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群山呼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营地

群山呼唤 黑环 2299 2021.01.07 23:57

  “轰隆隆!”

  乌云轰隆隆地喘着粗气,并不断发出轰鸣,似有天神立于云端之上,再朝着大地投掷电戟。

  豆大的雨点倾泻而下,落在广场的破烂雨棚上,洒在不远处的池塘里。

  雨蛙趴在腐烂落叶上,静静享受这狂雨和急风。

  在泥泞地面之下,狭窄而充斥土腥味的地道中,马修与老侏儒挤在一处。

  老侏儒的意志有些恍惚,他的胸膛微微起伏,呼出的气短促无力。

  “老首领,你的伤势怎么样?”

  马修扯着破布缠绕在老侏儒的伤口处,血液渗透薄布,如同画纸上晕开的墨点。

  “好孩子,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老侏儒有气无力的道。

  马修低头处理着老侏儒的伤口,额头隐有汗水,“我…没有…”

  “你瞒不了我!”

  老侏儒推开马修,口鼻中喷出血液,“侏儒的血液中流淌着祂的意志,每一个都注定是冷血动物。”

  “呼吸法!”

  马修停止动作,好似下定决心一般,“我需要呼吸法,我会建立自己的侏儒营地,我会成立属于自己的高山庙宇。”

  “呼吸法?哈哈!”

  老侏儒表情上充满嘲弄,似乎被马修的话语所逗乐。

  “你接受过祭司的教育吗?!

  你清楚呼吸法的学习并非一朝一夕所能成就的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一个愚蠢的战斗侏儒。”

  老侏儒一把将马修拉近,“现在因为你的愚蠢,一切都走向最坏的结局。”

  “一定有办法!”马修真的慌了神,内心最卑劣的一面暴露出来,“老首领,部落的传承不能在你手里断绝。”

  “呵呵!”

  老侏儒冷笑着,他垂下头,眼神在胸膛上游离,胸膛中的猩红之肠早已经在昏迷中被切断,现在的他与废物无异。

  马修清楚需要再加一把火,他抿了抿嘴唇道:“老首领,就算不为部落着想,你也应当完成乔的遗愿,他不会希望部落传承就此断绝的。”

  “乔!”老侏儒目光中是冰冷杀意,“你觉得我没办法杀你吗?”

  “你有很多办法,但你没办法阻止自己的死亡,也没办法否认我是部落的唯一传承者,更没办法否认你与乔之间的感情。”

  “你怎么知道!”

  老侏儒死死拉着马修,却被马修一把推开,并用一根短矛抵着。

  “在听说乔晋升失败,并且沦为畸变的怪物,你没有开心,相反你很悲伤,极度悲伤。”

  马修将短矛的矛头移开,缓缓后退道:“我能明白,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他们接受非凡的训练,获得超越寻常侏儒难以想象的知识和智慧。

  他们在这原始野蛮的社会中是孤独的个体,他们唯一能交流的只有彼此,所以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复杂的。”

  老侏儒挣扎着站了起来,“你说服了我,但我需要先问你一个问题。”

  “今晚这场变故是不是你在背后主导?”老侏儒死死盯着马修。

  “别试图欺骗我,你恐怕从一开始便没想让我活着离开这里。

  你的目的一直是呼吸法,所以你利用七鳃鳗血液的强烈致瘾性,让整个部落陷入疯狂和毁灭。”

  老侏儒说到这里,深呼吸了一口气,他语气一变,“不过说到这里,你的狠辣的确适合成为一个部落的领袖。”

  马修正视着老侏儒,语气略带得意的道:“老首领,如你所愿,我的确是这么打算的。

  从一开始决定拯救您的时候,我就从没想让你活下去。

  最好的结果就是您与乔两败俱伤,而我成为新一任的侏儒祭司。”

  马修手掌扶住额头,装作遗憾的道:“可惜意外总是猝不及防的,谁也无法料到乔如此仓促的进行晋升。”

  “这样的计划简直是孩童的玩笑,可最让人发笑的是竟然这样的计划也能够成功。”

  老侏儒仰着头,似乎对如今的部落感到失望。

  马修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一阵侥幸,真正计划实现起来,他才发现各种意外纷至沓来。

  “老首领,您的时间不多了!”马修提醒道。

  “是啊!时间不多了。”

  老侏儒后背贴着土壁,猩红瞳孔在昏暗光芒逐渐失去光彩。

  “呼吸法获取的方法就在嚎叫之顶,如果你真的是祂所眷顾之灵,那么你一定会找到正确的法。”

  马修瞬间气急,他语气郑重道:“我会重建部落,将传承和信仰一直传递下去,相信我!”

  “咳咳!

  我自然相信你,每个高山恐怖之王的祭司都会这么做。

  但前提是祂会眷顾你,让你获得启示。”老侏儒咳嗦着说道。

  “神邸启示!”

  马修朝着老侏儒大吼一声,“你认为有谁能引发祂的关注。

  况且就算祂关注到我,恐怕一个思维火花就能将我泯灭。”

  老侏儒摇了摇头,“在嚎叫之顶有一本历代祭司掌管的仪典书,这本书会给予你帮助。”

  “我现在只有最后一个请求,结束我的痛苦!”老侏儒有气无力的道。

  “好!”

  马修手中短矛向前一送,干脆利索的结束老侏儒的生命。

  “吞了他!”

  马修对蜥王下达指令,而后迅速向地道外走去,同时扯下脸上的侏儒面具。

  地道外面,一辆马车已经在这里等待多时,马车上用布棚简单遮盖,里面的威尔斯与克莱瑟瑟发抖。

  大雨中,米森和卫队成员在雨中等候,他们在雨中站得笔直。

  经过这一夜,每一个目睹那城镇大火的奴隶,他们都会深深敬畏着那个男人。

  “大人!”

  见马修踉跄走出,一个个人上前搀扶着。

  马修拍了拍米森宽阔的肩膀,他注视着每一个族裔,认真道:“我们自由了!”

  众人没有欢呼,没有哭泣,想反他们有些不知所措,像极了刚被抛弃的宠物。

  “好吧!”

  马修走上前,众人将雨棚拉到他头上等待着他的讲话。

  “各位,接下来是我个人的一点规划。

  由于某些不可抗力的因素,我需要停留在这里一段时间。”

  马修心里有些忐忑,他可能要与这些人告别了。

  不管怎么说,如今的局面是他推动的,他实质上是这群人的领袖,而现在他准备放弃自己的领袖责任。

  “所以…”

  马修正准备说话,威尔斯从马车上走下,一步步走近马修,而后单膝跪地,并亲吻马修的靴尖。

  “马修·乌诺克,威尔斯向您献上忠诚,在接下来的时光中,我必将追随你重建人类营地。”

  威尔斯在大雨中宣誓效忠,他表情严肃,眼神坚定,让马修直接愣在原地。

  “咚咚咚!”

  接着,周围一圈人跪下,他们拔出武器,放在马修脚边,向他宣誓效忠。

  马修捂着额头,在雨棚上伫立良久,“好吧!诸位,我乌诺克之名在此宣告,人类新的营地在此建立。

  我们将守护族裔,抵御寒冷,敬畏黑夜,亲吻光明,拥抱希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