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群山呼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丰收

群山呼唤 黑环 2426 2021.01.04 22:41

  昏暗的岩穴中,马修睁开酸涩的眼睛。

  “咳咳!”

  马修发出阵阵咳嗦,他嗓子已经轻微发炎,并且半边头皮麻木无知觉。

  一杯热水递至马修跟前,他咕咚咕咚的灌了几口,感觉稍微好受了一些。

  “大人!丰收日的庆典马上开始了。”威尔斯在一旁道。

  “什么?”

  马修一惊,猛得站起身体,他只感觉眼前一黑,大脑的刺痛感差点又让他晕过去。

  “我睡了几天?”

  “三天!”一旁克莱插嘴,他带着不满的语气道:“自从祭司捕获了那头怪物,便一直待在嚎叫之顶。

  现在的部落又变成奴隶们的地狱,那些侏儒已经准备旧有的特色美食了。”

  马修重新坐了下来,他深呼吸几口,“巴拉巴斯呢?”

  “巴拉巴斯在昏死前嘱托过一句话!”一直处于阴影中的老布尔上前道。

  “什么话?”

  老布尔没有开口回答,而是冷冷的盯着马修。

  “你在拒绝我!”马修有些虚弱的说道。

  “我需要一个誓言,我需要确保我的孩子安全。”老布尔道。

  “誓言,以伟大神邸的名义起誓吗?”

  马修注视着老布尔,老布尔苍老的面庞上隐有惧意,只是还在强自硬撑着不露怯意。

  “好,如你所愿!

  我以高山恐怖之王的名义立誓,会确保老布尔之子安全逃离营地,并使其在接下来的日子中不受死亡的威胁。”

  神圣的誓言让老布尔顿时放心,或许在这个时代的人心中,唯有信仰与先祖不可亵渎。

  不论前者后者,以其名义起誓,或多或少都会受到誓言力量的束缚。

  马修并不清楚违背誓言会受到什么影响,但老布尔这个人必须死。

  “巴拉巴斯说他和您一起准备的东西就放在深潭下的圣像石内。”老布尔小声道。

  “威尔斯,你去把东西取出来。”马修咳嗦几声,想了想又嘱咐道:“东西交给米森处理,他知道怎么做。”

  “克莱,你去地道终点处等候,特别是准备好的食物,一定要清点清楚。”

  威尔斯和克莱听到吩咐立即出去准备,岩穴中只剩下马修与老布尔。

  “老布尔,为了确保行动的成功,我需要你去执行一项任务。”

  “您说?”老布尔顺从道。

  “去嚎叫之顶,不管看到什么,立即回来通知我。”

  老布尔脸色一变,他清楚这种任务十有八九回不来,但就像马修所说的,为了行动成功也为了他儿子的安全,他必须查清楚嚎叫之顶的情况。

  老布尔面色难看的离开岩穴,马修独坐在昏暗烛光下,计划中产生的变故是无法预测的,马修也只能顺势而为。

  他将石盘置于掌中摩挲,粗糙的石盘有一种让人心情宁静的力量,这让马修时常将它在手中把玩以放松心情。

  时间一点点过去,麻莓汁对马修的影响越发微弱。

  他拿起打磨锋利的细长铁片,将脑袋上的微卷长发剃光,随后从地上抓起一把湿泥抹在头上和脖颈处。

  再将侏儒面具取出,面具仔细贴合面部,尽管细节处还有破绽,但在夜晚的环境中很难辨别清楚。

  穿好侏儒的镶铁皮甲,拉上兜帽,一切准备就绪后,马修便拿起挂在墙上的狩猎弓,背上箭囊。

  一旁的蜥王吐着分叉的信子,它的头蹭着马修的裤腿,似乎在讨好一般。

  马修从腰袋中捏出一粒饵食,蜥王服用饵食之后,精神提升到兴奋状态。

  “走!”

  马修大步走出岩穴,他先是看了一眼篝火广场上的狂欢,丑陋侏儒与卑贱奴隶又开始上演原始野蛮的宴会。

  “亡者厅!”

  马修朝着矮山下的亡者厅方向走去,原以为先前那场奴隶暴乱后,乔会转移侏儒首领,但他的耳目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动。

  亡者厅前,竟然连驻守的灰侏儒都去参加宴会,没了乔的管制,这些侏儒也恢复其散漫的天性。

  马修大步走进地厅中,地厅中一片黑暗,地上石棺零散分布着,一些侏儒尸骸放置在棺板上,还未正式下葬。

  “去吧!让它们帮我探探路。”

  马修蹲下身子,手掌抚摸着蜥王的背部,并对它下达指令。

  蜥王吐着信子,一头头食腐蜥蜴爬进厅中,向深处进发。

  “轰!”

  黑暗中,一簇簇火焰突然点起,一高一矮两位侏儒蹲在斜上方的一个内凹壁龛里,如同两座石像一般。

  “贾!洛!”

  马修并未有多惊讶,他预料到乔可能将他两位学徒安置在这里,作为一种防护措施。

  “你是哪个部落潜伏进来的侏儒?”洛神情凝重的问道。

  马修摇了摇头,“洛,我不是潜伏进来的间谍,而是某一群侏儒的代表。”

  “刚摆脱痴愚诅咒的灰侏儒吗?”贾好似随意的问了一句,随后又道:“我可不记得部落里有你这样的侏儒。”

  “痴愚诅咒!”马修冷笑一声,“贾,你不用试探,灰侏儒的野兽天性致使其智慧低下,但我已经脱离野兽天性的影响,成为了战斗侏儒的一员。”

  “他们连这个都告诉你了,看来你真是我们部落的。”高个侏儒洛惊讶道。

  “每个侏儒部落对灰侏儒的这种状态都有不同称呼,通过这一细节辨认同族,贾你不愧是祭司学徒。”马修摊手赞叹道。

  “看来一些战斗侏儒群体的不满已经到了极点!”贾摇了摇头道。

  “你们不也是吗?”

  马修一边说,一边上前几步,“乔太固执了,也太强势了。

  部落改革或许是有益处的,但改革的手段不该这样激进。

  在乔的意志下,我们竟然连对奴隶的私有处置权都没有。

  这样下去,奴隶与侏儒不分彼此,没有高贵与卑贱的差别,部落的秩序也会失衡。”

  “你说得不错!”洛跳了下来,手中短剑收起,“那你有什么办法?”

  “我们需要一位首领!”马修指了指地厅深处,“不是山嘎那种傀儡,而是能真正与乔抗衡,为我们争取应得权益的首领。”

  贾还蹲在那内凹的壁龛中,低着头不知在思考什么,倒是洛一脸意动,显然马修的话说进他的心坎里。

  马修静静站立原地,似乎并不着急,而是等待两位祭司学徒思索其中利弊。

  大约过了两分钟,马修忽然叹了一口气,“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那头怪物被乔捕获,或许过不了多久,我们连掌控自己生命的权力都将失去。”

  贾脚尖一点,如羽毛飘落下来。

  他矮小精悍的身躯充满爆炸性的力量,配合他细致入微的力量控制技巧,让马修瞳孔一缩,心中不可抑制的生出一丝惧意。

  “有道理,你叫什么名字!”

  “骨头!”马修摸了摸脏兮兮的光头道。

  贾对洛点了点头,“洛,把钥匙给他。”

  洛点了点头,将腰间的钥匙串抛给马修,钥匙串上有六把钥匙。

  “你的动作要快,老师正在进行晋升仪式,如果仪式顺利,他将成为侏儒祭司长。

  届时,整个摩达中南部的侏儒部落都将受他统治。”

  “如果失败呢!”马修抿嘴问道。

  贾和洛对视一眼,而后摇头道:“不清楚,那是最可怕的后果。

  老师的准备并不充分,所以我们希望那位老首领能够阻止老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