发过血战。眼下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不怕他们不会再咬起来。”宁霜一脸讨好的样子说道。

  “但愿如此吧!不过,敖某今日来是有件事要和二位商量。”敖飞厉转了转手中的筷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哦!敖公子是有何要事想吩咐给我二人嘛?”顾榆立马来了精神,挺直了腰杆问道。

  “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需要你们二位完成,只不过这件事你们可能不想办。”敖飞厉说完突然怪笑起来。

  “哦,不知是何事呢?”宁霜迟疑的问道。

  “眼下圣明教密道一事已经暴露,这件事绝不能让江湖上其他的门派知道是我敖家在圣明教安插了内线所得到的消息。还有,你二派故意撤走,放那圣明教援兵围攻各派联盟的事也不能让任何门派知道是我敖家给你们下达的命令。”敖飞厉表情自然的对两人说道。

  “这是自然,我二人就是再糊涂也不会敢这种事!”宁霜笑着说道。

  “是,眼下你们当然不会说。可难保哪一天你们被那些江湖同道们给逮住了,到时候问罪你们当初为何不辞而别留下他们被邪教包围……万一你们又……”敖飞厉话到一半就停住了,歪着嘴看向两人。

  “敖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现在还想毁约不成。别忘了咱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惹急了我二人,到时候我二人把你干的这些丑事抖出去的话……哼!说不定江湖各派会和圣明教联起手来干你们敖家。”宁霜突然变了脸色,恶狠狠的说道。

  敖飞厉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说道:“看看吧!我说嘛,这个时候你们就想着威胁我敖家了,以后可还怎么得了。”

  顾榆把桌子一拍,怒道:“小子,你别想过河拆桥的事,别真以为你敖家就能一手遮天了。”

  “一手遮天倒不至于,但是让你二派在江湖上消失还是轻而易举的。”敖飞厉毫不在意的说道。

  “哦?你敖家有两个臭钱又怎样,难不成还想杀了我二人?”宁霜不屑一顾的说道。

  “你猜对了,我就是想让二位从活人变成不会说话的死人。”敖飞厉说着冷笑了起来。

  “敖公子何来的信心?眼下你我相隔不过寸步之间,就不怕我先让你变成死人?”顾榆讥笑道。

  “呵!取你二人性命何须劳师动众,来啊!把兵器给他二人。”敖飞厉说着拍了拍手。

  顿时从门派走进来两个彪形大汉,一个人双手各拿了一把刀、一把剑,另一人手上拿着一杆通体银白色的长枪。

  “二位,这是你们最趁手的兵器,我给你们顺带拿来了,请把!”敖飞厉说着拿起长枪走出了房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