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群山呼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石盘

群山呼唤 黑环 2206 2020.12.31 23:35

  “我可没说杀你!”马修摇头道。

  “我可是知道你的许多隐秘谋划!”老学者惊讶道。

  “我虽然不是正义的使者,却也不是魔神的恶徒。”马修揭下侏儒面具,笑着道:“况且你还是我的老师,不是吗?!”

  老学者环视周遭,一头头食腐蜥蜴静静趴伏着,仿佛监视囚徒的守卫。

  “的确,这些蜥蜴完全可以确保我不透露出任何信息。”老学者了然道。

  “丰收日,那是我动手的时候,到时候是走还是留,你自己决定。”

  马修留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离开地牢。

  走出空荡的地牢,脚底踩着积雪,马修在一块裸露岩石旁驻足不前。

  “算算时间,米森他们组织的奴隶暴乱也应该发动了。”

  马修目光越过矮坡,投向不远处的篝火广场,三三两两的奴隶小贩在那里售卖货物。

  货物种类不多,只有干木柴、鞣制的兔皮、脱粒的苦荞麦这些价值不高的物品。

  马修站立在裸露岩石旁,他戴上兜帽,静静地等待着暴乱的来临。

  “来了!”

  马修见到点点火光升起,并且逐渐连成一片,喧闹声在这宁静的傍晚响起。

  “目标是亡者厅,首先要解决的是亡者厅前驻守的精英侏儒守卫。”马修心中暗道。

  一连串燃烧的火把代表着这群奴隶暴徒的数量,他们拉出几辆改造的四轮囚车出来。

  “囚车改造的拒马刺,倒是一个极好的创意!”马修静静观察着。

  拒马刺慢慢推向亡者厅的方向,上面的木刺密密麻麻的,让那些侏儒守卫无从下手,只能一步步后退。

  奴隶暴徒满脸的狂热,瞳孔浮现血丝,大口喘息着,反抗侏儒们的暴政让他们血管喷张。

  越来越多的奴隶加入到这场暴行中,大多数都是最近被掳掠过来的奴隶。

  守卫亡者厅的侏儒守卫如同被海洋淹没一般,区区几个精英灰侏儒终究无法改变大暴乱的局面。

  “来吧,鲜血,乘著灰色的羽翼;

  来吧,鞭挞者的恶行;

  …………”

  不知是谁带头高唱歌曲,紧接着奴隶一同高唱,这奴隶之歌的雄浑之音传于四野,震荡云天。

  歌声将越来越多的奴隶感染,角落中沉默的奴隶们也开始加入其中。

  黑压压的队伍竟然占据大半个篝火广场,他们冲开亡者厅的石门,肆意破坏其中的侏儒尸骸。

  “失控了吗?”马修喃喃道。

  侏儒小镇中,一百名战斗侏儒们紧急集合,他们穿戴整齐的铁质甲胃,手持铁长矛,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篝火广场进发。

  路上所遇到的奴隶都被他们一一屠杀,手持鹤嘴锄和伐木斧的奴隶如同被宰杀的牲畜。

  马修拉下兜帽,快速朝着坡下跑去,直接扎进黑压压的暴徒群中。

  在拥挤的人群里,马修快速前进,越过被破坏的石门,进入亡者厅中。

  他快速扫视一眼,那些暴徒无目的地发泄怒火,只知道破坏建筑以及鞭挞尸骸。

  马修不敢拖延时间,推开已经陷入狂热的人群,径直向乔曾经的居所走去。

  “乔是一位谨慎的侏儒,一位强势的侏儒,同时也是一位传统的祭司。

  他不会违背传统,私下谋害部落首领。

  这种事情一旦开了先头,部落会因此埋下祸根。

  所以乔只会囚禁首领,而以乔的谨慎性,囚禁最佳地点就是他随时能看到的地方。”

  马修一边奔跑,脑中一边推断着,“嚎叫之顶不可能,那里是信仰之地。

  新建的领主厅更不可能,除非建造领主厅的工匠集体失踪,否则乔不可能转移首领。”

  马修在一扇镶铁木门前停下,木门上是铁铸的凸轮锁。

  “幸好我提前准备了东西!”

  马修从怀中拿出一个水晶小瓶,瓶中是白色膏油,这是他提炼的动物油脂。

  将瓶中油脂倾倒在凸轮锁周围,火把一点,火焰瞬间燃烧起来。

  只是顷刻间,火势大涨,整个镶铁木质大门燃烧起来,火浪在门上翻滚。

  “大家快逃,侏儒的狩猎队过来了!”

  不知谁高喊一声,如同冷水直接浇在众暴徒头顶,这让他们瞬间清醒过来。

  “我们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占领这无用的亡者厅。”一位年迈的奴隶绝望道。

  “分开逃,能走一个是一个!”混乱中又有奴隶出声道。

  马修冷笑一声,无视身后这些奴隶暴徒的丑态,尽管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混乱中,有几名奴隶暴徒走进狭小的甬道,并且看见站在燃烧大门前的马修。

  “你在干什么?”其中一位奴隶问道。

  “你是不是知道逃出去的密道!”另一位奴隶兴奋道。

  马修紧紧盯着燃烧的木门,感觉已经差不多了,随后一个猛踹,大门被踹开一个大洞。

  “他一定知道出去的方法,别让他走了!”强壮的光头奴隶大步上前喊道。

  光头奴隶紧紧跟随马修的脚步,径直跨过这扇还在燃烧的大门。

  “那是什么?”

  光头奴隶手中的斧头掉落,整个人陷入极大的震惊中。

  在这间拱形密室中,一个赤裸的侏儒被倒挂在半空,这侏儒背后的肩胛骨被硬生生向两边掰开,形成独特的骨翅。

  赤裸侏儒的眼鼻口被一种韧性极强的蛛丝缝合,双手以扭曲的姿态背缚着。

  这倒挂侏儒整个姿态和诡异形态都在表达一个信息,忏悔!强烈的忏悔。

  马修仰视半空的侏儒,观察其肉体的变化,胸腔皮肤上明显暴起的血管,还有内里微微跳动的异物。

  “我的推断是正确的!”

  马修兴奋的高举双手,像是在迎接这位失踪已久的首领。

  倒挂的侏儒似乎察觉到闯入者,鼻腔中发出闷哼声。

  “首领,你果然被祭司囚禁!”马修开口道。

  倒挂的侏儒听到马修的话,被束缚的身体微微挣扎起来。

  一旁的光头奴隶回过神来,这诡异侏儒让他有些许退缩之意,可还未等他后退几步,一支箭矢直接穿透他的嘴巴。

  马修放下弓箭继续道:“首领,狩猎队的人马上过来了,我必须离开这里了。”

  听到这话,倒挂的侏儒首领挣扎得更加强烈。

  “您放心,我一定会回来拯救您的,请相信我。”

  马修一边后退,一边语气坚定的道。

  正当马修准备退出密室时,墙壁上一轮石盘吸引住他。

  石盘只有巴掌大,表面成漩涡纹理,最中央处是一微小浮雕,浮雕相当粗糙,可能辨别出是一背生双翅的人形。

  亡者厅方向突然传来阵阵惨叫声,马修来不及细想,将墙上石盘一摘,直接塞进腰间皮质口袋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