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秘禁之谜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987 2018.11.19 08:05

  黄月记下“韩青樾”三个字后,又继续搜寻了一番。这右侧的茅草屋除了一个灵堂、一个蒲团、一个书柜之外也没什么别的东西了。

  眼看时间还早,黄月细细的又找了一遍。就在大失所望时,突然在灵堂后面屋顶上看到一个有些发霉的青色香囊。

  黄月站到桌上把香囊拿了下来。只见那香囊早已破旧,而且发出一股难闻的霉味。

  黄月细看一眼,发现香囊上还绣了个“玲”字。

  “香囊多为女子饰品,这香囊主人的名字里应该有个‘玲’字,而且很有可能就是这‘韩青樾’的妻子。”想到这里黄月又捏了捏香囊,顿时感觉里面似乎有一个硬硬的东西。

  黄月来不及细看,把香囊往腰间一放。又搜寻了一会,最后发现实在是什么也找不到了。只得沿着原路返回,在天亮之前回到了自己禁闭的小屋。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十五日禁闭期也满了。

  走出小屋后黄月顿时觉得清晨的阳光格外的刺眼。黄月闭上眼睛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抖了抖肩膀,走出了禁闭殿向着兵宗的方向走去……

  “哎呦!老弟你终于回来了。”

  黄月刚踏进四合院,钟云立马跑上来热情的说道。

  黄月点点头装作十分疲乏的样子进了自己的小屋。进屋后,黄月拿出香囊用剑轻轻的在上面划了一个小细口。手指伸进去,摸了摸从里面拿出一张很小的纸条。

  那纸条早已发黄,但是上面的字迹还仍然可以辨认。随后黄月又在香囊中摸出一个看似和桃核差不多大小的珠子。

  黄月拿起纸条凑上前去,只见纸条上写着六个小字。

  “许玲等我回来”。

  黄月联想之前在小屋中看到的一幕,渐渐的在脑中把这一切都串联了起来。

  “想必这许玲、韩青樾两人是一对夫妻,不知为何两人分开了,这韩青樾便留给了许玲一张纸条,许玲珍藏在自己的香囊中,后来韩青樾死了,再后来许玲作为妻子在三道宗后面的林子里为他立了牌位。”想到这里,黄月的思路似乎明朗了许多。

  “但是这和我三道宗有什么关系?”

  “这两人又是谁?”

  “这两人和那白老伯又有什么关系?”

  一连串新的疑问在黄月心中铺开。可黄月对这些新的问题依然是一筹莫展。

  黄月又拿起那个像桃核般大小的珠子。那珠子通红发紫,明显是上等的紫檀木做的。

  只见那珠子上密密麻麻被刻满了痕迹。黄月皱起眉头,仔细观看,猛的发现原来刻在上面的是字。

  由于珠子上的字实在是太小,看起来极为费力。有些字因为笔画较多还有些模糊。黄月便拿了纸笔,看一个字、写一个字。花了将半个时辰才把上面几百个字一个一个的抄了下来。

  黄月把抄好的文字读了一遍,一开始浑然不知。后来才发现这是一篇有关吐纳呼吸的功法。读到最后才发现还有两个字。

  “雨留”。

  这两字似乎有些多余,又读了几遍,才确信这两字并不是这篇功法的内容。

  “‘雨留’这两字又是什么意思?”

  黄月心中更是一阵糊涂,越来越多的疑问充斥在黄月的大脑中。

  最后无奈之下黄月只得把香囊洗干净了,把纸条和珠子放了回去。随后把香囊塞在腰间的内口袋里,不再理会。

  毕竟对黄月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至于其它的问题以后再说。甚至于以后能不能搞清楚这些问题,黄月也根本不关心。

  想到这里黄月看了看自己从紫檀木珠子上面抄下的吐纳功法,开始一字、一句的细读起来。

  砰!砰!砰!

  正当黄月沉浸在那吐纳功法的文字当中时,被这一阵敲门声忽的惊起。黄月赶紧收了那写满吐纳功法的纸张。理了理衣服,开了门。

  “师弟,还没歇着啊。”钟云眉开眼笑的进了门。

  黄月一看是钟云立马明白了他想干什么。于是把怀里的开山剑法、云光剑法拿出来递给钟云。

  同时说道:“师兄今晚快些摘抄,明日还我即可。”

  “好嘞,师弟放心明天卯时一刻我就还回来。”钟云接过剑谱笑嘻嘻的说道。

  黄月摇了摇头笑着说:“那到不用!卯时一刻我还在睡觉呢,你明日午时之前还我吧。”

  “诶!好。”钟云拿了剑谱迫不及待的转身出了门。

  黄月接下来的几天也不练剑,每日除了和钟云几人聊天之外,便是细细揣摩那紫檀珠子上记载的功法口诀。

  钟云本就是多嘴之人,把黄月禁闭这段时间的所有事情都说的非常详细、绘声绘色。黄月甚至都不用问,就了解的一清二楚了。

  原来进入核心弟子的人中,兵宗三人、武宗两人、气宗一人。考核的方式也很简单,三个宗主分别和自己宗内的六个弟子过招,那个弟子能完完整整的接下三招就算考核通过。

  其中兵宗只有龙放、庞震过了宗主考核,那枪门的弟子被自己的宗主鹏万里给淘汰了。

  武宗两人也只有一个名叫“陈俊”的弟子通过了武宗宗主李德昭的考核。

  气宗褚阳军也同样以深厚的内力通过了气宗宗主肖禹的考核。

  自此,三道宗共有龙放、庞震、陈俊、褚阳军、尹洁这五名预备的核心弟子。这五人将在掌门和三位宗主的亲自教导下学艺三年。三年后能达到各自门主的实力时才能出关,并且成为三道宗未来各个门主的候选之人。

  而一旦成为门主之后就能正式收徒,发展三道宗未来的第二十代弟子了。

  现在兵宗、武宗、气宗的十二位门主,也都是当年从当初的普通弟子到核心弟子、再到成为门主,一步一步的走上来的。

  黄月在听完钟云的话后,心中并没有波动。毕竟自己一开始就没打算有成为核心弟子。至于谁当核心弟子,也和自己没有太多的关系。

  不过钟云接下来说的事情确实给黄月带来了情绪上的一些波动。

  那就是枪门的王兵自从武道大会之后就隔三差五的来找杨媛,不是讨论剑法、枪法,就是邀师姐下山门游玩。有时甚至揣着四书五经来找师姐交流圣贤之道。就算是瞎子和聋子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黄月听后心中一番五味杂陈,但随即深呼了口气。心下想着自己既然配不上师姐。而那王兵又如此爱慕她,两人若能在一起,或许这对师姐来说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对自己来说若能彻底放下对师姐的非分之想,这也也许就是自己的解脱。

  黄月从此便两耳不闻身边事,一心研读那紫檀珠上的功法起来。

  按这珠子的记载,这吐纳功法有三层。第一层“服吞”、第二层“紧闭”、第三层“胎息”。越往上去,练习的难度越大、所耗时间越长。

  但黄月并不奇怪,因为他早就猜到这篇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吐纳功法,应该是就是内功心法的一种了。

  黄月想起了李苏云曾经对自己说过,练习刀剑、拳脚五年可小成、十五年可有所成、三十年可大成。可内功心法却全凭天分、缘分。若是天分绝佳、机缘得当,十年之内或可修成上乘内功,一旦练成上乘的内功,有深厚的内力作为基础,无论学习兵器、拳脚均可一日千里、事半功倍。

  但若是心性迟钝、无缘无份,哪怕苦练三十年也难以有所成。这也是为什么很少有人以内功心法为主来修武功的原因了。毕竟很少有人愿意花十几年的时间去做一件到头来可能一场空的买卖。所以三道宗气宗的人数少的可怜。

  黄月虽然对自己的天赋没有信心,但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机会获得此功法。无论说什么也要尝试一番,哪怕到最后自己什么也练不成,也不能让自己将来后悔。

  于是每日清晨、黄昏、深夜三个时段,黄月开始着手练习这吐纳功法的第一层:“服吞”。

  这一层主要讲的是吐呼纳气的方法。黄月依照着功法所述分别以:吹、呼、嘘、呵、嘻、呬的方法开始练习起来。同时按照功法口诀的记载将吐纳练气时所形成的气流逐渐汇聚出来,游走在小腹处。

  这层功法所记的吸气、呼气的方式,和平常人在自然状态下呼吸的方式大有不同,一开始练习时黄月经常感到呼吸不均、甚至头晕犯困的情况经常发生。

  但黄月还是坚持了下来。每日清晨雄鸡报晓前的一个时辰、傍晚斜阳余辉前的一个时辰、深夜群星璀璨时一个时辰。

  或是在自己的房内、或是在大树荫蔽下、或是在长江岸边,风雨无阻、雷打不动。有时甚至一坐就是大半天的时间,除了头发随风飘动外、黄月整个人就像是雕塑般的凝固在了那里。

  时光匆匆,眨眼便又是一年过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