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群山呼唤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箭术

群山呼唤 黑环 2135 2020.12.25 18:22

  清晨,矮山营地前的湿泥地中混杂着红色斑点,几根肋骨斜插在地面,苍蝇在嗡嗡的乱飞,几头小蜥蜴爬上碎骨堆捕食着空中的飞蝇。

  马修踏着沉重的步伐,手中拿着一把简陋的木弓,斜背着一个箭袋,老布尔、克莱、威尔斯这三位追随者紧跟在他身后。

  营地的训练场地位于西北方,那里用高大的圆木合围,顶端削成尖锐状,门口有两个灰侏儒驻守。

  “呼呼!”

  灰侏儒一见马修便大叫起来,他的叫声将训练场地的几个战斗侏儒吸引过来。

  训练场地中,一个壮硕的人类倒在地上,他的手上紧紧握着一把石斧,双腿已经被钝器砸断,如死狗般躺在地上。

  不出意外,这位人类奴隶应该是侏儒训教用的角斗士。

  “山嘎!”

  壮硕的战斗侏儒以石锤击打胸膛,口中吐出两个音节。

  山嘎,这是这位战斗侏儒的名,只有战斗侏儒拥有自己的名,这是他的骄傲与荣耀。

  马修双手交叉抚胸,弯腰低头,这是表示臣服的礼节,侏儒祭司赠与的一本杂书上学到的。

  战斗侏儒或许并不能看懂马修的礼节,但他能够感受到马修的态度。

  说实话,马修感到屈辱,但并不强烈,毕竟死亡与恐惧已经折磨他身心俱疲。

  战斗侏儒没有过多理会马修,毕竟是祭司的奴隶,他没有伤害的权力,至少明面上不能。

  马修小心翼翼的走到训练场地的一角,这里远离那些战斗侏儒们,只有几个灰侏儒在磨练战斗技艺。

  练习射箭的靶子是悬挂的头颅,那些头颅已经高度腐烂,发白肿胀的眼珠爆凸,皮肉外翻,内里白蛆蠕动。

  “左手持弓,右手勾弦!”老布尔在一旁提点道。

  马修定了定神,不再纠结人头靶的事情,将箭矢搭上,弓弦拉开,举弓高度与眼睛持平,呼吸逐渐放缓。

  老布尔早已经将射箭的技巧传授,马修一边回忆着老布尔教导的射箭技巧,一边慢慢调整自己的姿态。

  “夺!”

  弓弦松开,一声轻响,箭矢划过一道弧线飞去。

  “唉!”马修叹了口气。

  那箭矢擦着人头靶飞到一边,骨质箭头钉在泥地里。

  “很不错了!”老布尔在一旁说道。

  老布尔的话并非在安慰马修,他教导过许多人箭术,像马修这样第一次便能够理解这些射箭技巧的少之又少。

  马修深吸一口气,再次抽出一根箭矢,弓弦拉足,瞄准目标,三点一线。

  “夺!”

  又是一声,箭矢擦到人头靶,将一只腐烂右耳“咬下”。

  取得一点进步,马修获得了一点信心,再次搭箭拉弦,射出一箭。

  这一次远不及前两次,箭矢偏离靶子极远。

  “练习箭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冷静,这一点远比技巧更加重要。”

  老布尔在马修身后低声提醒道。

  马修点头,深呼吸几次,待心中情绪平复,慢慢抽出箭矢。

  这一次射出的箭矢虽没有中靶,但也偏差不大,显然老布尔的话是极其正确的。

  整个上午马修都在训练场地中度过,嗡嗡的苍蝇没有扰乱他的专注力,反而激发了马修心中坚忍。

  马修一声不吭,只有手指酸麻无力才休息片刻,这时老布尔也在一旁纠正马修的发力点。

  “咕噜噜!”

  练习箭术已经一个上午,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但侏儒营地里只供应他早晚两餐。

  “食物!”

  马修盯着不远处的战斗侏儒们,在营地中唯有战斗侏儒一日三餐,且餐餐有肉食供应。

  侏儒的食谱很杂,浆果、大块根茎、烤蜘蛛、蜥蜴肉干等等,当然他们主要食物还是人肉。

  毕竟人于侏儒就像驯鹿一样,群居且攻击性不强,方便捕获。

  马修对于如何获取食物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不过这个想法还不能急于行动,他在这里的身份可不是一个客人。

  马修让三个随从回返岩洞,他独自走向矮山下的地牢。

  地牢阴暗潮湿,蝙蝠倒吊在壁顶,蝙蝠粪便时不时掉落,这里就算灰侏儒都不愿久留。

  靴子踩在地面如同在泥泞沼泽中前行,黑暗中有藤条碰撞声响起。

  马修捂着口鼻,举着火把看向附近,那些囚徒被藤条缚在岩壁上,一个个目光呆滞,如行尸走肉一般无二。

  不理会这些囚徒,马修继续深入地牢,在一处石笋群中见到他的“老师”。

  “这是一个学者!”

  见到这个所谓“老师”的第一眼,马修便在心底判断道。

  学者,相当于人类群体中的祭司,掌握着部落历史和技术的传承。

  一位学者是十分罕见的,能够拥有学者的部落起码是千人聚居的大型部落。

  这位人类学者极为衰老,灰白长发披在肩上,他那褐色眸子看向马修,其中神色极为复杂。

  “又来一位!”

  老学者抓了抓杂乱的头发,向马修伸出那只满是污渍的手掌。

  马修立刻上前抓住这只手臂,将老学者扶了起来。

  老学者已是瘦骨嶙峋,身体根本没有什么重量,脸上皱纹如同刀刻一般。

  马修将老学者搀扶到一边的石墩,仅仅几步这老学者便微微喘息起来。

  “乔已经通知了我,让我辅导你的通用语言。”老学者沙哑的说道。

  马修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只能在一旁沉默。

  “呵呵!”老学者轻笑一声,“旦凡能被乔收为奴隶的,那一定有自身的价值,不过我要问你,除了通用语言,你还想在我这里学习其它东西吗?”

  “可以吗?”马修语气急促道。

  “当然,人类部落没有什么太大价值的知识,不然乔可不会让你一个人过来。”

  马修心中激动的情绪稍稍减退,“老师,我愿意学习您的一切知识。”

  老学者点了点头,也没有过多废话,在火把光芒下为马修讲解通用语言的起源。

  马修在一旁专注听讲,他如同海绵般饥渴的吸收一切知识水分。

  关于通用语言讲了大概一个小时,老学者又开始部落历史。

  老学者讲得很杂,似乎想到哪里便说到哪里,马修听得十分认真,可惜没有纸笔,不然他一定仔细记录下来。

  两个小时后,马修走出地牢,微暖的阳光洒在他的面庞上,让他冰冷的身躯感受到一丝暖意。

  “部落!信仰!”

  马修摇了摇头,老学者的话让他重新认识这个愚昧原始的世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