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群山呼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侏蜈

群山呼唤 黑环 2190 2021.01.19 22:44

  清澈的水流从高处淌下,形成一道水幕,幕底是激射的水花。

  白面的战斗侏儒跪在涧底水潭前,对着水幕的方向膜拜不已。

  “为什么乌拉尔之山的情况还没有确认?”在水幕中,一个幽深洞穴中传出声音。

  战斗侏儒听到这声音,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您的共事者正在使用他的饲虫阻拦我们探查的脚步,并且一群低贱的人类杂种驻守在边缘区。”

  “阿帕奇,你说那个胆小鬼吗?”那声音愤怒道。

  “是的,他的嗜虫群让我们损失了大量的人手。”白面的战斗侏儒连忙道。

  “阿帕奇,区区一个低等种。”山洞里的声音越发愤怒,“当年只是服侍导师的一个奴仆,是我让他拥有成为蠕虫信奉者的荣光。”

  “凯,您不必生气!”

  一旁的灰袍侏儒们走出,他们手里提着腐烂的人头,上面满是蠕虫与大蛆。

  “哦,我亲爱的学徒们!”山洞里的声音变得亲切,“我所需要的蚯囊制作得怎么样了?”

  那些灰袍侏儒提起腐烂人头,高度腐烂的人头内部,隐隐可以看到一大团红蚯。

  “蚯囊已经成型,大概再饲养一个多月就可以摘取了。”灰袍侏儒们纷纷回道。

  “好!很好!”

  山洞里的声音低吼着,好像受伤的恶兽一般。

  白面的战斗侏儒松了口气,他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道,“强大的凯,您的伤势不会成为灭亡敌人的阻拦,只凭您的意志便能让他们臣服。”

  “你这个愚蠢的…”

  山洞里突然发出咆哮,一条荆棘长鞭甩出水幕,直接缠住战斗侏儒的脖子,将他拖进水幕后的洞穴。

  山洞里传出一阵咀嚼的声音,半晌过后,一个一米多高的身影出现在水幕之后。

  透过水幕,依稀可见这身影长着许多节肢,即使只是静静站着,也足以给注视者极强的压力。

  马修一直隐藏在一块凸岩下,通过灵测虫不断探查这神秘侏儒的灵性强度。

  那侏儒一直站在高处流淌下的水幕后,就这样静止不动。

  时间慢慢过去,隐藏的马修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陌生的客人,为什么不出来一起聊聊!”那侏儒突然开口道。

  刚想后退的马修身体一僵,对方极有可能在诈他,所以现在不能再引起对方注意。

  果然,那神秘侏儒再未作出任何动作,他缓慢走出水幕。

  他的皮肤是类几丁质的,头骨明显虫化,额头上长着一根顶端分叉的独角。

  在他的背部脊椎大骨两侧,探出七八根锯齿节肢。

  这位神秘侏儒身上的甲胃也是采用虫壳制成,腰间挂有数个昆虫标本。

  “难道是我的错觉,可我明明闻到了陌生者的气味。”神秘侏儒心中暗道。

  “出来吧!”

  神秘侏儒背后节肢张开,如孔雀开屏般,并且额头那根Y型独角闪烁深红光芒。

  洞穴中发出轰鸣,似乎有庞然大物在奔跑,声音越发响亮。

  “召唤物吗?”

  马修心中想着,他凝神望去,那庞大之物身影越发清晰。

  “这…”

  马修差点出声,他赶紧捂住嘴,不怪他如此惊恐,实在是召唤物给予他的刺激太强烈。

  该如何形容这怪物呢?

  类似巨型蜈蚣,不过是由侏儒躯干组成的肉体蜈蚣。

  肉体蜈蚣由一截一截的侏儒个体组成,每一截的侏儒个体除去了多余的腰腿和头的部分。

  多节的肉体蜈蚣在洞**壁上爬行,一对对手臂组成的节肢勾住内壁。

  这种场面太震撼了,这简直就是邪恶的具现化之物。

  名为凯的侏儒手臂高举,他俯视他的学徒们,“你们也即将成为它的一员。”

  灰袍侏儒们狂热的高呼达斯之神名,那是他们所信仰的古老者。

  凸岩下隐藏的马修屏住呼吸,这简直就是邪教徒的巢穴。

  马修深知绝不能让这群侏儒继续壮大发展,不然他在乌拉尔之山肯定无法安稳修行。

  一直到深夜,这些侏儒的狂欢才结束。

  马修在黑夜的掩护下撤退,再次翻过寨墙,马修带着蜥王一路东进,直接抵达乱石丘的田鼠屯。

  “联系你的主人!”

  马修推开田鼠屯旅馆的大门,直接吩咐旅馆的主人道。

  这处旅馆是那位虫仆所有,通过旅馆的雇员可以直接虫仆。

  虫仆没有让马修等待太久,他似乎已经预料到马修的目的,脸上带着无法猜透的神秘微笑。

  “你已经见到了我的那位共事者!”这位虫仆意味深长道。

  “不止见到了凯,还看见了他的怪物。”马修略带后怕的语气道。

  “具体说说!”虫仆为马修倒了一杯蜜酒。

  马修将刺霜地的见闻简单叙述一下,特别是那多节的肉体蜈蚣。

  “他还是成功了!”虫仆神色复杂,他顿了顿又道:“真是邪恶艺术上的特别成就啊!”

  “你们这个组织到底是什么?”马修警惕的问道。

  “原本只是单纯的神秘力量研究组织,没有种族歧视,不分正义与邪恶,只是单纯探究力量本质。”虫仆长袍道。

  “那现在呢?”马修抿了一口蜜酒问道。

  “现在?!”虫仆嗤笑一声,“任何组织时间一长,总难免有派系之分。

  很不幸,我属于邪恶阵营的派系,并且这个派系就算在邪恶阵营中也名声狼藉。”

  “达斯是谁?”马修换了一个问题。

  “一位古老者的真名,这位古老者我们通常称为蠕虫行者,我劝你不要念出祂的名。

  虽然这位古老者失去神性,但依旧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

  马修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虫仆,“凯说他引导你成为蠕虫信奉者,为什么你一点都不虔诚。”

  “我当然信奉祂,不过信奉的是祂的伟力。”虫仆语气平淡道。

  虫仆说到这里,突然叹气,“或许我应该改信星之子,至少你的那位主不需要信徒的虔诚信仰。”

  “主会接纳你的,如果你愿意归于主的怀抱的话!”马修咧嘴笑道。

  “不了!”虫仆果断拒绝,他呵呵笑道:“还没几个人可以在星之子的念头下保持独立意志。”

  “够了!”

  马修将蜜酒一饮而尽,他注视虫仆道:“我想我们应该拥有共同的敌人,或许可以联手。”

  虫仆摇了摇头,“凯是狂信者,其在虫术上的成就不是我可以媲美的。”

  “如果真的无法抗衡,或许我应该考虑迁移到其它地方。”马修道。

  “倒不是一点办法没有!”虫仆拍了拍马修的肩膀,他将一张地图摊在桌上。

  “邪恶克星,崇圣狩猎者!”虫仆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