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血溅会场(一)

碎梦神剑传 纸凤 2621 2018.12.08 15:00

  那袁龙双手持朴刀挥舞起来,由于朴刀的长度和重量都占着优势,洪稻的长剑每每与之相撞都会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然后被震开。

  不过好在洪稻的步法还算灵活,总能绕过刀锋,避开刀口,继而寻机反攻。

  反观袁龙却对洪稻的长剑采取攻而不避的态度,但有剑招过来,一律横刀劈开,颇有仗着兵器欺人的感觉。

  虽然大厅比较宽阔,两旁的椅子中间足足有一丈多宽,但两人斗的越来越紧,动作也越来越凶横。

  袁龙举起朴刀一个虚晃,接着一个翻身迈出大厅,对着洪稻说:“可敢出来与我好生一斗!”

  那洪稻也不答话,直接挺剑刺了出去。两人在那空荡荡的院子里又接着斗了起来。

  大厅内的众人也纷纷走了出去,站在大厅的房檐下继续观看着两人的打斗。

  黄月等三道宗的弟子站在人群的最右边。

  钟云看着两人笑了笑、小声说道:“这袁龙也是机灵,越是开阔的地方朴刀挥起来越是方便。”

  沈宏维也接过话说:“钟师弟此言有理,不过那袁龙的身法稍显不足,越是开阔的地段自身的防御压力也就越大。反之,那洪稻的进攻机会也会增大。”

  黄月听着两人的谈话,静静的看着院子里打斗的两人,可看了一会黄月渐渐的发现事情的严重性。这二人已经不是简单的争强了,而是在相互厮杀,似乎不取对方性命决不罢休的样子。

  “这两个傻子,为了争这么个破掌门的位置居然拼命了,真是可笑之极。”邱枫溪的讥讽之声从黄月身后传来。

  黄月虽然对邱枫溪十分的反感,对这种讥讽他人的言语更是觉得十分刺耳。但黄月也同样觉得,这种为了掌门之位就轻易以命相拼实在不智。

  不过转念又一想:“这南华派总共不过二十多人,可这洪稻却能死守师傅的临终遗言,坚持守护这一小而无名的门派,也不失为一条好汉。”

  “可那袁龙却为何今日当着所有江湖上大大小小的门派公然挑开此事?”

  黄月看着两人的厮斗,思绪渐渐开始飘远。

  就在黄月考虑这些问题时,只见两人已经斗了百余招,早已是打的难舍难分。

  这二人武功均在伯仲之间,无论哪一方都随时可能被另一方一招毙命。

  黄月看在眼中,心中却不免感叹:“这南华派虽然是在江湖上没什么名气,但二人的武功却丝毫不弱,任何一人都足以和自己的师傅李苏云相提并论。倘若自己和这两人中的任意一个生死相斗,都没有五成把握能赢。”

  洪稻与袁龙二人各自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拼杀了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那袁龙手使朴刀久战不胜,气力上渐渐的开始不支,动作渐渐变慢,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洪稻虽然同样脸色发白、头发凌乱,但由于使得是轻巧的细剑。百余招下来后尽管脸色难看,可剑招之间仍然能连贯流畅,章法不乱。

  只见二人又拆了五十余招,那袁龙的劣势逐渐开始扩大起来,每个动作都是慢了洪稻一拍。

  而那洪稻见袁龙招式开始错乱,心中更是信心倍增,不断的用长剑左右虚刺。袁龙则完全落入被动,刚开始还是格挡、劈扫,到后来只能脚步后移,步步后退起来。

  但凡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三十招后袁龙必败!

  果不其然,就在两人交手刚过二百招时。洪稻跨步一刺,逼得袁龙后退半步。继而又翻身回手,右手长剑一个轻点,刚好点在袁龙的小臂上。

  “啊!”

  只听袁龙一声喊叫,右手小臂被戳了个一寸长、半寸来深的伤口。

  袁龙不敢再接招,连忙后退几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可洪稻那会给他机会,疾步跑过去,对准袁龙大腿砍去。袁龙横刀挡住,可还没来得及再往后退时,洪稻早已绕步左侧,又是一剑砍去。

  只听袁龙又是一声闷哼!左臂被洪稻砍的血流如注。

  洪稻抓住机会,一脚踢去,正中袁龙小腹,把袁龙踢得往后倒退了四五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朴刀也“咣当”一声倒在地上。

  洪稻冲上前去,一剑刺出,但却在距离袁龙咽喉两寸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袁龙,你可知错!”洪稻厉声喝道。

  袁龙捂住自己的左臂,咬牙切齿,眼中充满着愤怒和不甘看着对方。

  洪稻又继续说道:“念在你我这么多年同门之情的份上,我今日饶你不死,但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我南华派的弟子了。从此以后不要让我在福建再看到你,否则……”

  洪稻把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接着收起了长剑。

  那袁龙见对方收剑了,立马高声喊道:“动手!”

  所有人都对这一句突如其来的喊声感到云里雾里,个个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这袁龙还有什么后招。

  突然从大厅内拐角处传来几声惨叫。众人立马回头望去,却见那二十余名南华派弟子一拥而上,把洪稻的几名贴身弟子乱刀砍死在当场。

  各门各派的江湖人士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流血事件给震到了,本以为只是两人各自私怨爆发,争抢掌门之位,却丝毫没有预料到这么严重的事情发生。

  洪稻听到自己的贴身弟子被害,对着袁龙怒骂道:“你这厮也太狠毒了,今日即便是手足相残也定要杀了你。”

  可袁龙早已做好准备,没等洪稻拔剑就拾起朴刀,一刀砍去。

  那洪稻没有想到袁龙居然会下次毒手,残害本门弟子。也没有想到袁龙居然如此卑鄙,早就准备偷袭自己。神情恍惚之间,剑还没完全抽出,那袁龙的朴刀已经砍了过来。

  洪稻不得已,架起剑鞘和抽到一半的长剑往上格挡。

  只听“铛!”的一声,二人刀剑重重的碰在一起。

  袁龙立即从朴刀的刀柄处抽出一把小的匕首,往洪稻的左手一划。

  顿时两人再次分开,而那洪稻的左手小臂上留下了一条将近两寸的伤口。

  “子母剑!”

  只听站在黄月身旁不远的枪门门主章巍意外的喊了一声。

  黄月侧身一个低头,恭敬的问道:“章师叔,请问何为子母剑?”

  章巍皱着眉头说:“就是把一把小的匕首或者小刀,藏在长剑、长刀的握柄里,与敌对战之时,可以乘对手不备忽然拔出用以伤人性命的武器。”

  “好手段,可也好卑鄙!”钟云在一旁不屑的说道。

  黄月面色凝重、心中骇然的嘀咕着:“与敌对战需得专心致志,倘若一心对敌之时,对方使此手段着实让人难防。果然最为险恶的是人心。”

  洪稻见自己的贴身弟子被杀,袁龙背信弃义,此时早已怒不可遏。催开长剑,发疯一般的不停的攻了过来。

  那袁龙被就难以抵挡洪稻的长剑,此刻加上左臂受伤更是难以支撑。

  可就在袁龙即将被洪稻攻破门户,命丧当场之时。那二十余名南华派弟子也跑了出来,把洪稻突然围在了中间。

  “你们!你们这群叛徒、残害同门,你们不配作南华派的弟子!”洪稻双目喷红,声音已经在愤怒中开始发抖。

  这些弟子也明白,事已至此,一旦袁龙失利,那么所有参与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因此,这些个弟子们也顾不得什么掌门、长辈了。只盼着能助自己的袁龙师伯一臂之力,赶紧一刀杀了洪稻,了结此事。

  “哼!我跟随师傅这么多年,这些弟子哪个不是我亲自收入门下?”

  “哪个不是我亲自传授武艺?”

  “你以为你当个掌门就能接管南华派了,简直是笑话!论对门派的心血付出,你远不及我。”

  袁龙在一旁大声怒吼着,仿佛压抑了数十年的怨气在这一刻开始喷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