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群山呼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炼金

群山呼唤 黑环 2379 2020.12.31 21:41

  三角布棚中再次陷入沉寂,众卫队成员无法相信这突然颁发的指令。

  米森尽量克制心中的怒火与惧意,他接过羊皮纸仔细阅览,那用烙铁印上的羊蹄火印的确是乔的私印。

  “我…”

  米森想说些什么,但面庞涨得通红也没说出任何话语。

  “皮甲和武器都是我们私人购买的,为什么要我们上缴。”那精瘦的卫士愤恨道。

  “你确定保留皮甲与武器?”老布尔阴冷的问道。

  “这位大人!”卫士除下手腕上的兽牙手链,“这些兽币是我自己的珍藏,请大人让我保留这些皮甲与武器。”

  “很好!”老布尔接下手链,并称赞卫士的行为。

  米森放下羊皮纸,脸色一沉,“老布尔,没必要戏弄他们,奴隶中只有卫队成员能够装备武器,没了这一层身份,私自拥有武器只会被侏儒处以绞刑。”

  “真没意思!”老布尔轻叹一声,“我的儿子,把他处理了。”

  老布尔身后的年轻人顿时露出兴奋的微笑,一个箭步上前,手中匕首当空一划,只见空气中寒光一放一收,那卫士喉管处血液激射而出。

  尸体倒在地面,血液依旧在喷射,溅得周围到处都是。

  众卫队成员惊慌失措,一个个手持各式武器,却没有一人敢于上前。

  米森目光与老布尔、威尔斯以及克莱一一对视,他的拳头捏得紧紧的,上半身肌肉紧绷,将镶钉皮甲撑起,显得极具压迫力。

  “米森你还想待在卫队中吗?”威尔斯打破沉寂,出声询问道。

  一听这话,米森眼中积蓄的怒气一下子泄了,“可…可以吗?”

  米森低头问着,他不敢抬头,因为他害怕看到卫队成员的目光,那些目光中包含震惊、失望与鄙夷。

  自从成为护卫队成员,米森似乎找回了尊严,短时间内又当上队长,他似乎又找回了别人的尊重。

  米森已经忘记他身为傀儡的这一件事实,或许他觉得自己早已经摆脱他人的操纵,甚至可以获得主导权。

  残酷的现实再一次降临到米森身上,他这一次拥有反抗的力量,但他身上似乎束缚住更多东西。

  威尔斯俯下身,在米森耳边道:“组织一场暴乱,目标就是矮山的亡者厅。”

  “不可能,这种事情一旦发生,侏儒的怒火一定会降临到所有奴隶们身上。。”米森惊恐的道。

  威尔斯披上狼皮斗篷,扣上精致的扣带,再走出布棚的前一刻道:“办成这件事情,你和你的兄弟们都能留在队伍里。

  至于其他奴隶们的死活,这似乎和你没关系。”

  一旁的克莱对着一众卫队成员冷哼一声,他故意掸了掸自己狼皮斗篷上的细雪,以此显示他与这些人身份的差别。

  矮山,地牢里。

  漆黑平滑的石座上,马修与老学者相对而坐。

  “深挖侏儒营地的历史,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吗?”老学者双手合拢在袖口内,慢悠悠的问道。

  “历史中埋藏着真相,而这真相能让我看清一些东西。”

  老学者摇了摇头,“你太心急了,呼吸法可不一定在那位失踪的首领手里。”

  “根据侏儒营地的历史,祭司一生只有两位正式学徒,两位学徒自幼年便共同生活与学习,以此培养其友谊与默契。

  在二位学徒成年之后,一位会继承祭司之位,另一位会继承首领之位。

  这种权力的继承传统在营地中约定俗成,几乎从未有过例外。”

  “如今不就有了例外!”老学者轻声慢语的道。

  “你说山嘎!”马修轻笑一声,“山嘎只不过是乔扶持的傀儡,虽然最近声势极大,但却如同无根之物一般,不会太长久的。”

  老学者还是不看好马修的计划,“就算一切如你推断,但你如何从那位失踪的首领口中获取你需要的呼吸法。”

  “能让一位首领失踪,却又不引起任何波澜,唯有乔有这种手段。

  我可以利用这位首领的仇恨来达到我的目的,只是具体的办法还需要请教您。”马修真诚的说道。

  老学者叹服道:“能做到这种程度,你已经算是人类群体中的智慧之人。

  不过想必你心中已经有预定方案,现在只不过让我为你查漏补缺而已。”

  老学者问道:“一个人在何种状态下才会失去理智,做出错误的决定呢?”

  他的眼神好似在烛光下跳跃不定,让马修心中略有忐忑。

  “应该是最困苦以及最绝望的时候?!”马修不确定的回道。

  “喜、怒、忧、思、悲、恐、惊!”老学者吐出七个词,“这些情绪在到达最顶峰时,都会使理智离散,使行为失常,使言语失准。”

  马修低头思索,心中的那套方案又更改几处。

  老学者接着道:“只是这样依旧不够,呼吸法关乎部落传承,牵系着历代侏儒先祖的意志。

  即使是强烈的七情刺激,也无法套取到这种核心信息。

  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外来之人,一个卑贱低下的奴隶。”

  马修面色不变,他从腰间皮袋中取出一皮质面具。

  “侏儒面具?!”

  老学者将面具托在手中仔细观察,又闻了闻,“这张面具应该刚刚从一位灰侏儒脸上摘取,按照皮肤上的干湿状态,还能保持一周左右。”

  马修将面具贴合在面部,背部佝偻着,一个略显怪异的灰侏儒便出现在这地牢之中。

  “很有意思,不过还差点意思,侏儒可没有头发!”

  马修点了点头,“头发还需要保留,毕竟还没到计划执行的时间。”

  马修这话说完,地牢中变得寂静无声,一头大蜥从一侧爬了过来。

  “老师,感谢您帮我整理侏儒部落的历史,也感谢您教导我知识。”

  大蜥一步步逼近老学者,爬行中不断吐着信子。

  “所以我已经失去价值了吗?”老学者目光冷冽的望着马修。

  地牢中,一头头蜥蜴从阴影中爬出,越爬越多,这里简直变成一个蜥蜴巢穴。

  “真没想到,你将这些食腐蜥蜴驯养到这种地步。”

  马修面无表情,“这是乔教给我的道理,牧羊人不需要直接控制羊群,他只需要控制牧羊犬。”

  老学者看着身前摆动尾巴的大蜥,恍然道:“蜥王,通过蜥王来操纵蜥蜴群吗?!”

  “数量如此多的优质蜥蜴,想必花费了很多饵食。

  炼成这般多的饵食,果真一点代价都不用付出吗?”老学者问出他最后一个疑问。

  “灵性!灵性就是代价!”

  马修手指轻点额头,“它已经在改造我的肉体,影响我的精神,我的本质已经开始脱离凡物。

  由于它已经是我的一部分,在炼成饵食的过程中,它也参与其中,原本的二元炼成式变成三角式,生命能转也变成了灵性能转。”

  “想不到,你已经掌握了炼金术的几分奥义。”

  “乔收藏的书籍有这一部分知识,虽然只是关于炼金理论方面的基础知识,但也足够解释炼成饵食中的变化。”

  老学者长叹一声,“能在生命之末时遇到你这样一位人类族裔,我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