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戏鱼之说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180 2018.12.18 08:29

  端午节过后,天气逐渐热了起来。这一日,李苏云等五人来到一处河边准备休息。

  五人找了个河边一棵大树下,李苏云在树根下找了个干净的地坐了下来。黄月等四人也都席地而坐。

  就这杨媛、黄月二人打开包袱准备拿出干粮和水时,钟云突然说道:“此时节吃鱼甚好,不如我们抓两条鱼来吃。”

  杨媛一听也跟着说:“好啊!就抓来烤着吃。”

  李苏云也笑着点点头:“也好,免得你们总是吃这馒头、烙饼,嘴里没有滋味。”

  四人都高兴的来到河边,那河水流不急不缓、不浅不深,二丈余宽。四人随便拿手中的剑削了几根木叉。

  黄月、钟云、唐白三人脱了靴子、卷起裤腿、赤足下了河。河里的鱼虽然不多,但好在水不是十分浑浊,偶尔能看清几条鱼在水里静静的游着。

  三人下了河后,一动不动的站了一会,果然几条鱼慢慢的游了过来。唐白抓住时机一叉过去,正中鱼腹,接着把鱼往岸上一扔。

  杨媛在岸上早已准备好,接过鱼往地上一摔,打晕了鱼之后快速的用剑把鱼清理了干净。

  三人时不时掷出手中的木叉,不到半个时辰就叉了将近七八条鱼。

  杨媛把鱼清理干净后,使枝条串了起来,又架了个支架。几人拾了些柴火,把鱼烤了起来。

  没过一会,鱼烤熟了,杨媛先摘一条递给了李苏云。

  李苏云接过鱼,笑着说:“你四人每人能否说出一句有鱼的诗词来?”

  唐白一笑,嘴里当即说道:“夕阳长送钓船归,鳜鱼肥。”

  黄月想了想跟着说:“一尺鲈鱼新钓得,儿孙吹火荻花中。”

  杨媛皱了皱眉也想了一会说:“羁鸟念旧林,池鱼思故渊。”

  钟云挠了挠头,憋了半天吞吞吐吐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几人一听,看着钟云憋了半天,才憋出来这么一句,全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苏云又说:“你四人说的都对,但只有唐白、黄月说出了鱼的美味,可应此景。唐白出口既成,可谓最好。可还能复吟一诗?”

  话音刚落,只听唐白又张口道:“就我求珍肴,金盘脍鲤鱼。”

  李苏云一听连连点头。杨媛也拍手称赞。

  黄月摸了摸下巴说:“水为乡,蓬作舍,鱼羹稻饭常餐也。”

  李苏云想了想:“嗯,虽不如唐白之典雅、对仗,但也应景。”

  杨媛眨了眨眼睛说:“我小时候就不爱读书,记不得那么多说鱼的诗。”

  再看钟云早已大口的吃了起来,哪还管什么说鱼说虾的诗词。

  李苏云笑着说:“那好,唐白、黄月,你二人斗一斗,轮番接诗,谁接不住了算谁输。”

  唐白一笑从容的说:“可以,师弟先出题。”

  黄月苦笑了一下说道:“论诗词歌赋,我哪是唐师兄的对手。”

  杨媛笑着说:“几日赶路,忙里偷闲,就比一比,让大家高兴高兴。”

  黄月无奈的摇摇头,想了想说道:“春酒香熟鲈鱼美。”

  唐白略加思索答道:“谁同醉?”说完又看了看黄月。

  黄月点了点头。

  李苏云拍手说道:“好!我当这诗是首绝句,下一句也该七字呢,唐白不亏是满腹的好文采。”

  唐白摇头笑了笑接着说:“宁饮建业水。”

  黄月歪头想了想恍然说道:“不食武昌鱼。”

  “这诗是谁写的?是和武昌人有仇吗?”钟云吐了口鱼骨问道

  唐白解释道:“此诗其实并不是诗,而是一首童谣。只因三国末年,吴国国君孙皓住在武昌,但其残暴不仁,百姓苦其暴政,宁饮旧都建业之水,不食新都武昌之鱼。这童谣便是左丞相陆凯为劝谏孙皓勤政爱民引于奏疏之中的。”

  黄月认真的听后对唐白说道:“原来如此,我此前一直不知其所以然,今日一听唐师兄解惑顿感获益匪浅。”

  唐白客气的摆了摆手,又对黄月说道:“不如我们考考典故。比目鱼典出何处?”

  黄月笑着点头答道:“典出尔雅。东方有比目焉,不比不行。”

  “双鲤鱼典出何处?”黄月反问道。

  “典出汉乐府诗饮马长城窟行。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唐白从容答道。

  “卧剑鱼典出何处?”唐白问道。

  “典出苏轼诗。霜筠细破为双掩,中有长鱼如卧剑。”黄月也同样平静的回答着。

  “婢妾鱼典出何处?”唐白继续问道。

  “这……”黄月想了半天,无奈的噗呲一笑,说道:“小弟甘拜下风,这回着实不知了。”

  唐白呵呵一笑说道:“典出尔雅翼。今人谓之旁皮鲫,又谓之婢妾,盖其行以三为率,一头在前,两头从之。”

  说罢二人相视一笑,继而大笑。

  钟云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人,嘴里的鱼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杨媛用钦佩的目光看着唐白、黄月二人,尤其是对黄月更是多看了几眼。

  李苏云叹了口气说道:“你二人既有学识,又正值壮年。为何不去考取功名?反倒在这江湖上风餐露宿、打打杀杀!”

  唐白坦然的说:“弟子醉心行走江湖,快意人生,琴棋书画都有涉猎,但无心功名。只愿能珍惜时光,过好每年、每日、每刻,无悔一生。”

  “那你呢?”李苏云转头向黄月问道。

  “弟子家贫,只愿能早些出来赚取些银两孝敬父母,至于功名利禄,并无此雄心壮志。”黄月平静的说道。

  李苏云欣慰的点点头说:“嗯!为师当年也曾过了县、州、府的童试,考了秀才。只是会试那年未曾中举,回乡之时便遇到了恩师,也就是如今的兵宗宗主,这才投笔持剑、浪迹江湖。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一天,但愿你二人到了我这个年纪时,也能说自己没有后悔过。”

  黄月看了看放在地上的黑虎剑,想起了父母、弟弟的身影。又苦笑了一声,大口的吃起鱼来。

  “慢点吃,小心鱼骨!”杨媛赶紧关心的说道。

  众人吃过鱼,又吃了些干粮,重新上了路。一路上杨媛不断的看着黄月,重新审视了这个在自己身边数年的师弟。

  而黄月虽然也表现的十分自然,可目光之中总是尽量避免和杨媛对视。

  过了十几日,众人总算了来到了济南府地界,进程后随便的找了家客栈,租了几间客房住了下来。

  没过两三日三道宗其余众人,还有妙音宗、少林等众派的人也陆续赶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