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碎梦神剑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回归故里

碎梦神剑传 纸凤 3111 2018.11.11 17:52

  黄月一路风餐露宿,饿了就吃一些烧饼、馒头,渴了就喝一口河水。一路沿着官道两旁除了睡觉便是赶路,终于五六天后,临近中秋节时穿过庐州来到了凤阳城。来到这里距离回家就只有不到一天的行程了。

  进城后黄月在熙熙攘攘的凤阳城买了些肉干、布匹,还打了两斤散酒。天黑前出了城门沿着自己三年前来时走过的路,借着中秋节明亮的月光,一步步的往家里走去。

  眼见家人近在咫尺,黄月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快了。

  第二天早晨太阳刚刚升起时。黄月来到了双桥乡,来到了这个自己熟悉的地方,沿着自己和父亲、弟弟三人走过无数次的乡间小路向着黄家村走去。因为黄月来到双桥乡时天还太早,一路上黄月并没有遇到曾经的熟人。来到村口黄月抖擞精神,一整晚的赶路此刻也并没有丝毫疲惫的感觉。

  黄月来到了家门口,还没进门家里的那条狗便一阵吠叫。黄月走到门前,轻轻一推门,那门吱呀的一声便开了。

  “是谁呀?”母亲从厨房里慢慢的走了出来。

  “孩子!你回来了。”一看是黄月,母亲难以置信的叫了出来。

  “娘,是我。我回来了。”黄月放下背后的东西走到母亲身边亲切的说道。

  母亲拉着黄月的手,眼神中透露着激动与高兴,这个让她思念了三年的孩子今天终于回来了,一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她抱住黄月的胳膊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谁来了,一大早的这么大动静。”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从院子里的内屋传来,接着父亲披了件单衣走了出来。隔壁房间弟弟黄池也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爹、黄池我回来了。”黄月看着父亲和弟弟兴奋的说道。

  “月儿”、“大哥”,父亲和弟弟两人先后惊讶的看着黄月,同样难以置信的说道。

  黄月看了看父亲额头上的皱纹又深了几分。弟弟三年来长高了不少,几乎和自己差不多高了,双手也更加的粗糙,想来这三年自己不在家中弟弟承担了更多的农活。想到母亲日夜思念的泪水、父亲忧虑的眉头、弟弟稚嫩的双手也变的越发粗糙,黄月不觉鼻子一酸,心里一阵难过。

  一家人围坐在正屋的大桌上,母亲把早饭端上桌子。一家人又像之前那样围在一起幸福的吃着早饭,说着话。

  父亲吃完早饭后,端起了烟锅,点着烟叶后长叹一声说道:“前年,我托你堂叔去镖局里打听打听你过的怎么样,要不要回家过除夕。可你堂叔去了之后发现那镖局都已经关门一年了,好像还听说是被人给砸了招牌。想打听你的下落,可这一打听就是一年多,我和你娘也只能往好的方向去想。”父亲说完叹了口气。

  “孩子你能回来就好,安全的回来比什么都重要。”母亲在一旁高兴的说道。

  “是啊,哥,你这三年都到哪里去了?”弟弟也在一旁看着黄月好奇的问道。

  黄月停顿了一下说:“那龙震镖局在扬州生意不好做了,于是就回江西老家了。我当时也不想白跑一趟索性就跟着他们一起过去了,现在镖局生意挺不错,我在那里过的也都挺好的。”

  黄月知道自己不能将自己踏步江湖的事情说出来,否则无论是父母也好、族里的长辈也好都会劝阻,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亲人都会带来许多的麻烦。自己放不下江湖梦、更不能把亲人卷入其中。想到这里黄月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对了,月儿跟你说个喜事,你弟弟连考两年过了县里的童试,等明年开春的时候就去凤阳府考府试,这在咱们家可是头一回啊!”父亲自豪的说道。

  母亲也在一旁高兴的说道:“是啊!隔壁廖家村的有个老童生,考了十年都快四十了,才在去年过了县里的童试,咱们家二娃子就是聪明。”

  黄池听到父母的夸奖也在一旁低下头高兴的笑着。

  “等明年二娃过了府里的童试,正式拿了童生的资格,就准备给他定亲,咱们村头李家有个女娃子今年也刚好十八和你弟弟是同一年生的。”父亲用力抽了一口烟叶说道。

  随后黄池看向黄月说道:“哥,这次你还回镖局嘛?不如别走了咱们一起在家过日子,一边种田一边考学吧!”

  黄月看了看父母又看了看弟弟,说道:“我这次回家就是过中秋节的,等过一段时间,我还要回镖局,至于考学的事以后再说吧,二弟你要好生勤学读书,将来出人头地。”

  黄池看了看黄月,用力点了点头。

  黄月在家里一待就是十几天,陪家人过了中秋节、走门串亲的拜访了家族里的各个长辈。感觉自己就好像一直生活在这里一样,没有去过什么龙震镖局、也没有拜师过什么三道宗,仿佛自己一直都在这里,一直都在这个小小的黄家村生活了二十年。可是黄月心里明白,这些生活终究不是自己的未来。

  这一日,一家人吃过早饭后,黄月和弟弟拿了砍刀、斧头、麻绳,父亲挑了扁担三人又走到了村子旁边的山上去砍柴。忙了一天,三人担着柴火回了家。

  “好了,这些柴火够用好些天了,早点吃饭歇息吧。”三人回家后把柴火一放,父亲拍了拍衣服上的土说道。

  晚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了晚饭。黄月等弟弟睡下后,来到父母的房间敲了敲门。

  “孩子,咋还没睡呢?”母亲开了门说道。

  黄月进门后顺手关了门坐到父母床边,说道:“爹、娘,孩儿明天就走了,镖局里现在事多,不好离开人。这里有些银子你们二老拿着。”黄月说完从怀里拿出了四个大银锭。

  “四十两!”父亲一看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惊诧的说道。母亲也瞪大了眼睛,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孩子,你哪来的这么多银子。”母亲问道。

  黄月早就预料到父母的反应了。毕竟四十两银子,就算是天公作美一家人也要两三年时间才能赚上来,要想余下四十两银子一家人就算省吃俭用至少也要三四年的时间。

  “爹娘放心,这银子是镖局里的镖头给我的,他们见我干活又快,人又机灵,每个月都给我一两多银子,我吃喝住都在镖局里银子没处花,这三年便剩下来这许多银子。”黄月平静的说道。

  见父母半晌还没反应过来,黄月便把银子放到父亲的手里说:“这三年我不在家,您二老的负担肯定加重了不少。弟弟这两年既要考学又要娶亲,这些银子一来贴补一下家用,二来让弟弟少干些农活多腾出些时间读书,将来能考上秀才、举人咱家不就彻底的出人头地了嘛。”

  母亲看了看黄月,又看了看那四大块银锭,抹了抹眼泪带着哭腔说道:“孩子,难为你了。”

  黄月安慰一下母亲继续说道:“娘,没关系,将来我若能赚了大钱还回来孝敬您二老。”

  父亲叹了口气说道:“孩子,你是在外面闯荡也好,在家里耕田考学也好,爹都不会阻拦你,你都二十了将来能吃一碗安稳饭,娶妻生子平平安安一辈子,爹娘也就满意了。”

  “孩子,就不能再多待两天了嘛?”母亲拉着黄月的手关心的问道。

  黄月回道:“爹、娘不用担心,我还会回家探望您二老的,等那段时间镖局不忙了我还会回来的。”

  父亲把银子推给黄月说道:“咱们在家就算苦点可也总能对付的过去,你在外面反而处处需要用钱,这钱你拿着吧。”

  黄月把银子又按在了父亲的怀中说道:“我在镖局安全的很,吃喝不愁,银子在身上既花不了也不安全,你们拿着吧。另外这事先不要和弟弟说起,以免他心生异想也寻思着赚钱养家,到头来荒废了学业。”

  父亲叹气点了点头,黄月又劝慰了父母一番转身出了门。

  第二天一早,黄月吃了早饭背上剑和干粮出了门,父亲和弟弟把黄月送到村口才在黄月的不断劝说下停了脚步。黄月心中此刻的心情比第一次离家时更为不舍。可他不再一步三回头,而是头也不回的走向前方。

  他明白既然自己已经做出了决定就不要让亲人为自己而担忧。他要表露出这种果断,让父亲、母亲、弟弟明白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直到身影逐渐消失……

  黄月走出了村子、走出了双桥乡、走出了凤阳府,可他没有往西走去,而是往南向着金陵方向走去。他心中对于那个白姓老者有着太多太多的疑问。

  “他怎么会知道三道宗的剑谱残篇?”

  “这三道宗的剑谱从何而来?”

  “三道宗还有多少剑法是残缺的?”

  “他是三道宗的敌人还是另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偏偏告诉我这些事情?”

  “他有什么企图或者说他想通过我得到什么?”

  ……

  “那老者既然留下让我找到他的途径就必然希望我再去找他,或许这一次我能得到更多的信息。至于回山门也不急于一时,顶多也就是被师傅批评一次。”想到这里黄月加快了脚步向着金陵城大步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