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拜入山门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763 2018.11.05 12:13

  五日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这一日剑门在道场的一个大厅中简单的摆设了一番。剑门三十多位弟子列为站在大厅两旁,大厅上座端坐着郭振涛、李苏云、陈仁和三位剑门的门主。黄月跪在大厅中间。其中李苏云坐在中间的位置和蔼的看着黄月。

  “时辰到,行拜师礼。”钟云高声喊了一句。

  黄月手捧一碗清茶,面向李苏云恭敬说道:“弟子拜见师傅。”

  李苏云接过茶碗喝了一口,笑道:“好,自今日起你便是我三道宗的弟子了,我剑门共有三位门主,见过你郭师叔和陈师伯。”

  黄月同样转身向那郭振涛和陈仁和鞠躬行礼到:“拜见郭师叔、陈师伯。”

  郭振涛笑着说道:“看来你小子还真是和我三道宗有缘啊。”

  而那陈仁和却是一言不发也不看向黄月,只是略微点了一下头。

  “好了,你今日既已拜入师门理应学习武艺,之前可有学过什么功夫?”李苏云放下茶碗说道。

  “弟子从未学过任何功夫。”黄月回道。

  “那好,为师这里有碧波剑法、追身剑法、大夫子剑法三套,这三套剑法各有玄妙,你可翻看挑选一个。”李苏云说着拿出三本剑谱放在黄月面前。

  黄月想起了钟云和他说的飞剑术,挠了挠头说:“弟子想学飞剑术。”

  “飞剑术?”李苏云皱了下眉头不解的说道。

  黄月接着说道:“就是练成之后能够御剑飞行、凌空操剑的剑法。”

  黄月说道这里两旁的剑门弟子纷纷捂住嘴巴,可碍于三位门主在此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憋的满脸通红、浑身颤抖。那郭振涛身为门主倒是无所顾忌,一听立马哈哈大笑起来。

  李苏云也苦笑了一下说道:“月儿,天下间哪有不用手就能控制兵器的功夫,这些都是市井小民幻想中的仙人之术。你年纪轻轻可不要整天胡思乱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习武要踏踏实实,容不得半点异想天开。”

  随后,李苏云把碧波剑法扔给黄月说道:“这本碧波剑法通俗易懂适合你这种没有根基的弟子入门练习,你要好生苦练遇到困惑不解之处可请教同门师兄弟们,我会找时间来考考你的。”

  李苏云沉吟了一下说道:“若是你学艺进步很快,今后也可以向你郭师叔、陈师伯学习新的剑法,我三道宗向来不因循守旧。”

  黄月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随后李苏孙和另外两位门主对其余的剑门弟子也告诫了一番,随后便走出了大厅。就在三人前脚离开大厅不久,顿时大厅内那些剑门的弟子们再也忍不住爆发出了一阵大笑。

  “师弟莫不是要寻那修仙之道?”

  “师弟你莫非是冲着那以气御剑的飞剑术来我三道宗的?”

  “师弟果然是报复不浅,此等神功一成就是千军万马也只能灰飞烟灭,随便当个皇帝还不是手到擒来。”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起来,那笑声愈发的响亮起来。黄月此时才回过神来知道钟云此前是跟自己开玩笑。黄月看那钟云笑的捂着肚子满地打滚,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此时黄月才明白钟云之前是跟自己开玩笑的,不禁也苦笑了一下。

  当晚钟云来到黄月房内,手里拿着一件蓝色上衣,一包柑橘,笑着说道:“黄师弟,为兄也就是和你斗斗乐子,千万别往心里去啊!”说罢把上衣放在黄月床头。

  黄月也笑着说道:“师兄那里话,至少师弟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些仙法道术都是飘渺虚无的东西,今后不会再被他人误导了。”

  “是是是,师弟说的不错,这包柑橘一点心意,就当师兄给你赔罪了。”钟云说着把柑橘放在了桌子上。

  “那就多谢师兄了。”黄月点点头收下了橘子。

  黄月心中明白,钟云虽然跟自己开了个大玩笑,可实际上他内心并没有丝毫要取笑自己的意思,就连那些其余的剑门弟子也大多只是玩笑言语,并没有故意要欺负自己。恐怕也是因为三道宗规矩颇多,平日里师傅们又没什么好脸色,都是板着脸,一本正经的样子。所以这些师兄弟们,尤其是性格活泼的更觉压抑,总是想在略带呆板的生活中找一些乐事,放松一下。黄月在他们脸上的笑容里看得到的只是开怀大笑,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讥笑夹杂在其中。

  接下来的几天里,黄月除了例行的打扫卫生、洗衣做饭、砍柴烧火这些琐事之外便是研究那本碧波剑法,上面画着一些剑招的图片,也配有一些文字,每当黄月对剑谱上的文字有不解的地方都会请叫住在同一个四合院的李海、李林兄弟倆。李氏兄弟二人总是知无不言的耐心给黄月解释。

  至于钟云更是积极主动,经常对黄月说:“老弟啊,这碧波剑法简单的很。你要是有不懂的只管来找我,我立即示范给你看。”说完就拿着剑比划几招,也不管黄月问还是不问。

  可不知为何黄月几乎对剑谱上的每句文字都不理解,有时甚至让别人解释的越发糊涂。黄月也曾想找那唐白请教一番,但那唐白要么闭门不出,要么找不到人,似乎压根就看不到他在练剑。

  这一天,黄月正在屋内揣摩一句剑谱上的口诀,只听四合院里钟云调皮的声音说道:“杨师姐,你可算回来了,我当你回老家遇到如意郎君舍不得回来了呢。”

  这时门外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笑着说道:“猴子,等我真遇到如意郎君时,你可要准备好一百两银子的礼金啊!”

  钟云假装哭丧着脸说:“师姐,那您还是当一辈子老姑娘,不要嫁人得了。”说完只听得外面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和钟云求饶的哀嚎声。

  随后听到李海、李林、唐白分别和那女子打招呼的问候声。

  只听那女子好奇的说道:“听说师傅新收了一个弟子,是一个才十七岁的少年。”

  黄月听到这里,打开房门走到院子里向那女子低头说道:“师弟黄月,见过师姐。”

  只见那女子的确如钟云所说,身材修长,个子丝毫不比一般男子矮,宽肩长臂、高鼻大眼、眉清目秀,身穿一副蓝白相间的上衣、蓝色长裙、脚穿着千层底的绣花布鞋,给人一种清爽美丽的感觉。

  那女子笑着说道:“同门之间不用这么客气,师傅又多了一名弟子真是太好了,这院子里又能多填满一间屋子了。”

  钟云跟着说道:“是啊,剑门三十多位弟子郭师叔一人就收了二十多名,咱们师傅和陈师伯都是轻易不收徒,结果陈师伯到现在就只有三个徒弟,咱们师傅算上新来的小师弟也就六个人。

  “这有何不好?,如此这四合院里岂不是更为清静。”唐白在一旁说道。

  “我叫杨媛,比你大四岁。虽说比李海、李林两位师弟要小两三岁,但是入门最早,所以算是你大师姐了。”那女子微笑的对黄月说道。

  “是,见过杨师姐。”黄月低下头不再看杨媛,轻声说道。

  杨媛见黄月这般模样,只当是黄月腼腆害羞,所以只是一笑。

  随后又跟众人说道:“我此次探亲来回差不多将近一个月了,今天刚回待会还要跟师傅他老人家知会一声,各位师弟我先告辞了。”杨媛说完穿过四合院走了出去。

  黄月等人也各自散开,各忙各的去了。黄月回到屋内脑中满是那杨媛的样子,尽管黄月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可在自己家乡也见过不少同龄段的少女,但却从未像今天这般把一个人的身影在脑中不断闪烁,把一个人的声音在耳旁来回响起。黄月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多想,随后拿起剑谱又研究了起来,可心境怎么也静不下来。但是转念一想此女若果真像钟云师兄所说那样是一个心胸狭隘、霸道泼辣之人,那不如避而远之不要接近的好。可钟云已经骗过自己一次了,再说这杨师姐也不像是其所说之人,难道这也是钟云师兄跟我开玩笑嘛。算了不管那么多了,总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其这般胡思乱想,不如静观其变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