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1章 意外访客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532 2019.01.28 12:03

  智武把香囊递过去说道:“今早比武时,贫僧抓住施主的腰部,不小心刚好抓到这香囊。随后一掌将施主打退后,这香囊也就顺势被扯下了。”

  黄月接过香囊,心有余悸想到:“好在当初自己把那记载吐纳功法的珠子给拿了出来,这香囊里如今只剩下那张小纸条了。”

  “请问施主大名。”

  “在下黄月。”

  “黄施主,可认识许玲?”

  “不认识。”

  “那这香囊从何而来呢?”

  “无可奉告!”

  ……

  “此事于在下十分重要,还请小施主告知,贫僧感激不尽。”智武说着向黄月深深的一个鞠躬。

  “大师若先说与你有何干系,晚辈再考虑是否要告知,毕竟这对晚辈来说也一样十分重要。”黄月起身往后退了一步谨慎的说着。

  智武说罢长叹一声,眼中红润起来。接着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和黄月手上几乎一摸一样的香囊出来。上面也绣了一个字。只不过智武拿出的香囊,上面绣的字是“木”字。

  “小施主,你看!”智武说着把自己的香囊也递给了黄月。

  黄月仔细比对了一番,发现这两个香囊无论形状、样式、颜色、绣字的大小几乎完全一样。而且香囊也掉色严重,更无任何香气,绝不可能是临时仿制出来的。

  “实不相瞒,其实贫僧本名唤作‘许木’,小施主手中香囊的主人‘许玲’正是在下的家姐。贫僧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曾见过她了。”智武说着眼角不觉的流出了泪水。

  黄月对智武的这一番话感到十分的惊奇,同时也带有一丝不可思议。

  “大师,晚辈冒昧的问一句,这许玲是否曾经是我三道宗的弟子?”黄月好奇的问道。

  智武点点头,开始娓娓道来:

  “不错!当年三道宗的上代掌门清灵道人游历四方之时,曾与家父相识甚觉有缘。便要收贫僧为入门弟子。可贫僧当年还只是一个孩童、又体弱多病,家父不曾舍得。那清灵道人便收了家姐作为自己唯一的一个入门女弟子。”

  “又过了几年,在下病疾缠身、性命难保。家父带着在下遍访名医,后来辗转来到了少林。那时少林方丈厄难大师和达摩院首座厄刑大师,两位高僧慈悲为怀。不仅合力用易经洗髓经为在下治病去疾,方丈厄难大师更是收我为佛门弟子。”

  说道这里智武早已是泪流满面,双手合十、望空一拜。

  “后来呢?”黄月继续追问道。

  “后来,我便在这少林留了下来。直到三十年前家姐上山见我一面,从此再无音讯!”智武说着擦了擦眼泪。

  “那大师您的意思是说,许玲和我三道宗的鹏宗主、李宗主、肖宗主、刘掌门,他们都是同门师兄弟姐妹?”黄月诧异的说道。

  “正是!不过家姐入门最晚,是小师妹!”智武回答道。

  “那韩青樾是何人,大师您知道嘛?”黄月突然想起了那茅草屋内灵堂前的牌位,继续追问道。

  “韩青樾?贫僧并不认识。”智武摇摇头,不明就里的说道。

  黄月失望的叹了口气说:“大师,关于这香囊我可以告诉你是怎么来的,但是大师您千万要替在下保密!”

  “贫僧绝不告诉第二个人!”智武立刻眼神坚定的说道。

  “我三道宗后山有一处禁地,是一大片密林。那密林中央处有三间茅草屋,我就是在那屋内无意之中找到这香囊的。”

  “茅屋内可有人住?”

  “没有,而且灰尘满满,看样子应该多年无人居住了。更奇怪的是,我从来没听说过三道宗有过许玲这个人。”黄月耸了下肩膀说道。

  “家姐是贫僧在世上唯一的至亲之人了。虽说遁入空门,不该再留念俗世诸般情感。但血脉亲情犹在,贫僧此生只想再见一眼亲人!”智武说着低头含泪不语。

  “我三道宗肖宗主就在贵寺,大师为何不直接问他。想必自己的师妹当年怎么消失了,肖宗主应该知道一二才对!”黄月疑惑的说道。

  智武苦笑着摇摇头说:“贫僧当年又何尝没有写信到贵派打听,只是贵派掌门的回信中只说鄱阳湖大战后家姐从此失踪、再无踪迹可寻了。”

  “鄱阳湖大战!晚辈也听家师说过,听说是当年武林各派合力围攻圣明教,在鄱阳湖湖畔的一场激战!”黄月好奇的说道。

  “不错,那一战贵派的前任掌门清灵道人带着三道宗现今的刘掌门、三位宗主、还有家姐;妙音宗前任掌门、还有现任的妙音道人,我少林的厄字辈、智子辈也都有派人参与。”智武在一旁说道。

  “那大师您的姐姐有没有可能已经战死了?”黄月小心的说道。

  “当年那一战我年纪尚轻。而且病痛缠身正在少林练功治病,所以并未参加。战后的确失踪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家姐。但我一直不相信,至今还抱有一丝希望。”智武眼神空洞的说道。

  黄月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别人,只好愣在一旁,呆呆的看着智武。

  许久,智武才缓缓起身。

  垂头丧气的说道:“天命无常,万法皆空。一切随缘而至,再随缘而安吧!”

  说完智武又转身看了看黄月,说道:“小施主,你小小年纪内力如此雄厚,真是世间少见啊!”

  “大师过奖了!晚辈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三道宗第十九代弟子罢了。”黄月谦虚的说道。

  “少侠能接下智行师兄一记金刚掌,又挨了贫僧一记般若掌。可仍然面色如常、谈吐自若,就是本门的罗汉武僧也难以企及!”智武颇具赞叹的说道。

  “那也是智行大师心怀慈悲,智武大师您手下留情,否则晚辈焉能活命!”黄月恭敬的说道。

  智武微微一笑说:“据贫僧所知,三道宗分兵宗、武宗、气宗,小施主应该是兵宗剑门的弟子吧?”

  黄月皱了皱眉说:“正是!晚辈乃兵宗剑门弟子。”

  “那看来小施主真是世间奇才啊,想必一定是尽得肖宗主真传了。”智武看着黄月,会心一笑。

  黄月一听顿时慌了神,一旦这智武和肖禹两人一通气,自己的秘密都会暴露出来。到那时自己就是再怎么会编,也不可能糊弄过去了。

  “智武大师,晚辈……”

  “诶!贫僧只是感叹英雄辈出、并无他意,少侠莫要慌张。”智武微微的笑着说道。

  黄月心中忐忑不安的上下打量着智武,心中不停的盘算着。

  “佛缘、佛缘,因缘而聚、因缘而起;我因缘而入佛门、施主你因缘而得此物,万法缘生、皆为缘系。小施主,贫僧有一夙愿!恳请小施主看在你我有缘相识一场,替贫僧了此一愿!”智武双手合十、躬身说道。

  “大师请说,但力所能及、绝不推辞!”黄月回复道。

  “贫僧恐怕今生再也见不到家姐了,这两个香囊小施主都拿着吧。若是上天眷顾,小施主将来能遇到家姐,请小施主把贫僧的香囊拿给她看,贫僧在香囊内留了句话给她。”智武说着指了指黄月手中那个绣着“木”字的香囊。

  黄月点点头说:“倘若许玲前辈还活着,倘若晚辈有一天能得知她的去向,晚辈一定为大师把香囊送到。”

  智武感激的说了声“多谢”,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薄薄的小本子递给黄月。

  黄月纳闷的接了过来,借着微弱的灯光仔细看了看。只见那小本子上赫然写着三个歪歪扭扭,但极具震撼人心的狂草大字!

  “龙爪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