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步入山门(二)

碎梦神剑传 纸凤 3397 2018.11.03 09:59

  李苏云、郭振涛二人带着黄月,大步向着三道宗山门走去。

  黄月远远的看到三道宗大门前地势平坦开阔,足足有数十丈见方的地面全是用平整光滑的石板铺成。

  至于三道宗的大门更是有八尺高,一丈二尺余宽,门前右侧竖着一块六尺长、两尺宽的巨大石碑。石碑上书两个狂草大字“解兵”。更令人震撼的是这两个狂草打字不是用笔墨所写,像是用兵器硬生生砍出来的一般。

  走到三道门的大门前,黄月抬头看到宗门上方横着一块长匾,匾上写着“三道宗”三个大字。

  只见那李、郭二人脚步不停,走入门去,黄月紧跟在后。一路上所有的三道宗弟子见到李、郭二人均是立身站好,口称:“拜见门主。”

  三人走过十几个通道,数十间院舍,最终在一间大殿处停下。黄月不禁心中暗暗惊叹这三道宗的气派。

  “好了,你在此处等候,我二人稍后再给你安排。”李苏云对黄月说罢,便和郭振涛二人进了大殿。

  李、郭二人进入大殿,向着一个身穿白袍的背影鞠躬行礼,恭恭敬敬的齐声说道:“弟子拜见师傅。”

  “嗯,苏云、振涛你俩回来啦?”那白袍背影的老者轻声说道。

  “是,弟子二人此番扬州之行所获情报颇多,还与那邪教中人激战了一番。”李苏云答道。

  “好,那武宗的两名弟子去河南没过些时日就回来了,一无所获,你二人此番既然收获不少邪教情报,那就等明日掌门召见时再详细禀报吧!”那白袍老者依旧没有转身,继续说道。

  “是,弟子明白。”李苏云和郭振涛两人回道。

  “门外站着的是什么人?”白袍老者好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启禀师傅,此子是我从扬州带回来的,我见此子秉性不错,性情亦坚,所以就自作主张把他带回,若他能通过山门考核,便收他为弟子。”李苏云说罢便朝门外的黄月招了招手,示意他进门。

  黄月赶紧低下头,跨入殿内,走到李苏云背后向那白袍老者一拜,随后站在一旁。

  此刻,那白袍老者才缓缓的站起身来,慢慢的转过身子。黄月一看这老者年纪约莫六十岁上下,头发黑白相间,一缕长髯、双目清明、身长中等、体型消瘦,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那老者开口道:“那好,明日你向掌门汇报之时把此子的事也顺带提一下吧!”说罢便走出了大殿。

  “弟子恭送师尊。”李、郭二人面向老者的背影同时开口说道。

  随后,那郭振涛也和李苏云相继拱手道别。李苏云转身带着黄月来到一处四合院子。那院子里的三道宗弟子早已排队站好,李苏云刚踏进院子,那些个弟子们齐声喊道:“参见门主。”

  李苏云对黄月说道:“这些都是我剑门的弟子,今晚你就先住在这里,明日自会有人带着你随我去见掌门师伯。”

  “是,弟子……”黄月话到嘴边便立马收了回来,重新说道:“是,知道了。”

  李苏云指了指其中的一个人说道:“钟云,你先带他下去休息,明日由你带他去三霄殿,明白了吗?”

  “弟子明白了。”那叫钟云的青年男子恭谦的说道。

  李苏云嗯了一声,走出了四合院。

  钟云走到黄月身边笑着说道:“这位兄台,随我来吧。”

  黄月点了点头跟着钟云走了过去,背后传来一阵阵议论之声。

  “敢问兄台高姓大名?”钟云客气的问道。

  “在下黄月。”黄月同样客气的回道。

  “黄兄可是李门主新收的高徒?”钟云继续问道。

  黄月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不是。”

  “哦,可能尚未过师门考核,不过明日过后说不定你我就成同门师兄弟了。”那钟云说着便把黄月带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屋。

  黄月双手抱拳礼貌的说道:“如此便呈钟兄吉言了。”

  “哈哈,那好,黄兄暂且休息吧,明早巳时一到,我就来喊黄兄,带你去三霄殿面见掌门师祖。”钟云拱手说道。

  “如此有劳了。”黄月回礼道。

  随后那钟云转身离开房屋,黄月关了门。连日的赶路已经让他筋疲力尽,此刻再不想动弹分毫,直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黄月直睡到第二天钟云敲门方才起床,那钟云带着黄月洗漱了一番,又吃了点早饭,随后两人走了一刻钟的时间来到一处气势磅礴的大殿。黄月见那大殿门上赫然写着“三霄殿”三个大字。

  “好了,这里便是三霄殿了,黄兄在此等候我去禀报。”钟云说完,也不等黄月答话,便走进殿内,不一会儿便出来对黄月说道:“师傅说你可以进去了。”

  黄月整了整衣服推开门进了大殿。只见殿内空荡荡的,大殿中央摆着一个诺大的椅子,上面端坐着一个身披紫袍、脚穿青色长靴、体型略胖、身长中等、年龄大约六十左右的老者,手持一根细小的乌木棍子,神情怡然的看着黄月。

  在那身穿紫袍的老者旁边,坐着两位白袍老者,其中一个正是黄月昨日见到的那位李、郭二人的师傅。还有一位白袍老者身型高大魁梧、面貌气宇轩昂、双目炯炯有神,一副不怒自威的神情。看年龄差不多也是六十岁左右的样子。

  站在这三位老者下面、大殿中央处的正是李苏云、郭振涛二人。同时大殿两边还各站了几个年龄和李、郭二人相仿的中年男子。各个看起来都是威武雄壮,一副宗师的气派。

  黄月此刻被这阵势惊的有些紧张,但依然强忍住了下来,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一副自然的样子。

  李苏云见黄月进来了便对黄月说道:“这便是我三道宗的掌门师伯和武宗的李师叔还有我兵宗师尊,还不快快行礼。”说完目光分别看向了那紫袍老者和两位白袍老者。

  黄月一听立马向坐在大殿上方的三位老者深深的鞠躬一拜。

  李苏云继续说道:“这两旁分别是我兵宗、武宗的诸位门主,快快见过行礼。”

  黄月同样向两边各自拜了一拜。

  那大殿中央身穿紫袍的老者开口说道:“苏云,这便是你带回来的弟子?”

  “回禀掌门师伯,此子的确是弟子带回来的,但尚未经过考核还不是我三道宗的门人。”李苏云拱手答道。

  “哦,好。听说你叫黄月?”那紫袍老者看着黄月和蔼的问道。

  “是,晚辈黄月。”黄月弯腰行礼答道。

  “今年多大年纪,那里人氏?”那紫袍老者继续问道。

  “晚辈今年十七,扬州人氏。”黄月本想如实告知自己乃是凤阳人氏,可想到江湖如此险恶,为了不殃及家人,同时李苏云虽然在凤阳见过自己,但同样在扬州也见过自己,到时只需说自己是去凤阳跑马赶车便是。于是把自己的祖籍从凤阳府说成了扬州府。

  紫袍老者点了点头,转头向那李、郭二人的师傅,说道:“鹏师弟,苏云千里迢迢把人带来,我也不好再将他拒之门外。此子是去是留,就由你兵宗全权决定吧,我就不再考核了。”

  那白袍老者随即点头说道:“多谢掌门师兄好意,如此稍后再容我和苏云交代一下吧。”

  那紫袍老者点了点头,面向所有人说道:“此番苏云、振涛二人的扬州之行你们适才也知晓了,那邪教中人此次受挫,想来必定对我三道宗是怨恨在心,你等回去后要好生告诫山门弟子们,让他们今后行事小心,不要轻易暴露行踪,以免邪教妖人寻思报复。”

  “我等谨遵掌门之命。”那大殿之内的众人齐声说道。

  “好了,若无他事,今日大会便到此为止吧!”那紫袍老者说罢起身向三霄殿殿内走去。那两位白袍老者也起身准备出殿,两旁的那些门主更是早已迈出三霄殿门外。

  黄月走出大殿,站在大门旁边,一动不动的等着。

  此时,李苏云走向那黄月昨日见过的白袍老者面前,说道:“师傅,您看此子如何安排是好?”

  “掌门师兄虽让我兵宗自行处理,可我三道宗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让人拜入山门的,你就先把他安排到自己门下吧,若是他天资过于愚钝或者油头滑脑不肯苦学,再或者受不了这学艺之苦那就让他自己回家吧!”那白袍老者轻声道。

  李苏云赶紧恭敬的回道:“是,弟子明白了。”

  片刻,李苏云走出大殿,对黄月说道:“你暂时入我门下,但只是暂时,倘若你天资太过愚钝不适合习武或者油头滑脑不肯勤学,再或者受不了这苦,你就自行回家吧。”

  “是,弟子知道了,弟子定不辱命。”黄月激动的说道。

  李苏云其实心中明白,掌门师伯是不愿驳师傅的面子,可又不能以掌门的身份收下一名不经考核的外人,破了山门规矩。所以名义上让兵宗自行决定实则是卖一个人情给自己的师傅。而自己的师傅又不好把自己千里迢迢带来的人拒之门外,也不好在未经掌门明确表态的情况下轻易说出是去是留的话语,所以把这皮球又踢给了自己。因此这件事只要自己同意,无论是掌门师伯还是自己师傅都不会过问。更何况只是收一个山门弟子,对于他们来说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事。

  李苏云把黄月带到兵宗练武休息的道场,吩咐钟云说道:“从今天开始他就是咱们剑门的小师弟了,你先把这山门的规矩、情况都一一告知于他,五日后便是正式收徒,到那时我再传他剑法。”说完便离开了剑门道场。

  钟云低头称是,随后依然把黄月带到那间偏僻的小屋,让黄月正式住下了。

  “黄师弟,恭喜入门,你今后便住在这里,稍微整顿一下,等到用饭时,我再来找你。”钟云笑着说道。

  “如此有劳钟师兄了。”黄月礼貌的回道。

  钟云抱了抱拳,便转身离去。

  黄月走进小屋,把包袱放下,躺在床上,心中的石头算是落地了,不觉的开始对三道宗向往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