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血溅会场(二)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639 2018.12.09 10:00

  洪稻此时见自己已经完全落入了对方的圈套,也开始不顾一切的朝着周围的南华派弟子狂砍起来。

  “你们这群叛徒,我南华派哪怕一个弟子不留,也要杀光你等欺师灭祖之徒!”

  洪稻此时就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一般,口中不停的咒骂着,手中的剑也不停的挥舞着。

  那些弟子们明显和洪稻不在一个档次,个个都难以接住洪稻数招。但是好在人多,轮番抵挡之下也没有显露出败相。反倒是洪稻此前大战了百招之后,体力不济,没占到什么便宜。

  数十招过后,那洪稻忽然觉得头昏沉沉的。双腿也开始发麻,不听使唤。一个趔趄差点倒下,好不容易才用长剑插在地上支撑住了自己的身体。

  众人只当是洪稻体力耗尽,难以站立。可黄月却逐渐皱起了眉头。

  “这洪稻不仅腿脚发软,而且眼神迷离,每剑砍去,剑锋足足偏了好几寸,这和之前的精准表现差了许多。整个给人的柑橘既像是体力不支,但又好似喝醉了酒一般!”黄月看在眼里,心中不停地打着转转,疑惑不已。

  “难道!是那匕首上涂了药!”

  想到这里,黄月只感觉浑身上下好像被人浇了一桶冰水一般,从后脊一直凉到脚跟。

  毕竟自己当初在河南金威镖局时也有过类似的中毒经历。当时就感觉到明明一个人站在前方,可一剑砍去差了好几寸。大脑昏痛、双脚发麻、难以站立,如果不用力皱起眉头甚至看不清楚眼前的东西。而此时,这洪稻的表现和自己当初几乎没什么区别。

  就在黄月感到不可思议之时,那洪稻再也支撑不住了,手一软长剑倒地,人也跟着倒在了地上。

  那袁龙露出一丝阴险的微笑,顺手拿起一个弟子的长刀,对着洪稻一刀砍去。

  “住手,万万不可伤人信命啊!”那敖锦见状立刻跑了出来,想要阻止袁龙。

  可袁龙那管这些,直接一刀对着洪稻的胸前砍下。刀口划过,顿时在洪稻的胸口处留下一条几寸长的伤口。

  洪稻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手指着袁龙有气无力的说道:“卑鄙,卑鄙小人,居然……”

  “去死吧!”洪稻话未说完,袁龙一边大声吼着,一边又是一刀,顿时结果了洪稻的性命。

  众人纷纷转过头去。

  少林的僧人们也都双手合十,口中念了一声佛号。

  袁龙也顾不得手臂的伤口,立马冲到洪稻的尸体前,双手伸进尸体的怀里一通乱摸。终于摸出了一个大约有半尺长、一寸粗的木头。那木头乌黑发亮,末端还雕刻着一头张口怒目的老虎。

  敖锦走上前来一阵摇头,摆出一副苦脸说道:“袁龙兄,你们门派内部之争与我何干?这下闹出了人命,你可是害苦了我啊!”

  袁龙大笑说:“敖族长,诸位江湖上的同道都看见了,我与这洪稻比武私斗,继而弄出人命,与你敖家无关。再说本门信物已在我手上,我便是这新的南华派掌门了,讨伐邪教一事我等可重新商议。”

  敖锦无奈的摆摆手,吩咐手下的人把尸首给清理了。那些观战的门派也纷纷回了大厅,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从每个人的脸色上都能看出,除非是利益所在,否则所有人都不想掺和到别派的斗争之中。更何况这些掌门、帮主们各个都是刀口上混日子过来的人,对于杀人、尸体、鲜血已经是早已习以为常。

  因此众人坐下后,没过多久也都开始闲聊起来,大家都十分默契的岔开了话题,不再谈论此事。

  敖锦也缓慢的挪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接着一声叹气说:“老夫相邀各位前来,只为商讨如何征讨邪教一事,没想到反而出了这么严重的意外。”

  只见飞雪派掌门宁霜站起来说:“敖族长言重了,门派内斗历来常有,江湖上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南华派之事与您无关,我等可做见证。”

  “是啊!敖族长不必自责,此等意外谁人能提前预料。只不过恰巧发生在贵庄罢了。”啸林派掌门顾榆同样起身说道。

  “话虽如此,可事情终究发生在我这山庄里,叫老夫如何能心安啊,只盼将来若有人在江湖上提及此事,还望诸位豪杰能替老夫解释一二。”敖锦说着双手抱拳,向众人一个行礼。

  各派的首领也都客气的一个回礼,纷纷附和。

  敖锦接着说道:“那我们就暂且放下此事,重新回到着讨伐邪教一事。不知各位是否赞成老夫此前的提议,共同出击,一举剿灭邪教的老巢。”

  宁霜和顾榆二人率先站出,先后态度决然的表示要和邪教誓死拼杀到底。

  其余门派则开始重新沉默了起来。

  这时,肖禹不紧不慢的起身走到大厅中间,对着众人一个抱拳说:“诸位,我相信各位今天来此也都是有着一颗想和那邪教一决胜负的心而来的。”

  众人仍然是默不作声,但明显被肖禹的话语所吸引了,纷纷抬起头来看着肖禹。毕竟肖禹代表的是三道宗,无论其个人的声望还是三道宗的名气,都足以让在场的每个人对肖禹的每句话都感到无比重视。

  肖禹看了看众人接着说道:“自三十年前鄱阳湖一战,魔头张彧战死,邪教也元气大伤。这三十年来江湖上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纵然有些摩擦也不过都是无关痛痒罢了。可这三十年来,邪教一直在积蓄实力、隐忍不发。无论是两京,还是山东、河南、陕西、山西、福建、湖广,全国到处都是邪教的分舵,各位难道心里不知嘛!”

  众人听到这里,又重新开始议论了起来,都纷纷表示赞同。

  肖禹双手背后微微一声叹息:“可惜我等江湖义士至今仍然一盘散沙,对此漠不关心。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家师尚在人世时,我跟随他老人家一路上看到那邪教之人肆意屠杀我辈江湖儿女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这时,大厅里众人议论的声音更加嘈杂起来,所有人都开始说起曾经邪教是如何与江湖上其它的门派交战、厮杀的,又是如何与其它的门派抢地盘、相互驱赶的。

  肖禹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诸位,我今天就能告诉你们一个确切的消息,那就是邪教已经开始在江南、中原一带制造事端了,而且是灭门灭派的惨案。如果各位仍然觉得事不关己的话,那么下一步是那一派遭殃,恐怕就只有天知道了。”

  这时,会场上大大小小的十几个门派顿时像炸了锅一般,从掌门到弟子都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因为谁都知道,邪教就算是开战,也不会先进攻少林、三道宗、妙音宗这三个大的门派。要灭也是挑选那些门人稀少,而且毫无名气的门派下手。

  果然,过了一会有几个门派纷纷站了出来表示一定要和邪教斗争到底。

  其中中原、江南一带的几个小的门派更是言辞激愤的表示要与邪教血战到底。

  敖锦面露喜色,看向智行。

  智行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还是那句话,只要是于武林正道、百姓苍生有福祗造化的事,我少林绝不会置之不顾。”

  敖锦笑着点点头,又转向妙音道人:“妙音大师,不知意下如何?”

  妙音道人微微把身子一倾说道:“既然诸位同道有此杀贼之心,那我也不好冷了大家的热情。”

  敖锦一拍手,高兴的说道:“既然三位都已经同意了,那诸位还有什么疑虑,我等剿灭邪教在此一举。”

  这次,那大大小小的门派也都不在沉默,全部起身宣布参加这讨伐邪教一事。

  敖锦也起身挥手道:“既然诸位豪侠都同意了,那么今天我们就先到此为止,明日再仔细商量对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