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元宵灯会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904 2018.11.28 08:00

  众人在镖局用完晚饭之后,全都各自回屋休息了。

  那妙音宗的三个女弟子住在客栈早早的便辞别金天双出门去了。而那两个少林的僧人回到屋内静坐起来。

  沈宏维回到屋内后也一言不发的躺在床上,似乎在为一场大战养精蓄锐。

  黄月心中似乎有一股说不出的郁闷,便独自走出了镖局,往街上走去。

  此时虽然正值寒冬,但元宵佳节的夜晚城内却显得有些热闹。似乎城内的百姓也在憋了十几日的年关后,终于也出来热闹了起来。

  街上各处能够听到爆竹声、吆喝叫卖声、孩童戏耍声、女子嬉笑声、来往行人的嘈杂声。

  黄月来到一家气派的酒楼,只见酒楼前挂着各种灯笼、谜语。黄月往前凑了凑随手翻了几个灯谜之后又转身向一家古玩店走了过去。

  黄月随手翻看着古玩,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同样来到店内。黄月抬头一看,正是今天早上在小酒楼吃饭时看到的那位身穿斑斓虎皮围袄的女子。

  那女子认真仔细看着古玩店里的一样样新奇东西,目光被一副“孤梅傲雪图”所吸引。

  “姑娘好眼光,这画可是前朝大家赵孟頫的亲笔作,不知姑娘可有兴趣买下此画?”那古玩店的掌柜见这位姑娘在画前依依不舍的样子,心中早已有了盘算,走上前来一副笑脸的招呼道。

  那姑娘扬了扬眉毛说:“我也不知你说的人是什么前朝大家,只觉得这画清秀无比,所以有些喜爱。不知掌柜的卖多少银两?”

  那掌柜一听立马高兴的说道:“见姑娘如此喜爱此画,就给十两银子吧,就当是在下美画赠美人了。”

  那姑娘点了点头说:“十两银子买一副画是有点贵了,掌柜的能否稍微再便宜些?”

  “此画乃是前朝大家之作,若收藏些年月必定能出一个好价钱。若非小店近日周转困难也绝不会把它挂出来的。不过姑娘既然说了我便再退让一步吧!八两银子再不还价。”那掌柜的摇摇头回道。

  黄月见那女子果真准备掏钱,就走上前去对那女子一笑摇了摇头。那女子也对黄月礼貌一笑。黄月见她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又摇了摇头还使了个眼色。

  那女子立刻似乎明白了什么,把拿出的荷包又放了回去,笑着说:“我还是觉得太贵了些。”说完转身出了古玩店。

  临走之前还特别的看了黄月一眼。黄月心领神会跟在那女子后面出了古玩店,两人走到街角。

  到了街角,那女子对黄月笑着说:“不知公子适才有什么话想说?是否关于那幅画?”

  黄月微微的一个躬身,礼貌的说:“正是,那画最多不过一百文铜钱而已,在下不愿看姑娘被人欺骗如此多银两,所以才冒昧的提醒姑娘。”

  “小女子姓金,不知阁下高姓大名?”那女子没有询问黄月画的事,反而问起了黄月的姓名。

  “在下黄月。”黄月不露声色的回道。

  金姓女子又说:“黄公子既然说那幅画只值一百文铜钱,不知公子能否一百文将那画买下?”

  黄月一笑点点头,但也不答话。而是转身又进了那家古玩店。那女子则停在店外。

  进去后黄月直截了当的指着那副“孤梅傲雪图”道:“掌柜,此画我买了,你算一下价钱。”

  那掌柜的之前没有注意到黄月,还以为是一个新来的顾客。于是故技重施把这画又吹捧了一番。最后依然报出了十两银子的价钱。

  黄月呵呵一笑道:“给你八十文铜钱,你考虑一下。”

  那掌柜先是一愣,随即立马摆摆手说:“此画可是……”

  没等那掌柜把那套说辞继续下去,黄月伸手打断了他的话。

  “掌柜,你莫不是以为我也是那不懂丹青的大家闺秀?”

  那掌柜一听黄月这句话尴尬的笑了一下,低头不语。

  黄月又接着说:“据在下所知前朝松雪道人赵孟頫所著妙手丹青中并无这幅‘孤梅傲雪图’。即便是在下孤陋寡闻了,但松雪道人本是书法大家,丹青画作到是其次。每有画作必附书法于画上,此画却并无任何诗词题上,却是为何?”

  那掌柜发现黄月似乎是懂得书画之人,又被这一番发问,自知瞒不住对方了。

  于是便把黄月悄悄拉倒一旁小声说道:“公子好眼力,但本店小本生意还望公子莫要深究,此画在下送于公子,请公子高抬贵手莫要声张出去才好。”

  黄月微微一笑,小声道:“敢问掌柜,此画究竟卖价几何?”

  那掌柜不好意思的伸了一根手指说:“收购此画时花银刚好一百文。”

  黄月一笑拿出一串铜钱递给对方,同时说道:“这里是一百文,此画我买下了。”

  可那掌柜却执意不肯收下。黄月推辞了两次便不再客气,拿了画直接走了出去。

  刚走出没多远,那金姓女子走了过来笑着说:“刚才我就站在门外,公子的一番话我都听到了,公子博学多闻小女子十分佩服。”

  “在下只是碰巧有位爱好诗词画作的朋友,从他那里略微了解一二,算不上什么博闻多学。”黄月也笑着回道

  至于黄月口中的爱好诗词画作的朋友自然就是指唐白。的确,黄月在三道宗的几年里和唐白每次讨论的不是吟诗赏画,就是饮酒说乐。

  那金姓女子又说道:“公子谦虚了。不过这画也许不是什么名画,但画的也确实好看。就是让我掏八两银子我也愿意。反倒是那些大家之作,我若觉得不好看就是一两银子我也不买。”

  黄月笑了笑说:“不知金姑娘平日可喜欢作画?”

  “喜欢啊!”那女子一歪脑袋看向黄月,兴奋的说道。

  “那姑娘下次作画时,尤其是画雪景画时不妨撒点矾水在画上。那样画就更加容易提色而且颜色还能经久不败。此画便是加了矾的缘故,所以雪景金莹透亮、颜色层次分明。”黄月耐心的跟那女子解释道。

  那女子看着黄月,饶有兴趣的听着。

  黄月说完便把画推到那女子面前说:“既然姑娘如此喜欢这画,在下就成人之美送给姑娘了。”

  那女子一听非常高兴,也不客气的双手接过又欣赏了一番,接着又高兴的对黄月说:“公子,今晚各家酒楼都有灯展会,在下想去凑凑热闹,但一人又颇为无聊。不知公子能否赏脸让小女子再开开眼界。”

  黄月笑着说:“姑娘实在高看在下了,在下对灯谜毫无了解,只怕会让姑娘失望了。不过既然姑娘盛情邀请,在下当然愿意奉陪。”

  在这种佳节之时,黄月也很想找一个人好好的逛一逛灯会、商铺。就像几年前和杨媛师姐在一起时那样,只是此刻恐怕杨媛师姐正在和王兵一起看着烟花、猜着灯谜呢吧!

  想到这里黄月心中不觉一丝难受。可还没等他多想,那金姓女子便拉回了黄月的思路,带着黄月往一家家酒楼前的灯谜展走去。

  两人时而在灯谜前苦思冥想,时而在各种美味小食前品尝,时而看一看大户人家放的烟花表演……

  就这样两人逛了一两个时辰直到夜深。街上玩耍的孩童、叫卖的小商小贩、饮酒取乐的行人都纷纷回家。各家酒楼、商铺也纷纷谢客关门。

  “已经亥时三刻了,今日多谢公子相陪。”那金姓女子双手一抱拳说道。

  黄月上身微微一倾礼貌的说:“姑娘客气,在下初来此地,今晚也是荣幸能有姑娘相陪。”

  那姑娘高兴的说:“是吗?那可真巧,在下今日也是随父亲和伯伯初来此地,实在是客栈里十分无聊,又恰巧元宵佳节这才出来打算散散心。”

  接着那金姓女子又说道:“今日得公子相赠美画在此谢过,他日若能相见必当以一物相赠。”

  黄月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但心中却想:“茫茫人海,偶然再次相遇几无可能,这女子也真是喜欢说笑”。

  两人再次客气道别。

  黄月见时辰确实已经很晚了,径直向镖局的方向走去。

  那金姓女子也七拐八拐进了一家客栈。可还没进屋就听身后一个中年男子浑厚的声音说道:“又跑哪里去疯了?”

  “今天是元宵佳节,出去看了看灯会,买了副画。”那女子没好气的回道。

  “我们此次来河南见阴舵主有要事商量,你接下来几日老实的待在客栈里不要随意外出了。”那中年男子低沉着嗓音说道。

  “知道了,爹!我睡了。”那女子说完转身进了客房,顺手关了门。

  中年男子摇摇头叹了口气,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