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群山呼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家族

群山呼唤 黑环 2651 2021.01.08 23:54

  乌云散去,天光初亮,湛蓝色的净空好似被洗涤一般。

  嚎叫之顶,马修取代了曾经的乔,成为端坐神邸浮雕前的祭司。

  可惜这祭司只是他自封,没有祭司的学识,他终究只是一个空架子。

  “仪典书,究竟放在哪里?”

  马修昨夜翻遍整个嚎叫之顶,无有丝毫收获。

  半月壁上的浮雕,周围散落着的蜡烛,地面被雨水冲刷的仪轨线,这里的东西一览无余。

  “高山恐怖之王的启示?”

  马修仰视那神邸浮雕,他缓慢上前,手掌触摸浮雕,光滑细腻的石壁带来冰冷的触感。

  当指尖划过那象鼻喇叭状口器时,沉寂于胸膛中的七鳃鳗忽然动弹一下。

  “难道…”

  马修回想起曾经他接受七鳃鳗寄生的一幕,这雕像内部似乎暗藏机关。

  “又要用它吗?”

  七鳃鳗缩居食道深处,并且通过分泌特殊消化粘液溶解食道内壁的黏膜和肌肉。

  它的外皮会与食道内壁的受创位结合,直至完全取代食道。

  某种程度上,七鳃鳗谋杀了他的食道,并且取而代之。

  这种情况很像缩头鱼虱寄生鱼舌,如果马修无法获取呼吸法,七鳃鳗会通过食道感染并异化肉体内的各个器官。

  马修已经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他的皮肤有一种病态的苍白,粗大的毛孔收缩,细微的汗毛脱落。

  马修深呼吸一下,嘴巴微微张开,七鳃鳗的前段已经探出口外。

  马修极度不愿意使用七鳃鳗,这让他觉得他已经脱离人类这个物种。

  可惜,事情不会如他所愿,想要探明浮雕内的情况,只有让七鳃鳗钻入那喇叭象鼻下的孔洞里。

  七鳃鳗像是灵活的毒蛇,缓慢钻入孔洞,那孔洞内的触感清晰的反馈给马修。

  不一会儿,马修就感受到一个藏于孔洞中的异物。

  七鳃鳗的螺旋口器一下子依附住这东西,七鳃鳗在马修的控制下一寸寸缩回去。

  “仪典书!”

  马修手握棒状物体,这是某个生物的一段胫骨,一体两端,两端呈现倒三角状。

  胫骨呈现玉质感,内里晶莹剔透,表面刻有密密麻麻的秘文。

  “这就是仪典书吗?”

  马修手握玉质胫骨,只感觉心里长久以来压抑的愤怒被点燃,他的手指指甲一寸寸拉长变硬,瞳孔变得猩红一片。

  “呃!”

  马修发出难听的嘶吼,他的喉结特征开始消失,七鳃鳗将食道上的软管也同化了。

  “啪嗒!”

  玉质胫骨掉落在地,马修忌惮的望着地上的骨头。

  “该死!这一定是老侏儒的陷阱。”

  马修看着手上的锋利指甲,玉质胫骨加重了他肉体上的异化。

  “不过,这似乎也增长了我的力量。”

  马修紧握拳头,身上肌肉隆起,这肌肉线条分明,肌束紧密排列,给人以流畅之美感。

  马修指甲在地上一划,顿时石砖表面出现几道明显的划痕。

  “已经朝着非人的形态变化了!”马修叹气道。

  玉质胫骨上的秘文是获取呼吸法的关键,马修需要一个人来帮他解读。

  马修撕下一块羊皮,在上面写下讯息,而后塞入蜥王口中。

  “去吧!将东西交给威尔斯他们。”马修拍了拍蜥王的脑袋道。

  在矮山之前,曾经的篝火广场被众人收拾干净,并在这里搭建简陋的营帐棚。

  威尔斯、克莱以及米森被马修授予干部的职称,由三人统率存活的奴隶们。

  存活的奴隶不多,在恐怖鹿怪的感知下,没有几个奴隶能够躲藏。

  也多亏了恐怖鹿怪的屠杀,否则马修难以如此顺利占领这里的土地。

  威尔斯、克莱与米森先是收拢存活下来的奴隶,拢共二三十个,其中还混杂着一些野地精。

  再接着他们清理部落废墟,由于毁坏面积过大,他们人手不足,所以只能将篝火广场清理一下,再就地取材搭建营帐。

  威尔斯、克莱与米森坐在石条凳上,面前是三米宽的篝火炭池。

  “武器已经重新放入器械室,粮仓中的食物足够我们生存大半年的了。”

  米森的语气有些轻松,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武器和食物更让人觉得有安全感的。

  “要小心那些新人!”克莱喝了一口苦荞麦糊道。

  “放心,部落里所有散落在外面武器都清理了,他们没有反抗的能力。”米森望着不远处准备餐食的人道。

  威尔斯用布擦拭着一把单手剑,这样一把用精铁打造的单手剑,就是在曾经的侏儒部落也不多见。

  “我让侦查兵将周围的地形探查了一遍,除了北部绝壁之外,西南方向的剌霜地是我们最需要警惕的。”

  米森赞同道:“西南方向一直是流亡侏儒的聚集区,曾经的侏儒部落每个月都会在那里补充有生力量。”

  威尔斯将怀里的地图拿出,他指了指上面标记的区域,“怪物又回到了白果林地,并屠杀了当地的侏儒村庄。

  所以东边的区域目前来说是安全的,正南方的乱石丘一直是野外盗匪的领地,这些盗匪多数由人类构成。

  而西边的泥沼塘同样被某个强大的野兽占领,一般来说它不会轻易出来猎食。”

  克莱在一旁急了,目前看来他们可以算危机四伏了,“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干部制!”

  威尔斯突然站了起来,显得信心满满,“以乌诺克家族为核心,以干部为骨干,不断接受族裔的效忠,建立属于乌诺克的势力。”

  “可以做到吗?”

  米森显得忧心忡忡,摩达之地可不是人数为王,个体的强大力量是不可或缺的。

  “大人会成功的,我们只需要做好分内工作。”威尔斯提醒道。

  这时庞大的蜥王迈着轻快的步伐而来,它先将皮纸交给威尔斯,而后爬到边缘的屠宰桌边,那里的一具具侏儒尸体正等待宰割。

  威尔斯看了一眼皮纸,“送赛里斯学士去嚎叫之顶,大人需要他的帮助。”

  嚎叫之顶上,一身束腰长袍的马修在山道尽头迎接年迈的老学者。

  “赛里斯学士,离开阴冷的地牢,你的身体是否依旧保持康健?”

  老学士由一位少年搀扶,“尊敬的乌诺克,您可是已经招募我为乌诺克家族的学士,我自然要为家族奉献余生的生命。”

  老学士答非所问,可却让马修由衷的开心,老学者已经将自己视为家族一员。

  “这就是古老的贵族制度,虽然人类弱小而无力,但依旧拥有根深蒂固的封建制度。

  一旦成为某个贵族的家臣,便会忠心侍奉,以求家族世代传承。”

  马修不竟好奇,就连侏儒都还处于愚昧的原始社会,人类如何发展出贵族制度的。

  老学者似乎看出马修心中所想,“乌诺克大人…”

  “您称呼我为马修就行了!”马修·乌诺克谦卑的道。

  “好吧!马修,我教导过你人类历史的知识。”赛里斯学士在一旁少年的搀扶下走近马修,“人类历史的记录已经持续了几千年,我们一直在进步着。

  你曾在这里所看到的凸轮锁、铁质箭头、复合弓都是从人类那里掠夺来的。”

  “我明白!”马修点点头,“目前看来,技艺上的进步依旧无法弥补个体力量上的差距。”

  “是的!是的!”

  赛里斯眼角湿润,“人类的进步在这个世界是伟大的,可惜每一次的进步果实都被异种所掠夺。”

  “侏儒吗?”马修问道。

  赛里斯摇了摇头,“侏儒个体虽然强大,但底层的侏儒如同无智的野兽。

  他们根本无法消化人类的进步果实,也无法进一步发展出新的文明社会。

  所以侏儒们永远都是一个个分散的部落,他们无法容纳更多的个体,否则就会分裂出新的部落团体。”

  “好吧!”

  马修拍拍手,“闲聊时间结束,我需要你帮助我翻译一件东西上的秘文。”

  “是侏儒的仪典书!”赛里斯学士一眼认出地上玉质胫骨的来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