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群山呼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影响

群山呼唤 黑环 2542 2020.12.30 18:30

  “当七鳃鳗寄居宿体,你们的思感会彼此交融。

  由于七鳃鳗属于超自然物种,所以这种思感交融可以说对宿体的影响最大。

  七鳃鳗以血液为生长养料,这种本能的嗜血性会通过思感交融传递给宿体,这也就是所谓的血瘾。”

  乔缓缓从石盘上站起,他目视身前的马修与巴拉巴斯。

  “你们虽然一直采用血液减缓血瘾发作的痛苦,但是普通血液的作用是不是越来越小了。”

  乔手掌伸进腰间的兽皮小包,他从中取出一支水晶小瓶,透明的小瓶中是银白液体。

  “灵能之血,取自于冬林鹿,那可是来自于林地深处的怪物。

  为了获取这瓶血液,部落需要付出八名战斗侏儒伤亡的代价。

  只需要一滴,你在一周之内都无需担心血瘾发作,而这一瓶整整有二百多滴灵能之血。”

  乔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瓶塞,清香味一下子散发出来。

  “给我!”

  巴拉巴斯的血瘾直接发作起来,他冲着乔大喊道。

  “愚蠢的地精杂种!”

  乔的眼球变得炙热通红,巴拉巴斯被无形力量控制,直接倒在地上。

  “马修,你想要它吗?”

  “当然!”马修按耐心中渴望,“不过我更想成为您的学徒。”

  乔愣住了,紧接着冷笑起来,“祭司的传承是部落最核心的根基。”

  乔冷漠的望着马修,叹息一声道:“孩子,你的欲望已经蒙蔽了你的双眼。”

  “您清楚的,当部落真正壮大必然走向多民族融合的道路,您也一直为此而努力。

  既然如此,您为什么拒绝我,您没有理由拒绝我。”

  乔冷哼一声,一旁被痛苦折磨的巴拉巴斯直接晕了过去。

  “你说得不错,可那在遥远的未来。

  一个时代要做一个时代应该做的事情,这是这次粮食危机给予我的教训。

  我激进改革固然让部落高速发展,但也因此爆发许多问题,当然这些问题对于部落并不致命。

  但如果我将祭司的传承交托于你,那因此而产生的问题才是致命的。”

  马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您一直都是如此睿智的,伟大的祭司—乔。”

  “这瓶灵能之血我就留在你这里!”乔将水晶小瓶塞进马修怀中,“我的时间很珍贵,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要让我等得太久。”

  马修紧紧抓住小瓶,他望着乔远远离去的背影,心中一阵挣扎。

  “粘板上的鱼肉啊!”马修心中暗叹。

  马修想过拒绝的后果,乔固然遭遇到了危机,但乔有一万种办法撬开马修的嘴,从他这里获得解决问题的办法。

  而马修也清楚,他绝对扛不住乔的折磨,他对于这一点了解得很清楚。

  “我可以帮你!”

  巴拉巴斯不知什么醒来,又或许一直没有晕过去。

  “怎么帮?”

  马修第一次正视这个如滑稽小丑般的巴拉巴斯。

  “你知道吗?曾经的地精与侏儒同出一源,只不过其中一部分受到祂的侵染成为独立的冷原侏儒。”

  马修思索片刻道:“我知道,地精与侏儒都来自于传奇种—锻莫人。

  锻莫人是天生工匠大师,在许多传说中他们都是强大武器的制造者,听说如今的地精和侏儒都是锻莫人的混血分支。”

  巴拉巴斯脸上表情有些阴沉,“传说不可考证,不过我们的先祖的确是锻莫人。

  而锻莫人在传说中还有另外一个称呼,你清楚吗?”

  “黑精灵!”马修低声说道。

  “不错,黑精灵!”巴拉巴斯的声音极为亢奋,“锻莫人即是工匠大师,也是邪恶狡诈的精灵。”

  马修仔细打量巴拉巴斯,只到他腰腹的矮小身形,尖细的长耳,棕黑皮肤,还有那茂盛的脸毛,这怎么也跟精灵扯不清关系。

  “锻莫人既然有黑精灵之称,自然拥有超自然的知识和能力,这种知识和能力在其邪恶狡诈的天性下变得极度危险。”

  马修问道:“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别急,我接下来说的就有关系了。”巴拉巴斯神秘一笑,不急不缓的道:“在漫长岁月里,锻莫人分为两大派系,黄铜系与黑石系。

  其中黑石派系专注于追求超自然的力量,这一派系也因此受到祂的蛊惑,开始追求禁忌知识。

  只是后来一些隐秘的生物实验暴露,这一派系被驱逐至群山荒漠之中,逐渐沦为凡物。”

  巴拉巴斯走到石壁面前,凝视那恐怖的神邸浮雕,“沦为凡物的锻莫人也就是地精与侏儒,其中一部分地精与侏儒开始忏悔,试图回归故乡,而另一部分则彻底投入祂的怀抱。”

  马修恍然道:“既然地精与侏儒同属祂的信仰者,那么侏儒拥有祭司传承,你地精部族也一定拥有。”

  巴拉巴斯摇头,“沦为凡物的地精游荡于大地上,各自演化转变。

  强大者如雪地精,他们依旧保留古老的神秘知识与锻造技艺。

  而像我这样的野地精,只能沦为野兽一般的存在。”

  巴拉巴斯紧紧攥着拳头,似乎为自己的命运不公。

  马修已经有些不耐烦,巴拉巴斯似乎一直在拖延时间。

  “你发现了?”巴拉巴斯狞笑着道。

  一阵脚步声从马修背后传来,一个高个侏儒从嚎叫之顶下的山道走来。

  马修一眼就认出那侏儒同为宿体,并且他体内七鳃鳗的气息远强于他。

  “竟然是一整瓶的灵能之血,看来老师真的遇到麻烦了!”高个侏儒有些惊讶的道。

  “你想要?!”

  马修将水晶小瓶高举,轻声问道。

  “这样一瓶灵能之血足够让我进行深度共生了!”高个侏儒自顾自的说着,他显然已经把这瓶血液当做囊中之物。

  “波!”

  瓶塞被弹开,马修直接将整瓶血液灌进口中。

  “呵呵!”

  马修咧嘴轻笑,灵能之血被寄居食道深处的七鳃鳗吞食,紧接着七鳃鳗分泌出特殊的物质反馈宿体。

  “强大的感觉!”

  马修紧握拳头,无视高个侏儒愤怒的目光。

  “浪费!极度浪费!

  没有呼吸法,你根本无法彻底转化灵能之血的养分。”

  高个侏儒气急,猩红瞳孔死死盯着马修,手掌已经摸上腰间的一柄短剑。

  “祭司的学徒要在这神邸浮雕前进行一场杀戮吗?”马修摊手问道。

  “你对吾主一无所知,祂从不在意凡物的思想与行为,包括他的信徒。

  祂是自然,祂是万物,凡俗之物不过地上蚂蚁,空中尘埃罢了。”

  马修目光一闪,他对这尊神邸又多了一些了解,他又问道:“那乔呢?”

  高个侏儒脸上一阵纠结,他刚接到巴拉巴斯的传话便立马赶了过来。

  让他没想到一个奴隶竟然敢违抗他,竟然直接服用珍贵的灵能之血,果断得让他来不及反应。

  “灵能之血完全滋养了你的七鳃鳗,当它越来越强大之时,你受它的影响也越大。

  你的血瘾将一次比一次强烈,直到完全丧失理智,沦为畸形的怪物。”

  高个侏儒带着冷笑离去,这嚎叫之顶上只剩下马修与巴拉巴斯。

  “巴拉巴斯,看来你的新主人并没有把你放在心上。”

  马修一步步逼近巴拉巴斯,他的胸膛皮肤上有血管浮现,异常显眼。

  “马修,我也没有办法!

  只有呼吸法才能与七鳃鳗建立良性的共生关系,除此之外,任何方式只能加重七鳃鳗对我们的影响。

  这种影响不止体现在精神上,甚至会反应在肉体上。”巴拉巴斯绝望的说道。

  “你如果没有办法,我倒是有一个!”马修走近巴拉巴斯小声道。

  “什么办法?”巴拉巴斯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