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刀光剑影

碎梦神剑传 纸凤 3001 2018.11.01 12:07

  这两个灰衣剑士来到镖局住了两天丝毫动静没有。就在第三天傍晚,只见一把飞刀嗖的一声从门外飞来钉在龙震镖局正堂的门上,那飞刀的刀柄上还系着一张纸条。

  此时,一帮镖师的徒弟正在打扫院子,收拾兵器,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飞刀惊住了。那正堂的门和镖局大门相隔至少六七丈远,可那飞刀不偏不倚的稳稳钉在正堂门框上。可见掷刀之人绝不是一般角色。

  有几个镖师的徒弟壮了壮胆子跑出门外,可未见一人,有人便拔下飞刀交给了龙浩。

  “这邪教中人太猖狂了,居然堂而皇之的飞刀来信,说今晚要血洗我龙震镖局。”那龙浩看了纸条后脸色极为难看的说道。

  “大哥,让镖师和那些徒弟们抄上家伙,和他们拼了。”那徐二当家愤怒中似乎带着一丝恐惧说道。

  “二位镖头先不要急着,此番邪教中人提前一两个时辰下此战书,其目的便是让我等既来不及逃脱,又想让我等方寸大乱。”那李苏云坐在一旁说道。

  那龙浩听后说道:“李道长此言不差,那依二位道长之见我等该如何是好?”

  李苏云摸了摸胡须说道:“两位镖头不妨先出去等着,引蛇出洞,等那邪教幕后主使者现身我等再现身将其擒住或直接击杀。”

  龙浩点了点头便吩咐下去所有镖师和镖局门徒点着火把,手持兵器严阵以待,自己和徐副镖头则端坐在镖局正堂守株待兔。

  黄月此刻对此一概不知,正躺着屋里准备睡下。那两位灰衣剑士住在镖局的消息被两位镖头下令严禁外传。就连那常姓老者也全然不知。

  果然过了一个时辰左右,突然从镖局门外和四周院墙外跳进六个蒙面黑衣男子。

  那镖局上上下下的镖师、门徒见此场景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刀枪棍棒,只等总镖头下令随时准备动手。

  龙、徐两位镖头走出正堂,那龙浩高声说道:“诸位大驾到此,不知有何贵干?”

  “让你龙震镖局从此在江湖上消失。”其中一个黑衣人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哈,我兄弟二人行走江湖二十多年,不知有多少人说过要让这龙震镖局消失,凭你们几个邪教恶人也敢说此话,大言不惭。”龙浩脸色震怒的说道。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身穿青色绸袍,但同样蒙着面的男子从门外踏步走来,口中不屑的说道:“灭你龙震镖局我等几人足矣。”

  “你们不要太猖狂了,不要忘了,我们龙震镖局可是受三道宗庇护的,想灭我龙震镖局,阁下还是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吧。”那徐副镖头神情激动的说道。

  那身穿青色绸袍的蒙面男子听罢放声笑到:“三道宗?,今天就是那三道宗的掌门刘老头亲自来了,也保不住你这镖局了。”

  说罢,一声令下,那六名黑衣人立即放出手中飞镖,顿时就有几个镖局的门徒应声到底。

  “大胆!”

  龙浩怒吼一声和徐副镖头各持一柄钢刀跳入院子,和两名黑衣人斗在一起。那余下的几个镖师和十几个门徒也围住了其余四个黑衣人战了起来。

  那龙、徐两位镖头和两个黑衣人斗了二十回合,龙浩还算得心应手。虽不胜,但逼得一个黑衣人连连后退,不出十招便可退敌抽身,那徐副镖头刀法稍逊,却也和一个黑衣人砍的铛铛直响,不落下风。

  可那些个镖师和门徒就惨了,远不是其余四个黑衣人的对手,不时的发出一阵阵惨叫声。

  “今天就是你们龙震镖局的末日。”那为首的蒙面青色袍子厉声叫道。

  “阁下好大的口气,连我三道宗掌门刘师伯都不放在眼里,那我二人可要好好讨教几招。”只见镖局正堂里快步串出来两个身穿灰衣长袍的剑士,一人身型修长、一人宽肩厚背,正是那李苏云、郭振涛二人。

  那青袍蒙面男子见两人眨眼就跃出一丈之远,器宇不凡,又口称那三道宗的掌门为师伯。心下便已猜到,这两人定是三道宗的门主,便问道:“看两位手持长剑,必定是三道宗的剑门门主了?”

  “是与不是你今日都走不出这里了,你等邪教魔人我等正道之士人人得而诛之。”那宽肩厚背的郭振涛大吼说道,遂即跳入那四个黑衣人之中,手挥长剑,只听的一阵铛铛之声,那四个黑衣人只感觉虎口发麻,手上弯刀险些脱手。只一招普普通通的“横扫千军”便帮那些镖师和门徒解了围。

  “你们把这些受伤的人扶下去吧,不要做无谓的牺牲。”那郭振涛回头对着几位镖师和其余没有受伤的门徒说道。

  那些个镖师、门徒们立马点头答应,把那些倒在地上的人无论是死的还是活着的都拖了下去,送到镖局的后院。

  那黄月的屋子就在后院,他正躺在床上,突然听的外面吵吵闹闹,更是有人哀嚎不断。黄月赶紧起床,横披了衣服开门一看,只见这些镖师的徒弟们几乎人人身上都有鲜血,有的瘫在地上鬼哭狼嚎,有的一动不动很明显已经断气了。

  黄月随便抓住身旁一个门徒问道;“怎么了,你们为何死的死、伤的伤?”

  那门徒神情慌张的说道:“邪教中人要灭这龙震镖局满门,我要跑了,你也赶紧跑吧!”说完一把推开黄月,用刀砍断后院小门的铁锁跑了出去。

  只见有人打开了逃跑的口子,所有的人但凡能站起来的无一不是争先恐后,可那小门一次最多只能容两人进出,有些人生怕走晚了丢了性命,甚至直接翻墙往外逃。

  黄月此刻大脑一片空白,一个时辰前他还打算早点睡下,明天跟着常老伯学着开始干活,一个时辰后就身临这混乱的险境。

  黄月顾不得多想,赶紧向着那常姓老者的房间跑去。推开门,只见那常姓老者穿了衣服,手拿一把用来扯稻草的草钩子准备出门。

  “常老伯,你干嘛?”黄月看到那常姓老者这般动作,大惊失色的问道。

  “东家有难,我不能就这么坐着。”常姓老者说着就要往镖局前院走去。

  黄月赶紧拦住他说道:“那些门徒都吓跑了,你一把年纪又不懂武功,拿个草钩子去能干什么,咱们也跑吧。”

  黄月说完把拉着常姓老者往后门跑去。没跑几步,那常姓老者便一把挣开了黄月,说道:“我年轻的时候就待在镖局了,那时龙总镖头都还只是个普通的镖师,这龙震镖局就是我的家。你不一样,你才来没几天,你走吧。”说罢,那常姓老者便拿着草钩子往镖局前院跑去。

  黄月呆呆的站在原地,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和那些门徒一样逃跑,还是拿把刀跟着常老伯冲过去。没错,他来这镖局不过几日,对这镖局压根没有一点感情,他没有理由像那常老伯一样不顾生命危险冲出去。更何况那些身受重伤的门徒和镖师更是提醒着他镖局的前门正在发生一场危险的打斗。

  一方面面临着对死亡的恐惧,可另一方面看着常老伯的背影和听到前院传来的打斗之声让黄月既感叹又欣喜,想到若是能亲眼看到一场精彩打斗的场面让黄月心中一阵激动。

  可黄月终究还是怕了,没敢跑到前院,而是退到后门,等,等着最后的结果。“若是那镖局打赢了邪教中人我便不用逃跑,若是那邪教中人打败了镖局的两个镖头进了后院我便立马逃跑。”黄月下了决心,退到了镖局后门的外面,把那后门从外面锁了好几道铁链,然后从门缝往镖局里面瞄着,手里攥着钥匙。

  此时,镖局前院,激斗正酣。

  那郭振涛手持长剑,以一敌四。每一剑不但力大而且剑招飞快,独自一人便拖住了四个黑衣人,虽然久战不胜,但也能应付周全。

  那李苏云和青袍男子却都是站在各自后方,一动未动。那青袍男子见郭振涛剑法如此凌厉,想到自己也不一定能如此轻松的拖住手下四个黑衣人,就不觉的就对李苏云心存忌惮。

  而那李苏云,对这青袍男子毫不知情,也不敢肆意出手。两人都这样不约而同的站着互相观望。

  突然听的那龙浩一声大吼,双手举刀用力劈下,那黑衣人手举弯刀一挡,忽觉双臂一麻。那龙浩复一刀由下往上一掀,那黑衣人门户大开,龙浩接着一脚踹去,正中那黑衣人的心窝。只听那黑衣人一声惨叫,向后倒去。

  龙浩乘势果断跨步向前,一刀扫过。那黑衣人的人头球一般滚了数尺开外。

  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那龙浩立刻回过身来和那徐副镖头联手合战一名黑衣人。

  那青袍男子眼见不妙,立马持刀向着龙、徐两位镖头扑过去。那李苏云见此也立即抽出腰间长剑,冲了过去拦住那青袍男子,两人开始动起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