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群山呼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夹击

群山呼唤 黑环 2665 2021.01.14 20:12

  清晨,田鼠屯中。

  马修从床铺上醒来,身旁是一本翻开的书籍,上面满是各种图解和文字。

  “咚咚咚!”

  一个年轻人闯进了阁楼房间,他手里端着热腾腾的蔬菜汤,还有几条烟熏烤鱼。

  “骨头大人,又有几伙盗匪来到田鼠屯,按照您的吩咐,他们都加入了我们的狼群。”年轻人讨好的道。

  “叫老匪过来!”

  马修慢条斯理的享用他的餐点,手掌一挥,年轻人赶紧回去传令。

  “已经两百多人了!”

  马修透过窗户,可以看到田鼠屯到处都是那些盗匪,他们在这里交易货物,购买骨质或石制武器。

  老匪踏着吱嘎响的楼梯,他身上是一副镶铁皮甲,脚上是一双鹿皮靴,腰间别着骨匕,背后挂着一把长弓。

  “很有精神!”

  马修穿回了自己的束腰长袍,宛如一个学者对老匪微笑道。

  “狼头,您的狼群已经磨好牙齿,随时撕咬您的敌人。”老匪精神振奋的道。

  “我临时给你一项特别的任务!”马修将一张羊皮卷纸递给老匪,“往北走,你会遇到一群特殊的人,将这份皮纸交给他们,然后你就可以回来了。”

  老匪愉快的接下这项任务,并且迫不及待的去执行,因为他清楚这田鼠屯已经是一处危险区域了。

  老匪也没有什么要携带的东西,临走前又去了一次田鼠屯的鸡窝。

  当他从鸡窝出来,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出来的他失去了长弓。

  “基克那该死的奸商,不知道他施得什么恶咒,骨头大人竟然同意他继续经营田鼠屯。”

  老匪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的,在田鼠屯的鸡窝中他已经失去了两件武器。

  “那些“母鸡”的技术真好,可惜我的长弓和匕首,这地方消费太高了。”

  老匪消失在田鼠屯的道路尽头,他沿着低矮灌木丛旁的溪流而行。

  老匪一边赶路,一边抱怨,“骨头大人是个好头儿,可就是太神秘了,总觉得无法依靠。”

  大约三个小时,老匪找了一处河滩地生起营火,“北边,我都快抵达乌拉尔之山了。”

  老匪从腰带掏出苦荞麦、洋葱、土豆、熏肉片,将材料混在一起,一锅乱炖。

  老匪坐在河边,他摸着腰间的皮纸,心思起伏不定。

  “骨头大人与铁霜强盗团的沃森产生冲突是不可避免的,最近两边都在扩张人手。

  可铁霜强盗团在乱石丘的号召力太强,远非骨头大人可比的。”

  老匪坐在河滩地一阵纠结,他叹气的想道:“别怪我,我也不想,但强盗从来都是站在胜利者一方的。”

  老匪这么一想,马修的恩典顿时抛到脑后,开始操持他的晚餐。

  就在老匪喝着他的汤羹时,不远处隐隐绰绰有亮光,并且光源越发靠近他的位置。

  老匪一脚将营火上的火堆踹翻,随后收起腰包,弯身往来时方向潜行。

  “斯!”

  一头巨蜥与老匪面面对面,相互凝视许久。

  老匪吓得牙齿打颤,整个人向后仰倒,但却撞到了某个坚硬之物。

  “盾矛兵!”

  三十个身穿轻甲,手持大盾与铁长矛的兵卫在老匪背后笔直站立,而老匪撞到的正是一面大盾。

  “你是大人的信使!”

  威尔斯骑着矮脚马上前,他拉下头盔上的面罩问道。

  “大人?”

  老匪无意识呢喃着,大脑疯狂搜索着某位大人物。

  “对!”

  老匪连忙起身,“我就是大人的信使!”

  另一位矮脚马骑士上前,他将骑士枪架在老匪肩膀上,“哪位大人?”

  老匪转过头面向这位骑士,他露出一张苦瓜脸,“自然是那位大人!”

  “克莱,不要冲动!”威尔斯语气沉稳的道。

  只见威尔斯翻身下马,从老匪腰间抽出皮纸,打开一看,顿时笑了起来。

  “马修大人已经部署好了,我们只需要按照计划进行。”

  老匪愣在原地,他指了指威尔斯手上皮纸,又转头望了望那一排排盾矛兵。

  “原来如此,我早该想到。”老匪低语道。

  田鼠屯,东北方的枯水沟。

  隔着枯竭的水沟,铁霜强盗团与马修的群盗正在骂战。

  马修揉了揉眼睛,这种小规模的村斗他实在提不起兴趣,尤其是在他已经提前布置暗手的情况下。

  隔着枯水沟,沃森在一众强盗团的拥簇下缓步而来。

  沃森身边除了铁霜强盗团的成员,还有许多召集来的盗匪,大约百十来号人。

  马修这边堆满了人,三百多人挤在一起,真是黑压压的一片。

  可除去老弱妇孺,还有残疾的,只有六七十可战斗的盗匪。

  沃森似乎看穿了马修的虚实,那些拥簇在马修身边的群盗只需要一次猛击,便会立即溃败。

  马修这边声势极大,可除了身边的原铁霜强盗们,其余都是目光闪烁,只有表面凶猛,实则内里怯弱。

  沃森依旧赤裸着上半身,那些伤疤仿佛他的荣耀,所有盗匪都在他的目光下低头。

  “这里只有一个头狼!”沃森朝着马修低吼着。

  马修对比了一下自己与沃森的实力差距,似乎除了身体强度相当,战斗意识与技巧都差距甚远。

  沃森不断说些恐吓的话语,隔着枯水沟,双方的人都在不断进行骂战。

  这样一直持续一个小时,或许大家都累了,骂战逐渐停止,所有人意识到该动真格的了。

  在马修的阵营中,一些盗匪已经摸过枯水沟,悄悄站到沃森的队伍里。

  “大人,该进攻了!”

  马修身边的原铁霜强盗们有些着急,再这样下去他们的人心马上就会散了。

  马修也不在意,他双手拢在袖口中,兜帽遮住直射来的阳光,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再等等!”马修开口道。

  沃森也不着急动手,因为他觉得对方的人支撑不了多久,他们的勇气会一点点消磨。

  时间一点点过去,果然马修这边隐隐有争执声传来,一些盗匪劝说马修向沃森投降。

  忽然,有马蹄声从枯水沟一侧传来,紧接着是重重的脚步声。

  沃森慌忙向后望去,只见一排排盾矛兵向他这边压过来。

  “乌诺克家族的盾矛兵!”

  沃森脑海里瞬间想起马修曾对他说过的话,他意识到自己早已经被对方玩弄鼓掌之中。

  沃森怒视对面的马修,“你早就计划好了!”

  马修面无表情,站立的地方从未移动,仿佛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旁观者。

  一些心思灵活的盗匪又开始换了阵营,马修这边的人手渐渐多了起来,没过多久便超过沃森那边。

  “投降吧!”

  马修拉下兜帽,对面只剩下三十多个铁霜强盗,而所有游散盗匪都站在他这边。

  沃森统率的铁霜强盗团腹背受敌,可尽管如此依然没有一个铁霜强盗离开阵营。

  “可惜!”

  马修知道沃森不是一个甘于人下的人,所以这种人只能让他归于死亡。

  马修手掌一挥,盾矛兵顿时压上去,大盾组成盾墙,长矛刺击,极为有效的收割生命。

  沃森如饿狼般冲向马修,但无数盗匪硬生生将他拖进枯水沟中,一个又一个盗匪扑上去。

  “这就是我的狼群!”

  马修一直不曾移动半步,俯视着沟中浴血奋战的沃森。

  沃森一手持圆盾,一手持短斧,攻守兼备,即使敌人犹如狼群袭扰,他也不曾有丝毫慌张。

  可惜体力终有枯竭,在杀死第十一个盗匪时,他的小腿被一把木矛扎穿。

  紧接着小腹、右臂等,伤势不断累加,最后倒在尸堆上。

  “投降!”

  三位矮脚马骑士举着乌诺克家族旗帜,他们冲击着铁霜强盗团的防御线,口中不断发出怒吼。

  在沃森倒在枯水沟后,铁霜强盗团便纷纷放下武器,并跪在马修的脚边。

  原本还欢呼雀跃的群盗,在看见铁霜强盗与盾矛兵以及三位骑士下跪后,也如压倒的稻麦般纷纷下跪。

  马修成为这片土地上唯一站立的人,他环视四周,僵硬的表情终于有一丝松动。

  “无上的权力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