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一鸣惊人(三)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619 2018.11.25 08:00

  那邱勋雄本就是个极为注重脸面的人,眼下见自己六招过了非但没有击败这个剑门弟子,反而两人平分秋色,如何能不恼火。

  只见邱勋雄大喝一声,举刀飞来。黄月双手握剑直挺而去,临近对方单刀之时又突然变向,由刺变挑,从下往上对着邱勋雄的下颌划去。

  邱勋雄见黄月如此短的时间内居然能将重剑突然变向。这等力量和对剑招的把握远超一般的弟子。难怪自己的儿子和七个徒弟,八人联手围攻也吃了亏。

  邱勋雄空中一个转身,对着来剑猛的砍去。

  “铛!”

  黄月剑锋被打偏,但也毫不慌张。在邱勋雄人在空中尚未落下时,趁机一个横斩,对准邱勋雄的左侧腰部砍去。

  那邱勋雄人在半空、脚下无根,没法闪转腾挪只得硬着头皮用单刀挡住。黄月抓住机会一个三连斩过去,电光火石之间,邱勋雄的刀上被黄月连砍三刀。

  一来,黄月准备充分十分用力。二来,黄月的剑毕竟还是比单刀要重。在邱勋雄使力互砍的情况下黄月占不到什么便宜。

  可此时邱勋雄只是被动格挡,手上使不出力来。手中单刀被黄月一连串进攻砍的是晃晃悠悠,好像快要拿不住掉在地上一般。

  邱勋雄此刻明白想要十招之内击败这小子已是不可能,可如果十招之内拿不下他,自己颜面何存。于是开始动起了歪主意。

  只见邱勋雄单刀一挥。黄月双脚未动只是身子往后一仰躲过刀锋,然后右手挥往邱勋雄左腿砍去。邱勋雄使刀一挡,然后故意放慢了速度。

  黄月抽回长剑又是一个横砍,对着邱勋雄左臂接着砍过去。邱勋雄仍然不躲,继续使刀格挡。黄月见对方采用格挡,于是用力一挥重重的砍在刀上。

  邱勋雄就势往右打了个趔趄。黄月见状心下一动赶紧跨步赶上,准备来一招“泰山压顶”从上往下一个直刺。

  邱勋雄心中一阵暗笑。李苏云也发现了蹊跷之处,看出来邱勋雄是故意示弱想引诱黄月上当。可眼下也不好提醒黄月,只好聚精会神的看着,防止有什么闪失。

  黄月没能注意到这是个陷阱,还是刺了下去。可就在快要刺到对方时。邱勋雄忽然右手把刀一抛,扔在空中,接着右手撑地,左手在空中接住单刀顺势一砍。这一招正是邱勋雄的拿手绝活“乾坤换手”。

  黄月被这空中换手、背后出刀的招式给惊到了,来不及闪躲只得挥剑相挡。可就在刀剑刚刚相碰之时,邱勋雄右手一用力整个人弹起站立,左脚往前一跨,左臂伸出一肘打在黄月的右脸。

  黄月整个人顿时往左连退了好几步,口中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停!九招已过,我看这最后一招也不用比了吧。黄月还不多谢你邱师叔手下留情。”章巍赶忙出来打着圆场说道。

  黄月收剑拱手说道:“多谢邱师叔手下留情。”

  邱勋雄见自己挽回了颜面,而这黄月的确也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同时这兵宗宗主鹏万里就是李苏云的师傅,而这黄月又是这李苏云的弟子,实在是没必要撕破脸。毕竟自己的儿子、弟子受的也只是皮外伤,而且是他们有错在先。

  于是说道:“好,这最后一招不比也罢,大丈夫一言九鼎,此事今后绝不再提。”说完把刀一扔走出了练武房,向着刀门道场的方向走去。

  章巍也和李苏云相互一个行礼,带着枪门的众弟子离开了道场。临走之时王兵向黄月一个鞠躬,同时有些不舍的看了杨媛一眼。

  等所有人离开后,杨媛向李苏云跪下说道:“弟子惹下此等祸事,黄师弟乃是逼不得已。还望师傅对师弟从轻发落。”

  “惹上祸事,你惹了什么?从轻发落,发落谁?”李苏云反问道。

  杨媛被李苏云的反问弄的摸不着头脑,也不知该怎么回话。

  这时李苏云哈哈一笑道:“生为人、身为三道宗弟子、身为我李苏云的徒弟,被他人如此侮辱倘若还不奋力反抗,那和猪狗有什么区别?同门有难,倘若视若罔闻、见危不救,那和无情无义的死物有何区别?”

  说着李苏云扶起杨媛,又对黄月说道:“你二人此番做的非常好,倘若那邱枫溪再此纠集刀门弟子为难你们,可来直接禀报我,我为你二人讨回公道,也要那邱枫溪接我十招。”

  “事有缓急,如果来不及禀报师傅该当如何?”黄月问道。

  “那还用问,自决主张即可。如有必要,杀之!”李苏云面不改色,冷冷的说道。

  “弟子明白,多谢师傅解惑。”黄月长鞠一躬,低头说道。

  “好了,你二人回去歇息吧,此事到此为止不可与旁人提起。”李苏云说完一挥衣袖走出了练武房。

  黄月和杨媛也走出了练武房向着四合院走去。一路上杨媛跟在黄月身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而黄月却始终淡定寻常,好像今天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师弟,今天多谢你出手相救。”杨媛忍了半天,这才缓缓开口说道。

  “无妨,同门有难岂能袖手旁观。如果换作是师姐,我想师姐也一样会出手相救的。”黄月平静的回道。

  “我……”杨媛话到一半,可还是没有说出,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黄月回到房内放下黑虎剑,长叹一声仰面倒在床上。他感叹自己今天所作的一切,又思索着杨师姐那没有说完的半句话。

  “难道是她发觉我对她也有倾慕之心,今日见到她和王兵两人在一起,而我又在她二人有难之时出手相助,故而觉得很对不住我。还是说,我想多了,杨师姐她只是对我剑法的进步感到惊奇而已。”

  黄月拍了拍脑门不再去想,翻身往床上一躺直接睡了过去。

  李苏云回到自己的房内,脑海中不断的回放着黄月和邱勋雄的比试,心中想着:“这黄月来三道宗不过四年多时间,可剑法居然进步如此之快。他的每一招虽然都有我剑门这些剑法的招式,可又不完全一样。最关键的是,他的剑招如此飞快,就是以快剑著称的大庚剑法也很难有这么快的招式。并且他使的还是重剑。怪哉!”

  邱勋雄回到刀门道场后长叹一声,心中也嘀咕着:“这小子的身手如此矫健。我若不是比武经验和江湖经验比这小子丰厚,恐怕要斗上五十招以上才能拿下他。”

  接着邱勋雄又把自己的弟子和邱枫溪等人叫来,告诫众人此事以后不得再提,又把邱枫溪严加训斥了一番。

  “砰、砰、砰……”

  第二天一大早,黄月还没睡醒。一阵催命般的敲门声响起。

  黄月被吵醒后,连门都没开就说道:“钟师兄,有何贵干?”

  “老弟开门啊。”钟云在外面火急火燎的说道,好似身后有千军万马杀过来一般。

  黄月无奈,起身开门。刚把门打开,钟云像猴一样钻了进来。

  “老弟你威风了,枪门的弟子把你说的神乎其神。说你一阵快剑把刀门的门主邱勋雄杀的人仰马翻、大汗淋漓。如果不是因为照顾对方颜面,你能让他当场落败。”钟云眉飞色舞、唾星纷飞的说着。

  黄月一声苦笑,他知道这必定是钟云在听了枪门弟子的话后自己又发挥出了想象。

  于是摆了摆手也不解释,只说了一句:“谣言而已,此事师傅不让外传,你还是少说几句吧。”

  “老弟,你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不过能不能教师兄两招。”钟云笑眯眯的看着黄月说道。

  黄月摇了摇头说道:“我会的师兄你都会,不然我先前也不请教师兄你了。除了砍柴烧火、洗衣做饭之外,我实在教不了师兄什么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