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群山呼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无月

群山呼唤 黑环 2630 2021.01.17 21:03

  粗糙的砖面上,五六具灰侏儒尸体摆放这里,尸体皮肤上长满了蘑菇,眼眶里、口舌上到处都是,显得恶心而诡异。

  砂岩地附近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到乌拉尔之山中,四位干部封锁了这件事情的传播。

  无论威尔斯、克莱等人,还是马修这位乌诺克家族的主事人,现在都顾及不了这件事。

  这是一个无月之夜,马修被赛里斯学士以泥土封住耳口鼻,周围盾矛兵举着火把沿着篝火广场巡逻警戒。

  一个石棺被威尔斯、克莱、米森抬到广场中央,三个野地精则作为祭品被割喉放血,激射的血液喷在棺里。

  马修双手交叉抱于胸前,对身边残忍的血祭无动于衷。

  广场上的一切都在无声的进行,没有一个人类露出不忍的情绪,相反他们觉得理所当然。

  “奈噩花提炼的汁液,应您的要求做了提纯处理。”

  赛里斯学士明知此刻的马修无法听到声音,依旧说着话。

  耳口鼻被封,马修睁着眼睛注视赛里斯,眼神示意他进行接下来的事情。

  “开始吧!”赛里斯学士叹气道。

  四位干部上前,托住马修的背部,将他举起,然后放入棺中。

  赛里斯学士举着手里的水晶小瓶,他示意让弟子固定马修的眼皮。

  “提纯的奈噩花汁液效果更强,但谁也无法预料后续的变化。”

  赛里斯学士一边说着,一边将瓶中汁液滴入马修双眼内。

  “封棺!”

  赛里斯学士将汁液尽数用光,便让众人封上石棺。

  那青石棺门上刻有仪典书上的唤神之章,并且中间有一凹槽,凹槽内放置着玉质胫骨。

  “希望这些布置有效果!”

  赛里斯学士大手一挥,数个力壮之人将石棺抬起,送入矮山下的亡者厅。

  亡者厅中央有一新掘之坑,坑深达数十米,其内黝黑无光。

  坑上有木制滑轮,众人将绳索固定石棺,并缓慢放置于坑底。

  “葬!”

  赛里斯学士一声令下,无数沙土送入坑内,数十分钟才完全填充坑洞。

  完成这一切,众人退出厅内,并死死封住厅门。

  无知无觉,无识亦无感,无法言说马修此刻的感觉。

  他的意识已经摆脱了肉体的束缚,在一片幽深黑暗中浮游。

  黑暗无上无下,无左亦无右,他不知道浮游多长时间,直到一阵失重感,他才发觉置身于一个溶洞内。

  马修站了起来,他站在一片散发幽蓝光芒的水面上。

  环顾四周,一朵朵肉质花朵生长在溶洞的洞壁上。

  “又是这样!”

  马修记得这里,他被七鳃鳗寄生的第一晚做了一个清醒梦,梦中那就化身为花中之鳗。

  “只是一个学徒阶段的修行,应该不会有太大难度。

  况且我增加了奈噩花的汁液纯度,按照炼金手札上记载,奈噩花属于致幻剂的材料,提纯之后能见不可视之物。

  而在乔的一些实验手稿中,人类属于低能种,天生对超自然力量不敏锐,所以提升汁液纯度属于正确做法。”

  马修试图在水面上行走,这水体好似果冻般柔软平滑。

  “呃!”

  耳边一声轻响引起马修的注意,听声音来自于马修脚下。

  他低头望去,水面下一庞大如山丘的巨物蜷缩其中。

  “象面人身,这是恐怖之王!”

  马修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突然意识一断,一股吸摄力将他向下吸去。

  等他再次恢复意识,只看到那象面人身的高山恐怖之王占据整个视野。

  黑色光晕在高山恐怖之王的脑后发散,祂的四肢逐渐伸展开来,喇叭状象鼻缓慢扭动。

  “吒!”

  无形的波动随着这声音散开,并化为扭曲的力量渗透马修的意识深处。

  “来自土壤,来自坚石;

  来自高山,来自呼啸;

  彼时,灵与肉而合;

  彼时,天与人归一;

  ……”

  唤神之章虔诚诵出,马修心灵敞开,完全接纳那来自扭曲的力量,以及来自高山的恐怖念头。

  不知过去多久,马修从梦中醒来,发现狭窄闭塞的棺中钻入大量细小虫豕,它们在马修身体上胡乱爬着。

  封闭耳口鼻的泥土被血液浸湿,软化为血泥流淌出去。

  “咳咳!”

  马修使劲咳嗦着,将喉咙里的湿泥吐出,并且深呼吸几次。

  他的瞳孔彻底变得猩红,心脏跳动频率变慢,呼吸也若有若无。

  “滋啦!”

  封闭的棺门松动,紧接着一丝光芒从缝隙中射来。

  “大人!”

  外面的人呼唤着他的名字,棺门被彻底推开,阳光照在马修身上,竟然让他产生刺痛感。

  “已经三天了吗?!”

  马修支起身子,三天没有进食,他只感觉浑身轻飘飘的,但精神状态很好。

  “大人!”威尔斯挤开前面的赛里斯学士,脸色焦急,“西南方向的刺霜地又过来一队侏儒,这次他们引开砂岩地区的危险虫群,已经快逼近这里了。”

  赛里斯学士推开威尔斯,“马修刚刚醒来,身体正处于虚弱状态,这个时候他需要休养,而不是处理事情。”

  “可盾矛队为了阻拦那队侏儒已经伤亡惨重,在这样下去,乌拉尔之山就要失守了。”威尔斯焦急的吼道。

  “够了,准备血奴!”马修虚弱的道。

  “是!”

  威尔斯顿时大喜,立马叫人拖来几个野地精,甚至还有俘虏的灰侏儒。

  在西南方向的林地,两个战斗侏儒正在一群人类盾矛兵中厮杀。

  他们拥有强大的体魄,坚硬的骨骼,更快的速度,超人的反应能力。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战斗侏儒都超出人类的极限。

  盾矛兵只能组成数个盾球阵,勉强抵御着战斗侏儒的进攻。

  这种防御支撑不了多久,大群的灰侏儒正挥舞着骨刃冲杀过来。

  克莱与米森也在盾球阵中,他们竭力维持阵型,不至于让士兵因恐惧而溃散开来。

  两位战斗侏儒看着如刺猬一般的盾球阵也感到麻烦,他们虽然力壮,但也无法破开铁盾。

  况且这盾球阵不时刺出长矛,一不小心他们也会受伤。

  “让灰泥巴们先攻击,迟早他们会露出破绽!”白面的战斗侏儒道。

  “嗯!”另一个战斗侏儒表示赞同,“那嗜虫太麻烦,好在并不是控虫人的同步操纵,不然真过不了砂岩地。”

  “我们也得快一点,另一队侏儒虽然引来嗜虫,但也支撑不了多久。”白面的战斗侏儒忧心道。

  “那就不等了,以伤换命!”另一个战斗侏儒眼睛满是嗜血的杀意。

  “等等,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了!”

  白面的战斗侏儒耳朵一动,敏锐察觉有什么东西袭来。

  只是他话刚说一半,身边同伴便被一只箭矢射中。

  两位战斗侏儒就地一扑,快速在草丛里掩藏起来。

  “没事,箭只射中了肩膀!”草丛里,那被射中的战斗侏儒道。

  “东北方,第三颗水杉树上,是一个资深弓箭手。”白面的战斗侏儒压低声音道。

  “他又开始攻击…”

  白面的战斗侏儒刚想补充一句,那射来的箭矢扎进不远处的草丛里。

  “没事,射在我小腿上。”另一个战斗侏儒说完这句,快速移动身体。

  白面的战斗侏儒放缓呼吸,悄悄向资深弓箭手的方向移动。

  这时,树上的人又射出一箭,箭入丛中,发生一声闷响,这是扎入皮肉的声音。

  这一次,那位战斗侏儒再也没说话,看来这一次射入致命位置。

  “杀!”

  白面的战斗侏儒脸涨得通红,也不掩藏自己,如猎豹般快速奔跑。

  草丛中,速度超绝的战斗侏儒曲线移动,这个速度和路线无法让弓箭手预判位置。

  在接近水杉树两三米时,后腿发力,前掌上抬,如豹子上扑,直接攻击敌人。

  当他扑击上去,直接跃出四米高,那位人类弓箭手的样貌清晰的展现他眼前。

  猩红的瞳孔,苍白的皮肤,还有那暴起的血管,这个敌人似乎异常亢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