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一上少林

碎梦神剑传 纸凤 3476 2019.01.20 08:30

  “黄师弟,你是不是看花眼了?怎么可能……”沈宏维听到后诧异的问道。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虽然光线不是很好。但是我看的真真切切,那人是个光头和尚。”黄月目不转睛的看着远方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人虽然是光头,但也有可能是长了癞子故意剃光的。”沈宏维摇摇头说道。

  “黄大哥你到底看到什么了?”虹南子也赶忙问道。

  “我看到那个人是个光头,而且脑门上还有着香烛点的受戒疤!”黄月本人也难以置信的说道。

  “脑门上有香疤戒?那一般人的确不会有。前辈,您看……”沈宏伟说着转过身来看了看妙音道人。

  “先不要声张,我等即刻前往少林再说。”妙音道人毫不犹豫的说道。

  众人点点头,收拾了各自的兵器往少林方向走去。

  “黄大哥,你的背没事吧?”虹南子上前关切的问道。

  黄月笑了笑、摇了摇头!

  妙音道人瞄了一眼黄月,心中想到:“刚刚一棍离的老远我都能听到,的确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这小子的脊柱上。若是寻常之人挨了这一棍……就算不打死也会被打成残废。纵然是再怎么皮糙肉厚的人也很难承受住这等力量的打击,可这年轻人居然能面不改色。真是令人吃惊!”

  其实黄月已经被打的几乎快要吐血了,整个后背阵阵火辣辣的痛散发到整个全身。就好像有人烧着一壶滚烫的开水,一点点的浇上去一般。

  黄月忍住疼痛,同时运转体内真气不断的填充到背部的“魂门穴”、“膈关穴”等重要穴位上。算是暂时的压住了那股剧烈的疼痛感。

  众人虽然行走的比较慢,但距离少林也不是很远了。几十里地的路程,一行人走到中午的时候已然来到了少林山门前。

  只见少林山门前有两端几十阶的台阶,台阶两旁各有着几棵五六丈高的大树。大门古朴而又宏大。门上“少林”二字端端正正,且每个字都有蒲团般大小。

  妙音道人率先上前叩响了大门!

  没过多久,一个身穿浅黄色的年轻僧人缓缓的开了门。

  “请问女施主是哪位?”那小僧人客气的问道。

  “在下妙音宗掌门特来应贵寺方丈大师之邀,前来拜访!还望小师傅通禀一声。”妙音道人语气慈祥的回道。

  那小僧人一听是妙音宗的掌门立马打开了两边的大门,把众人请了进去,带到了一间简朴、干净的茶水室内,

  “几位施主请稍歇片刻,小僧这就去禀告!”那小僧人说完一个鞠躬转身离开了。

  没过多久,一个身穿黄色僧衣、体态肥胖的中年僧人快步走了过来。

  “阿弥陀佛,原来是妙音前辈大驾光临,小僧闻远替方丈先行问候了。”闻远一边小步跑来,一边双手合十礼貌客气的打着招呼。

  “闻远大师太客气,老身打扰了。”妙音道人同样起身客气的说道。

  接着闻远又接连和黄月等人打了招呼,说话间便带走领路,带着众人往大雄殿走去。

  “前方就是大雄殿了,本寺方丈和禅院首座智行师叔,以及三道宗的气宗宗主肖大侠都在殿内。小僧就不再送了。”闻远说完一个手礼退了下去。

  妙音道人也客气的回了一礼,带着众人走进了大雄殿。

  刚一进门,妙音道人还没来得及打声招呼。就见一个年纪大约六十多岁、个子不高、满面白色胡须、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走了上来。

  “阿弥陀佛,李施主你我多年不见,今日也算是有缘再会了。”那老和尚笑容可掬的上前来跟妙音道人打着招呼。

  “多年不见,方丈大师依然神采奕奕、精神矍铄啊!”妙音道人也同样一脸笑容的回道。

  说完,妙音道人又转身对肖禹、智行两人抱拳说道:“二位,讨魔大会结束没多久,别来无恙!”

  肖禹、智行也各自热情的打着招呼客套了几句。

  沈宏维、黄月二人在等几位前辈招呼过后,方才从人群后面走出来到了肖禹面前。

  “弟子拜见宗主!”黄月、沈宏维异口同声的行礼道。

  “你二人是哪一门的弟子来着?”肖禹看了看两人,疑惑的问道。

  “我二人是兵宗剑门郭振涛、李苏云两位门主的徒弟!弟子沈宏维、这是黄月师弟。”沈宏维俯身弯腰,拱手尊敬的答道。

  “哦!原来是鹏师兄宗内的弟子啊,好!你们剑门的陈仁和门主也来了,你们就先下去找陈门主吧,我和几位江湖前辈们还有要事商量。”肖禹说着对二人随后一挥,示意两人退下。

  “弟子有要紧之事向宗主禀报!”沈宏维仍然站在原地,鞠躬拱手说道。

  “有什么要紧的事先下去和陈门主说吧,”肖禹的说话间中明显的带有些不耐烦语气。

  “是关于邪教之人偷袭一事!”沈宏维赶忙补充道。

  方丈智礼赶紧抬头说:“哦?既然是有关邪教之事,那肖宗主不妨让这位小施主说来听听。说不定对我等也是一个重大讯息。”

  肖禹微微一笑,对智礼笑着说:“也好!也好!”

  “那你就起身好好说来听听吧!”肖禹转身对沈宏维没好气的说道。

  “是!”

  沈宏维起身对智礼、智行、妙音道人分别一个鞠躬行礼。

  接着沈宏维把自己如何与李苏云等人前往西安蓝田县调查大焱门一事、如何巧遇妙音宗一事、妙音宗如何遇袭、自己和李苏云、黄月等人又是如何相助、李苏云又是如何派自己和黄月二人前往少林等等全部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了出来。

  方丈智礼和禅院首座智行听了之后更是连连震惊。

  只见智行难以置信的问道:“妙音掌门,那邪教居然同时出动五十多名杀手埋伏贵派!此事简直骇人听闻。”

  妙音道人一声长叹,说道:“是啊!老身也是万万没有预料到。此番若非三道宗李门主和几位少侠相助,恐怕我妙音宗就要从此在江湖上消失了。”

  方丈智礼听后更是连连摇头,同样对这个消息感到无比震撼。

  “方丈大师,昨日夜晚还有一事更为诡异!”沈宏维转身对智礼抱拳说道。

  黄月一听赶忙拉住了沈宏维的衣角,用力扯了扯!

  “沈师兄,此事慎言!”黄月悄悄的对沈宏维说道。

  “此事我等此刻若不抖露出来,恐怕今后会被彻底压住。那少林奸细就会一直潜伏下去。”沈宏维说罢用力挥袖,甩开了黄月的手。

  “哦!那请小施主明言,让贫僧听一听!”智礼笑容慈祥的说道。

  “昨晚有两人,带着厚厚的头巾、脸上蒙着粗布一路跟随妙音宗,被我等发现后意欲逃脱。混战之中我等发现这二人俱是光头,而且头顶还有几个受戒后香疤圆点。”沈宏维面色严肃的说道。

  “阿弥陀佛!小施主你可不能乱说。莫非你的意思是说我佛门埋伏着邪教的奸细不成?”智行一听立马变了脸,语气重重的问道。

  “放肆!少林千年古刹、佛门重地,岂容你这小辈在这胡言乱语。退下!”肖禹也立刻面露怒意,责难的呵斥道。

  “慢!”

  方丈智礼立马挥手,示意众人先不要责备沈宏维。

  “妙音掌门,这位小施主刚刚说看到我佛门弟子鬼鬼祟祟的跟踪贵派,而且打斗中还露出了马脚!不知可否有此事?”智礼转过身子向妙音道人问道。

  “当然,沈大哥绝不会说谎!”红绫子突然站了出来说道。

  “住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妙音道人立刻严厉的对红绫子训斥道。

  “这……说实话,当时天色昏暗,老身又相隔甚远。实在是没有看清楚具体情况。兴许事实正如沈少侠所说的那样,兴许是两位少侠看错了,都有可能!”妙音道人说着竖手于胸前,对智礼和肖禹都客气的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不敢一定说是,但那个光头男子的头顶上有几个圆圆的香疤。这分明了是收了戒之后的僧人才会有的。”沈宏维挺直了腰杆,仍然面不改色的说道。

  “空口无凭!简直是儿戏之言。”一旁站着的智行此刻再也忍不住了,走上前来语气愤怒的说道。

  “唉!智行师弟,你我早已是遁入空门之人,何必如此的在意这世俗之言。何况你身为禅院首座,更应当心如止水、古井无波才是,干嘛这么大火气!”智礼看着智行,语气平稳的说道。

  “阿弥陀佛!方丈师兄教训的是。师弟无心之中破了嗔怒之戒,回去后定当礼佛参悟、持守戒律。”智行说着双手合十、对着智礼一个躬身拜礼。

  “既是无心、便是无意,何来破戒之谈!师弟不必在意。”智礼说着也双手合十,微微一个欠身。

  接着,智礼转过身对沈宏维说道:“不过小施主你所说之事,实在是让贫僧无法相信。不知小施主可否有其它佐证?”

  “佐证没有,但是证明的方法倒是有一个!”沈宏维说道。

  “有何方法?说来听听!”智礼接着问道。

  “让贵寺的所有僧人出来,我和黄师弟见过那人的脸面、身段,若是一一辨认,应该可以将那人给揪出来。”沈宏维不紧不慢的说道。

  肖禹一听顿时起身、右手用力一拍。

  只听“咔嚓”一声!

  那长椅的扶手被肖禹一掌给拍的粉碎,整个椅子也摇摇晃晃、一副将要散架的样子。

  “你们两个简直胡闹,少林高僧岂能让你们两个宵小之辈一一查看!就是我三道宗掌门刘师兄来了也不敢说这等放肆的话!”肖禹指着沈宏维、黄月二人一通大骂。

  沈宏维一看气宗的宗主如此大动肝火,顿时连连后退,慌忙认错谢罪。

  黄月也只好心里暗自叫苦,在一旁跟着赔罪。

  智礼在一旁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连连摆手。

  “肖宗主不必动怒,既然贵派的弟子说亲眼看到我少林弟子行不轨之事。那我少林也得自证清白不是!”智礼看着肖禹笑呵呵的说道。

  “方丈,我三道宗……”

  “肖宗主不必客气,其实想让我少林弟子全部站出来给两位小施主一一辨认,也不是可以!毕竟这也不是我少林第一次遇到这种进退两难的事情了。”智礼说着挥手打断了肖禹还没说完的话,缓缓的对众人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