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群山呼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破译

群山呼唤 黑环 2758 2021.01.16 19:21

  在与隐秘组织的虫仆秘密会面之后,马修便回返乌拉尔之山。

  他隐居于嚎叫之顶上,整日研究书籍,并且也加入了赛里斯的破译工作中。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过去,期间偶尔有零星的游荡灰侏儒过来从刺霜地而来,都被新成立的巡逻队抓捕。

  农场的田地恢复了耕种,牧场的几头母羊也诞下了羊崽子,这是马修最关心的事情,尽管他豢养了大量食腐蜥蜴,但那可不是常备口粮。

  唯一让马修恼怒的是破译工作陷入瓶颈,赛里斯学士终究能力有限,一些关键的信息并不能完全破译。

  马修已经想要借助隐秘组织的力量,但后果极有可能让他损失惨重。

  嚎叫之顶,半月壁前。

  这里摆放大量的皮纸手稿,每一份都是对于那仪典书的破译手稿。

  赛里斯指着左边二十多张皮纸手稿道:“仪典书分为上中下三部分,上部为唤神,内容是如何向神邸祷告、祭祀,以及如何为生者祝福、为死者抚灵的。”

  接着他又指中间那十几张,“中部为黑血之兽,内容分为三段,宿体、共生、死丘。

  宿体、共生、死丘三个阶段变化的内容都成功破译,但唯独关键的晋升信息无法破译。”

  马修脸色并不好看,苍白异常,他声音有些发冷,“说些我不知道的。”

  赛里斯叹了口气,“我怀疑无法破译的内容与祂有关,需要特殊手段。

  而第三部分,则是一种名为灵降的大仪式,这部分内容极其残忍,违背智慧种族的道德底线,我拒绝破译它。”

  “好吧!好吧!”

  马修无奈点头,学士的固执让他无法理解,这个悲惨世界还需要道德吗?!

  马修不清楚应不应该正式进行祭司修行,无论是残缺的祭司之道,还是恐怖之王的信仰,似乎都对他有极大的限制。

  “我有选择吗?”马修自嘲的笑了笑。

  「第一阶段,宿体。

  一种生长于沼泽地的奈噩花,提炼此花的汁液,在无月之夜滴入眼睛。

  将身躯埋入山中,沉眠三日三夜,请高山恐怖之王入梦,你的灵中将留下恐怖之影轮。

  于梦中祷告祭祀之语,在恐怖之中留存本性…」

  “开始准备吧!”

  马修放下手中的皮纸手稿道。

  赛里斯与其弟子朝马修致礼,而后匆匆离去,他们需要为马修准备修行之物。

  马修仰视天空,根据《坎萨星象揭秘》中的星象推导,当月相满盈,而纱星北移时,无月之星象将在第四夜出现。

  嚎叫之顶上,风雪忽急,盘坐于半月壁前的身影逐渐被风雪覆盖。

  霜冻岭,某处地窟下。

  干燥而寒冷的地窟中回荡着细微的咀嚼声,这是霜冻岭特有生物冷蛛进食的声音。

  地窟四通八达,大部分通道蛛丝密布,偶尔几条通道有风声回流。

  在其中一条闪烁微光通道内,头戴绿帽子的虫仆隐居在这里。

  这条通道长满了微光蘑菇,蘑菇下是灰沉沉的菌丝网络。

  这位虫仆摘下帽子,露出脑袋上的蘑菇,他挠了挠头,顿时刺激蘑菇喷出大量孢子粉尘。

  “马修·乌诺克,高山恐怖之王的信徒,乌拉尔之山的所有人。”

  虫仆一边整理他的蘑菇田,一边思索着关于马修的信息。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终于发生了不一样的事情,我或许应该给上级写一封信!”虫仆心道。

  “对,应该写信!”虫仆放下锄头,一拍手道。

  “这封信应该用「亲爱的纳西大人」为开头,不!太过于亲切,常年沟通灵魂的通灵者不会喜欢这么有温度的语言。”

  虫仆又挠了挠头,在信纸上反复修改,他接着写,「听说您已经成功唤醒一位百年前的亡灵,并且掌握死灵呓语,这真是非凡的成就。」

  “对对对!委婉的恭维来拉近关系,看来我的社交能力没有退步。”虫仆一边写着,一边抓耳挠腮。

  他写了近乎半页的恭维话,而后才进入正题,「最近在霜冻岭发生了一件奇事,虽然这里是世界最偏僻的地方之一,但也总能发生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写到这里,虫仆默默祈祷,希望能引起纳西大人的兴趣。

  「一个人类,也就是您卑微的下属的族裔,居然成了星之子(高山恐怖之王)的信徒。

  我实在怀疑他能否承受星之子的念头,或许又一个邪孽即将诞生。」

  虫仆手中羽毛笔顿了一下,他在斟酌自己能否写得更夸张一点,毕竟越是夸张,越能引起上级的注意。

  于是这位虫仆在信纸上继续添油加醋,凭借着自身的脑补能力为马修赋予了一段奇妙的经历。

  在这段经历中马修与侏儒祭司斗智斗勇,并成功占领乌拉尔之山,接着率领百人盾矛队征服乱石丘,并与霜冻岭发生多次小型战役,甚至俘虏了一群安纳西之女。

  “完美的人类领袖!”

  虫仆将信纸卷起,塞入一个手指粗木筒内。

  一头鹰隼从一侧天光倾泻的洞顶飞下,它精准的落在虫仆的手臂上。

  “我的前途就靠你了!”

  虫仆喂了鹰隼一颗微光蘑菇,鹰隼兴奋的拍了拍翅膀。

  待虫仆将信筒固定在鹰爪上,鹰隼振翅而飞,直入洞顶上的破口。

  “在纳西大人没有回信之前,可不能让他出事。

  霜冻岭的安纳西主母正在清理地底的酸食牙虫,暂时无暇顾及北面的乌拉尔之山。

  唯一对他有威胁的是西南方向的刺霜地,那里的游荡侏儒可是个大威胁。”

  虫仆从蘑菇田里走出,他伸手一招,无数瓢虫从蘑菇田中飞出,每个瓢虫的鞘翅上都有发光斑点,它们聚拢一起,形成一股光虫云团。

  “去吧!阻拦刺霜地的侏儒们,让蘑菇种满他们的血肉。”

  虫仆脑袋上的蘑菇不断喷出袍子粉尘,那光虫云团在粉尘中聚散游离,随后好似化作一股黑沙向外飞去。

  光虫聚拢一起,低空飞行,时不时附在野兽身上,钻进皮肉之内,待吸血抽髓之后再次飞行。

  刺霜地向东北处,这是一处砂岩地,偶尔几丛灌木生长其间。

  几头灰侏儒在砂岩地游荡,这种野外侏儒最难驯化,近乎于野兽无异。

  一般来说,只有中小型的侏儒部落会接纳他们,当然只有部落出现大量伤亡才会接纳野侏儒。

  “咕噜噜!”

  四五个灰侏儒挖掘地上的草根,恶劣的环境下,野外灰侏儒也难以生存。

  在刺霜地深处一股流亡侏儒正在迁移,似乎有意的向东北的乌拉尔之山前进。

  流亡侏儒由两位战斗侏儒带领,一路上收拢附近的野侏儒,形成了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胡拉,前面就是星之子照耀之地,我已经感受到了恶徒的气味。”

  白面的战斗侏儒凝视对面矮山的轮廓道。

  另一位战斗侏儒蹲在地上,他正扒拉着一堆可疑的排泄物,“到处都是人类杂种的痕迹,难道乌拉尔之山真发生了什么变故?”

  “一个月前这里发生了强烈的灵性爆发,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侦查这起灵性爆发的原因。”

  “等等!”

  蹲在地上的战斗侏儒突然站起来,他注视着天空中隐隐闪烁的光团。

  “那是什么?”白面的战斗侏儒问道。

  “嗜虫,一种专爱咬食血肉的害虫,这种数量的嗜虫只有那位才能培育出来。”

  闪烁的虫云时而离散,时而又聚拢一处,似乎并无伤害。

  两位战斗侏儒面色凝重,而就在这时不远处有箭矢射来。

  “埋伏!”

  两位战斗侏儒一惊,顿时身体下压,如猎豹贴地,快速在地面奔跑。

  “一群人类杂种!”

  两位战斗侏儒看清不远处埋伏的敌人,竟然是一群人类猎手。

  “盾!”

  一声低吼,一张张大盾从地上拿起,竖成盾墙。

  两位战斗侏儒五指抓地,背部脊椎扭动,好似两头丑恶豹子,就要冲入盾墙。

  突然,天上虫云收拢,如一张绸布般直直的罩了下来。

  “不好!”

  两头“猎豹”脊椎扭动,往旁边一闪,手脚在地上摩擦,险而险之的避开罩来的“绸布”。

  “绸布”罩了个空,顿时砸在地面,如烟尘一般散去。

  “逃!”

  两位战斗侏儒对视一眼,二人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惧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