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小有所成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976 2018.11.20 08:22

  黄月在这一年的时间里,除了大部分时间练习吐纳功法之外,只抽出了少部分时间研究了一下师傅送给自己的那两本开山剑法、云光剑法。

  因为心思不在剑法上,加上黄月本来记性就不好。所以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勉勉强强的把两本剑谱背了下来。反观钟云,倒是这一年的时间把两套剑法学了个有模有样。

  黄月经过一年的吐呼纳气的练习,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奇特的呼吸吐纳的方式。时不时的还感觉到小腹有一股热流缓缓而动,就好像肚子里有一碗热水。

  按照那吐纳功法上的描述,第一层功法练成之时能感受到全身血液的流动,举手投足间血气涌动。能“日行三百里、手托百斤而不倦”。

  黄月虽然远没有达到功法上的描述,但依然感觉自己的精力有了很好的提升。如果没有特别大的走动、练功,黄月甚至一天一夜不睡也感觉不到什么困倦。

  更明显的是身体的耐力有了巨大的进步,有时黄月沿江踏步飞奔来回百里之遥一个时辰左右便能走完。

  除此之外,黄月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力量也有了些许增强,三尺之剑握在手中犹如一根树枝般轻巧。

  可是以黄月的进度还是太慢,要想把第一层“服吞”练至大成以目前黄月的水平至少还需五六年时间。而且还不知能否修炼到第三层“胎息”的境界。

  即便可以,按照功法所述,第二层所需的时间至少也是第一层的五六倍,而第三层更是需要十倍以上的时间。

  如此算下来,就算是一帆风顺黄月至少也需要八十年的时间,才能把这吐纳功法全部修炼完成。如果稍有磕磕绊绊,则需要一百多年的时间。

  想到这里黄月苦笑了一下。即便自己走运,也要活到一百岁以上才能有希望能按部就班的练完这套功法。倘若不走运......恐怕自己要活到一百二十岁之后才有可能。

  黄月心想自己还没蠢到这种地步,人到七十古来稀。能活七十岁的已是寥寥无几,想活一百岁以上简直是痴人说梦。索性第一层功法没能修炼至大成,也跳过不再练习。而是直接开始第二层“紧闭”的修炼。

  按照吐纳功法的记述,第二层“紧闭”修炼的是回风闭气。将体内血气关在丹田下方,凝散成团、继续抽丝剥茧缓慢的由腹至胸、由胸至喉、由喉至上关、至太阳、过风池、聚百汇,再行至天柱、从而下转肩臂、腰腹、双足、运转周身,再由周身经脉之血气汇聚丹田,此为周天运转。

  当修炼者能一昼夜周天运转此为小成、日出日落间周天运转是为有所成,一个时辰内周天运转是为大成。练至大成后,体力犹如广袤无边之大海、璀璨无穷之星河。纵是如瀑布飞流般的使用,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看到这里黄月又突然回忆起,以前和师兄弟们谈天说地时,大家口耳相传的一个传说。那就是曾经的邪教教主张彧,据说此人三十年前于江湖各大门派的数十位顶尖高手于鄱阳湖血战数日。有人说是大战了三天、有人说是五天、更有夸张一点的说是十天。

  但不管是几天,可以确定的是此人以一己之力应对数十位高手的轮番进攻。最终体力不支、血积剑柄才被击败。而那数十位高手有二十多人被他当场击毙,十余人身负重伤、精疲力竭而死,最后只有不到七八个人活了下来。

  此前黄月也就把这个故事当作传说听一听,可眼下心里却想倘若真有人能够在二三十年之内同时练成至高无上的剑法和如此般高深的内功,剑法与内力相辅相成之下,说不定倒有几分可能。

  只不过普天之下,真有如此天赋异禀的高人吗?

  黄月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事情,开始认真修炼起第二层功法。

  可黄月渐渐的发现这第二层功法“紧闭”的艰难,光是最基本的凝气丹田都很难做到。每次聚精会神的将经脉血气汇集在丹田处,可气息总是来回游走、散乱不定。以至于黄月经常大汗淋漓却不得要领,就好比遇到一个很高的台阶,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半点进步。

  终于,在不断的尝试了两个月仍然毫无进展后,黄月放弃了。

  黄月心想或许是因为自己第一层“服吞”境界太低,丹田处汇聚的血气太过稀薄,以至于无法凝固成形。可花上五六年的时间来修炼这吐纳功法似乎又太不值得。毕竟自己是剑修为主、气修为辅。

  黄月又顺手看了下第三层“胎息”,功法上描述着:“功成之日,洗髓易筋、封穴闭窍。”

  “断食数十日,”

  “屏息数刻时。”

  “出手千钧力,”

  “飘然越山岭。”

  黄月皱了一下眉头,心中更是对这本吐纳功法产生了一丝怀疑。或许这功法只是一个教人固本培元、延年益寿的心法武学,说不定这武功的创造者也没有修炼完。至于后面这些明显不符合实际的描述也许只是创造者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黄月摸了摸这吐纳功法,一年多来的修炼,这几百字的功法口诀黄月早已倒背如流,可自己却连这套功夫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黄月长叹一声,把这张记载这吐纳功法的纸撕成了长条,又用火折子烧了个干干净净。随后又拿出了师傅一年前赠送的开山剑法、云光剑法。这一年多时间里,自己只是熟读了剑谱,却从未练习过。

  “对了,钟云肯定是在修练!”

  黄月突然想起来一年前自己就把剑谱送给了钟云一份,他肯定早已经把这两门剑法练的七七八八了。与其自己再慢慢的看不如直接让钟云把剑招示范给自己看几遍,这样能节省自己很多时间。

  于是黄月到了汉阳城买了点桂花酒和烧鸡。从三道宗到汉阳县城来回十余里地,但是现在对于黄月来说只不过是一刻钟的路程罢了。

  “老弟,你这是?”钟云正在屋内坐着,看到黄月手拿酒坛、烧鸡,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好奇的问道。

  黄月笑了笑,把酒和烧鸡放下,只简单的说了句:“师兄,没吃饭呢吧?”

  “没有、没有,你来的正好。”

  “那咱们一起吃吧”

  两人坐下,钟云到厨房拿了两个碗,两人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黄月稍微吃了点,钟云则吃的酣畅淋漓,一坛酒几乎被他一人喝了个底朝天。

  “师兄,师弟有一事相求。”黄月这时才轻声开口说道。

  “老弟,你有啥需要帮忙的只管说。”钟云喝到微醺,飘飘然的回道。

  黄月笑道:“师兄可还记得去年那两本剑谱的事,小弟一直不解,师兄可否把剑招完完整整的示范给小弟瞧瞧。”

  钟云把酒坛一推说道:“这还不简单,来,我现在就示范给你看。”

  说着钟云拿了铁剑晃悠悠的往练武房走去……

  本来黄月就已经对剑谱的口诀非常熟悉,加上钟云又特别爱表现。黄月时不时的夸奖他几句,钟云示范的就更加卖力。每每遇到困惑之处,钟云都会滔滔不绝的讲解起来,有时甚至会添加一些自己的独到见解。

  一个月不到,黄月在钟云的认真指导下很快就熟悉了两本剑谱所有的剑招。

  黄月又想起了郭师叔的大庚剑法。师傅曾经和自己说过大庚剑法虽然简单易学,可须得配重剑才能发挥剑招的威力。故而练习大庚剑法的弟子均是身强力壮、膂力过人。

  之前自己就是因为身材偏矮、力量不够强,所以师傅才没有把大庚剑法的剑谱传给自己,觉得自己就算学了也是鸡肋,于实战毫无用处。可眼下黄月在修炼了那套吐纳功法后即便是十几斤的石块拿在手中也轻松寻常。

  想到这里黄月转身来到了剑门道场后面的云霄殿,大殿两旁住着兵宗三门的门主。黄月来到郭振涛的房前,轻轻叩响了房门。

  “进来!”郭振涛浑厚的声音说道。

  黄月推开门,拱手说道:“弟子黄月,拜见郭师叔。”

  “嗯,师侄剑法进步飞速,我这个当师叔的当初还真没有想到。”郭振涛笑着说道。

  “多谢师叔夸赞,弟子今日有一事相求。”黄月说道。

  “哦?师侄但说无妨。”郭振涛好奇的回答道。

  “弟子想借阅大庚剑法的剑谱,望师叔成全。”黄月说完微笑的看着郭振涛。

  郭振涛爽朗的笑了起来,对着黄月说:“这有何不可,我兵宗弟子刀、枪、剑三门之间都可互相学习武艺,何况你还是我师兄的徒弟。”说罢从桌子上拿起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递给黄月。

  黄月双手接过。那薄薄的小册子上写着四个清晰的大字“大庚剑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