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致命的守护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初遇刘小姐

致命的守护者 Miss六月 8700 2013.07.10 14:01

  (七)

  一到夏天,警局就最难熬。

  队长及其以上级别就可坐在独间办公室吹冷气,下属只可在闷热大厅吹吊扇,苦差事都是下属做,兴许大家努力工作只是为了能坐进属于自己一人的房间吹冷气。

  罗钦警官年初的时候同局长一齐退休,临走时不忘向上头推荐小锤,于是,小锤成了年轻的科长,可吹冷气,可使唤下属。

  正在查看卷宗,有人在外面敲门。

  “于队。”

  “进来吧。”

  进来一名同小锤差不多年纪的青年。

  “今日肯定是吉日。”青年眉飞色舞。

  “麦子云,你中彩票?”

  “警局即将增添一道靓丽风景。”

  “可是大门摆放的假盆栽换成新鲜花卉?”

  “不是同一性质的事。”

  小锤合上卷宗,“洗耳恭听。”

  “方才经过楼下,见到一个妙龄女子在接待处。”

  “与我们何事?”

  “我听她询问刑警队怎么走,如果没看错,她手上拿的是实习鉴定,是新人报到。”

  “考你一下观察能力。”

  “尽管问。”

  “妙龄女什么特征?”

  “棕色长发,皮肤白皙,好似可以渗出水,身高165,偏瘦。”

  小锤低头浅笑,又故作无事抬起头,“不许打人家注意。”

  “工作尚可训戒,追女你可不能霸权。”麦子云撇嘴,像是捍卫自己合法权益。

  这时,有人敲门。

  “请进。”

  妙龄女子开门进来,“打扰下,我是新来的实习生。”

  麦子云挪开步子,小莫这才看见被麦子云挡在身后的于思朗。他穿一件浅蓝衬衫,头发梳成三七背头,比当小警员时看起来更加英伟成熟。

  “我该叫你,于队?”小莫当别人面,给足小锤面子。

  “你们认识?”麦子云疑惑看着两人。

  “是熟识。”小锤生怕小莫说他是哥哥,先一步介绍。

  小莫瞥一眼小锤,嗤笑出声,继而向麦子云伸出手,“你好,我叫莫妮卡。”

  “我叫麦子云,你可以叫我麦子,欢迎一齐共事。”麦子云伸手和小莫握下。

  “请多指教。”

  “我先出去忙,稍后见。”

  麦子一出门,小锤的上司架子全然不见。

  “放假啦?”

  “你已上位,今天晚饭有人做东了。”

  “好,我请客。就快下班,一会去找师父,你肯定还未知会他老人家。”

  “叔叔还不知道我回来,行李还在门口警卫室。”

  “你可以休息几天再来上班。”

  小莫直接忽略休息二字,“几时可以申请到局里的宿舍。”

  “可以继续住在我家。”

  “我不想关系复杂。”

  “开始见外了。”

  “方便你将女友带回家。”

  “真的希望我去约会?”

  “不要在一根绳上吊死。”小莫不想小锤对自己抱有期望。

  “你又何尝不是?”

  小莫被小锤问到痛处。是,自己又何尝不是,马修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么几年警方仍未有他的消息,小莫已经明白再次见到他的希望渺茫,也许根本再无机会相见。她多想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何事,马修为何失踪,父母因何原因要惨遭灭门。也许见到马修,他告诉她所见到的一切,自己心中的疑问才可以解开。

  他们一起驱车回到邱霖家,这次小莫提前打电话通知邱霖。到了,邱霖提早在楼下等候。

  “你最夸张,就该像上次那样直接回来。”小莫下车,抱抱邱霖。

  “让我好好看看。”邱霖抱着小莫双肩,上下打量。“小莫你又瘦了。”

  “回来多吃你做的菜,就可补回来。”

  “想吃什么?叔叔现在就去买来做。”

  “今天出去吃吧,时间晚了,怕是要忙活到8点多晚饭才上桌。”

  “好好好。”邱霖笑着答她,小莫回来了,一切都随她。

  小锤将行李全部搬下车,“等我把它们搬上楼就去吃饭,你们先在车上聊会天,那么久没见了。”

  邱霖将钥匙递给小锤,“放在门口鞋柜边就好,回来再整理。”

  小锤上楼,两人便上车坐下。

  “小锤子真是不错,你可曾考虑过同他在一起。”

  “我们兄妹如果在一起,这叫乱伦。”

  “你们无血缘关系,这叫乱认亲戚。”

  “我和他,太多不确定因素夹杂其中。”

  “但你们彼此有感觉。”

  “别乱揣测我的心思。”

  “事实就是如此,都已接过吻。”

  小莫瞬间脸涨红至脖子,有些郁闷,“我不在家这些日子,你们的师徒关系,什么时候已升级成闺蜜,这种话题都拿来交心?”

  “我还未质问你,怎会累到上班时候病倒。”

  小莫张大口惊讶,“于思朗这个大嘴巴。”

  “闺蜜之间有什么不可以说。”

  “好得很,老头你变得和于思朗一样伶牙俐齿。”

  小锤满头大汗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呼,车里好凉快。”

  “去哪吃?”邱霖推推小莫肩膀。

  小莫翻个白眼,“自己看着办。”

  小锤一头雾水,“怎么跟师父说话呢。”

  “随她去吧,去韩式烤肉那家。”邱霖在后座抱着双手。

  “ok,系上安全带出发。”

  小锤将自己的安全带系上,小莫坐在副驾仍无动静,眼睛看着倒车镜。

  “怎么了,我说你一句就生气了。”小锤觉得无辜。

  小莫仍无反应,小锤只得帮她系上。凑过去时,两人脸几乎贴到一起,小锤完全无心,整个动作很自然,小莫因为刚才被邱霖提起接吻一事,故觉得嗓子突然卡住,有点不知所措,耳根又红起来,气氛很异样。

  “她是怎么了?”小锤觉得奇怪,转过头问邱霖。

  邱霖笑出声,“少女情怀。”

  “我一走开你们就变奇怪。”

  小锤无奈摇摇头,发动车向烤肉店出发。

  三人找了店里清净的隔间坐下。小莫点了拌饭,泡菜饼,大酱汤以及五花肉和肥牛,最主要的是,她要了五瓶烧酒,那天小锤被小莫放倒了。

  小莫申请到一间公寓,就在小锤对面。

  实习生能申请到公寓已经算优待,本来可以直接安排住警局临时宿舍的,但警局值班人多,人员嘈杂,要是谁累了都会进去困一觉,进出公共区域很不方便,所以小莫住上了独立公寓,水电房租全部由局里承担。一切都很周到,因为批准人是小锤,他佯装是局里批准的,其实是暗中自掏腰包给小莫租的,小莫知道定会推脱,只能骗她是警局批准的。

  小锤虽然对小莫关心,但也是点到为止,做不成情人,亦是朋友。

  小莫在大厅做着简单活儿,录口供、整理卷宗之类的,心细,动作麻利,做起事来比局里其他壮丁的质量好。

  进入酷暑季节,坐着不动也会流汗,小莫直接挪到吊扇正下方那张电脑桌工作。

  小锤拿着车钥匙出了办公室,在大厅叫上小莫和麦子云。

  小锤将钥匙丢给麦子云,“走,有事做。”

  两人停下手头事情,跟着小锤下楼取车。小锤在导航上输入地址,麦子云照着显示区域驾驶。

  路上小锤说明情况,“有个女人报警,说在邮箱收到陌生人寄的信封,里面是自己私密生活照。”

  “有人骚扰?”小莫问。

  “你还没来报到之前,坊间就流传有其他受害者,只是没人愿意报警。”

  “下流的人总是在暗处。”

  “不在暗处游戏就不好玩。”

  “变态。”罪犯看着受害者担心受怕,才能获得巨大满足感。

  车子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下,麦子云向门卫出示证件,放行后找到小区楼停下。

  小锤打开平板查看记录的报案信息,带着他们上楼。找到正确位置,敲门。

  “您好,我们是云上区分局刑警。”

  主人应声开门。

  是个清秀的女人,头发自然的披散在双肩,穿一条白色居家长裙,肩上随便搭了一件淡绿色披肩,眉目清澈,鹅蛋小脸,难怪会被盯上。

  “您好,我是于思朗警官。”小锤将证件展示给主人过目。

  主人随便看一眼,“请进。”

  三人在客厅沙发坐下,主人端出咖啡。

  “三位警官请用。”

  小锤打开平板看了下信息,“是刘女士对吧?”

  主人点点头,“我叫刘馨。”

  小锤将平板递给小莫,小莫接过来,新建文档,开始记录刘馨说的话。

  麦子云则是手拿一个小本儿,他还是习惯用纸记录,数码产品虽然方便,但始终有系统瘫痪的时候,保险点好。

  小锤扫视整间屋子,墙上挂了几幅精致的画作,墙角则是零散放着些画稿。“刘女士是画家?”

  “有一间小画廊。”

  “是才女,追求者一定众多。”

  “过奖。”

  “你说的匿名照片给我们看下。”

  刘馨顺手拉开茶几下面的抽屉,拿出一个白色信封。“今天从画廊回来,在楼下打开邮箱便看到这个。”

  小锤打开信封,一摞照片,全是刘馨生活起居照,有几张窗帘没拉好,拍得换内衣的照片。

  “这里面没有比较过分的照片。”小锤指的是没有很露骨的那种。

  “幸好我家浴室没有窗户。”

  “最近有无接到奇怪的电话,或是结识奇怪的人。”

  “印象中没有。”

  “找到此人需要一点时间,这些照片我们要带回去研究。”

  “不要被放到网络上就行。”刘馨通情达理,并无催促警方加快办事效率之意。

  “我们会尽力跟进,有任何异常请再次来电警局。”小锤将一行电话写下,递给刘馨,“若有要紧事亦可联系我本人。”

  刘馨接过纸条,“谢谢你于警官。”

  三人出了刘馨家,即刻进入对面单元楼。对可疑的门户做了调查,如此走了一圈,找到一户,有人买下还未入住。

  管理员打开这间房,完全是个毛坯,什么都没有。麦子云走到窗前,对着对面比划着数了几下,又拿起手机对着对面粗略的拍了几张。

  “于队,应该是这间了。”麦子云将手机拿给于思朗。

  于思朗拿起来与信封中的照片对比,“角度几乎一样。”

  小莫在他们身后冒出声音,“于队你看,地上有几个印记,可是相机支架留下的?”

  于思朗蹲下查看,“肯定是这间屋子。”

  麦子云询问大楼管理员,“大伯,这间屋的主人可有来领过钥匙?”

  大叔回忆片刻,“没有,空了许久,前段时间交房打电话催过,到现在一直未出现。”

  “可有其他人来借钥匙进出?”

  “没有。”

  “请让我们看下监控录像。”

  “那是那是,请随我来。”

  大伯重新锁好屋子大门,带他们至监控室办公室。

  于思朗对小莫说,“回头叫同事过来这间屋取证。”

  小莫盯住录像回放良久,终于找出端倪。一个头戴深色棒球帽的男子出现在电梯一角,帽檐压很低,看不出脸貌,只勉强看全鼻嘴。

  “于队,你看这个人行头如此可疑。”小莫扯扯于思朗衣服,叫他过来看。

  “很有经验的样子,知道带帽遮脸。”

  “不知小区其他监控有无拍到正面?”

  “遮得这么严实,哪个角度都拍不到。”

  “真狡猾。”

  “不然如何作案。”

  “那怎么办,任他逍遥快活?!”小莫懊恼。

  “再逍遥几次总会路出马脚,把这段监控录像复制一份,带回局里。”

  “那刘馨怎么办,要不要加以保护。”

  “暂时不用,先观察下一步是怎样,兴许这变态已经转移目标。”

  “不逮到硬是不痛快。”

  “局里一年到头未解之案如此之多,您多保重身子。”

  小莫不再出声,心想要不是麦子云在旁,绝不让于思朗嘴上得便宜。

  回到公寓已是7点多,全身是汗,小莫冲个澡穿上清凉家居服,就开始窝在沙发上打盹。

  她梦到马修被麻绳捆着关在一个小房间,他倒在地上,脸上全是伤,喘气的声音仿佛被放大几十倍,很慢,很轻,好像奄奄一息了。是什么人将他折磨至此?小莫冲过去,想抚摸马修的脸,平复他的疼痛。

  手指还未触及到脸,门就砰砰作响,是杀手回来了?小莫惧怕地望向房间门,生怕外面的人会闯进来。

  再回头时,马修不见了。

  四周空荡荡的,小莫顿觉凄苦,父母死了,为什么连马修也丢下自己。“修,你带我走吧,你们去哪里了?带我一起走吧。”

  “小莫……小莫!开门。”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莫站在原地,不敢出声。

  “小莫,我是于思朗!”

  于思朗?!小莫从梦中惊醒,才洗的澡,又吓得一身汗。

  “小莫,再不出声我便撞门了。”于思朗在门外着急。

  “等一下。”

  听见小莫出声,于思朗在门外长舒一口气。

  开门就看见于思朗手里抬着一个精致的碗。“很久没吃到你做的东西。”

  “想吃你不开门。”

  “睡蒙过去了。”

  “你怎么满头大汗?”

  “是吗?”说是做恶梦梦到马修,他心里肯定会凉半截。“可能太热了。”

  “你没开空调?”

  “一回来就开了。”

  “我看看。”于思朗进屋将碗放下,开始检测空调温度。

  小莫抬起这个精致的碗,淡黄色底,配小雏菊碎花,好冰凉,定是才从冰箱拿出来。打开碗盖,甘甜香味扑鼻而来。

  “是绿豆南瓜汤。”

  “今天太热了,又出警到外面忙了半天,此汤解暑。”

  “我哪天要过去你那边看看,看你的冰箱里藏了多少美羹。”

  “现在就过去吧。”

  “现在?”小莫觉得唐突。

  “你这空调坏了,我叫人来修,去我那边吹着冷气等吧。”

  过来对面于思朗家,真的有如进入冰箱的感觉。小莫觉得自己过得太粗心,连房间这么闷热都没留意,这么下去,真会越过越糊涂。

  “看你给我安排的什么房子。”小莫故作生气。

  “现在倒是挺能说,白天怎么没这气势。”

  “在单位和同事面前,自然要给你几分薄面。”小莫在厨房拿一把汤匙,到客厅盘腿坐下,动作自然到不能再自然。“真好,连沙发都是冰的。”

  “小莫你真的被你那间房闷坏了。”

  “烦您赶紧帮我叫人来修,不然我今晚要在这蹭沙发。”

  “求之不得。”

  小莫瞪于思朗一眼,暧昧的玩笑立刻打住。

  隔天下午,于思朗接到一通陌生电话。

  “于警官?”对方是女人。

  “我是,请问您是…?”

  “刘馨。”

  “哦,是刘女士,可是那变态有新动作?”

  “我不知道报警该如何说,就拨了你的私人电话。”刘馨言语中带着无措感。

  “无碍,发生何事?”

  “今天在画廊,我好像看见可疑的人。”

  “您请说。”

  “画廊里有一幅我的自画像,有个人站在画前做出不堪的小动作,我看到他,全身上下不自在。”

  “这是很重要的线索,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变态。”

  “可是我好怕他,只是远远看着,并不敢上前质问。”

  “画廊可装有监视器?”

  “有好几个。”

  “你还在画廊吗?”

  “在。”

  “我立刻带同事过去。”

  “好。”

  于思朗带着小莫赶到,画廊已经关门,只得刘馨一人等候。刘馨领着两人到监控室看录像,由于记得具体的时间,所以没多久就找到刘馨所说那段影像。

  画面中的男子,正对刘馨的那幅自画像,见无人在旁,不堪动作极其大胆,不堪入目,可想刘馨见到此景会有多厌恶。

  “两位警官,请发表看法。”

  “刘女士,这等流氓变态,我一定抓到他问个明白。”小莫半带安慰的语气中,亦透露着气愤。

  于思朗对小莫说,“看你这个样子,抓到也不让你审。”

  “为何?!”

  “回头传出警局有人滥用私刑。”

  小莫听于思朗这么一说,立即深吸几口气,让刚才突然冒上来的脾气降下去,“对,要用理性看待事物。”

  刘馨觉得这个女警官有种非凡的气息,虽然看上去是个涉世未深的丫头,但眉宇间有股坚定的力量,天不怕地不怕的,加上刚才自我调节那摸样,甚是可爱。与这样一个有趣的人共事,想必不会觉得枯乏无味。

  “刘女士,上次在你家对面单元楼的监控录像里发现一名可疑男子,我们要将今天的录像复制一份回去比对。”于思朗将上次查到的线索告知刘馨。

  “你们请便。”

  晚上加班时,麦子云在画廊正门监视器那份录像中抓到变态男子的正面,并且画面非常高清。再与之前小区单元楼电梯里的带帽男局部比对,相似度99%,他们几乎确定就是同一个人。更劲爆的是,把此人联网比对,竟是特罗迪红酒公司家的公子,高烁。

  第二日早早申请到搜查令,于思朗就带着一行人去抓人。高烁在家中睡觉,一大早被敲门声吵醒,公子脾气立马牛起来。

  “谁啊?!扰我清梦!”他不耐烦地从床上起来,打着赤膊,只得一条平角裤。

  一开门,看见好几人在门外。

  “请问是不是高烁?”

  “是我。”

  “我们是云上区警察分局刑警,我是于思朗警官。”于思朗向高烁出示证件,“我们现在怀疑你与最近几宗骚扰女性的案件有关,希望你跟我们回一趟警局。”于思朗从兜里拿出一张纸质文件递给高烁,“这是搜查令。”

  说完一行人进入屋内,开始搜查证据。

  高烁自觉理亏,故克制住公子脾气,对于思朗说,“警官,我要打电话给律师。”

  “可以。”

  很快,勘查同事在他的书房搜到几名女性的照片,照片旁边还用便签标记了地址。他们把照片和相机记忆卡,以及其他相关证据整理好,并将所有证据装入一个纸箱。有了这些证据,就算找律师也难以脱罪。

  将高烁带回警局时,他的律师已经先行在局里等候。

  律师趁人不注意便在高烁耳边提点一句,高烁紧锁的眉头突然松开,表情又回到早上开门时那般桀骜。

  在审讯室,无论麦子云怎样审问,高烁始终一言不发,看样子是在拖时间。不过他们已搜到的证据,为何这小子表现得毫不担心。

  “没关系,你不说也罢,我们照样可治你罪。”麦子云拿起笔录走出审讯室。

  一出来就看见小莫站在门口。

  “小莫,你怎么不进去和我一同审?”

  “于队怕我揍他。”

  “于队这个霸王,小莫你一个女子怎会这么粗鲁,对吧?”麦子云打趣道。

  “我的确想揍他。”

  “那你还是别审为好。”

  于思朗不悦地从观察室过来,“麦子,你和小莫折回高烁家里一趟。”

  两人不解地看着于思朗。

  “刚才在他家搜集的证物不见了。”于思朗压低声音,担心审讯室里面的高烁听见。

  “什么?!”于队赶紧捂住小莫的嘴,不让她出声。

  “嘘!后边的同事在路上遇见交通事故,下车检查时,证物被偷走。”于思朗轻声在他耳边说着,“你赶紧和麦子回去高烁家,把电脑里的照片复制回来,我拖住他和律师,你们动作要快。”

  小莫点点头,于思朗松开她的嘴。

  麦子云一路上猛踩油门,很快到达高烁住所。钥匙还没插进钥匙孔,门就自己开了,两人顿觉不对劲,同时扶住腰间的枪,并轻轻查探每一间房。

  检查到书房时,两人互相使一个眼神,背贴门外墙壁,拔出枪,缓缓推开房门,立马听见声响。进屋只见窗户开着,小莫冲过去探出头,看见一个男人的背影,那人穿一件黑色皮夹克。

  “麦子你检查电脑,我出去追。”

  麦子云还未反应过来,小莫已从窗户跳出去。

  “这是二楼!!”

  看着不要命的小莫,麦子云忙跑到窗边伸出头,见小莫从地上坐起来,直了直腿。

  “有没有崴到脚?”麦子云在楼上扯着嗓子。

  小莫抬头比一个OK手势,就追着出了后院。

  那个黑色皮夹克人高腿长,小莫已经咬着牙努力跑了,却只能在后面远远地望其背影。

  高烁家住富人区,一条大道又长又宽,小莫只觉前方永无止境,越跑越累,没多久就停下了。前方那人也察觉后面无人紧追,串进一条小道,不见人影。

  小莫站在原地喘气,心想这个高烁实在可恶,审讯室的板凳还未坐热,这边已经有人帮他搞小动作,好一个红酒公司公子,这么能耐。

  麦子云开车追出来,看见小莫站在路边。

  停下车,小莫开门坐上去。“我跟丢了。”

  “我这边也没收获。”麦子云将水递给小莫。

  “定是刚才那人搞鬼。”

  “电脑里的照片全部不见,而且无法修复。”

  “既然要销毁证据,自然是万无一失。”

  “先打电话告诉于队吧。”

  在警局大厅撞见高烁和他律师大摇大摆走过来,小莫立即板着脸别过头,不愿看见这变态。高烁看见小莫的反应,反而提起兴趣,双手插在裤兜里,不怀好意地走到小莫身边,眼睛在她身上游离。

  小莫为了维护警察形象,只当他是空气。高烁向小莫伸出手,小莫顿时全身起鸡皮疙瘩,连退两步。

  “哈哈!”高烁的笑声极其轻浮,“美女警官,我只不过看下你‘胸’前警牌,别害羞。”

  小莫双手已握紧拳头,准备送他两拳。

  “请自重。”麦子云悄悄拍两下小莫的背,叫她别动气。

  “自重?难道我有什么不良举动?!”高烁看不惯麦子云插嘴,有意刁难。

  “大家心知肚明。”

  “说清楚警官,我可是刚刚洗脱嫌疑,你现在说的是什么话?”

  “……”麦子云觉得多说无益,便由他得意。

  小莫早已受够这个变态,好不容易抓进来,现如今竟没有证据起诉他。既然放他走就赶快闪人,在这大厅里耀武扬威要做给谁看?是挑战警察的办事能力,还是炫耀他那销毁证据的能耐。

  “哎哟!”高烁突然一声痛叫。

  小莫最终还是没忍住脾气,一个右勾拳打在高烁脸上。大厅里所有人停下手头事,大家齐齐望过来,以为有热闹可看。

  律师护主心切,忙呵斥小莫,“我当事人只不过说几句话你就动手,你等着收律师信。”

  高烁吐出一口血口水,在律师眼前摆摆手,叫他别乱发言,“我很喜欢你的个性。”接着看一眼小莫的警牌,坏笑说,“我记住你了莫警官,期待可以再见带你。”

  “你……”这流氓吃了一拳竟还敢调戏,小莫准备破口大骂,被于思朗一把拉到身后。

  “高大公子,来日方长,想下次再见莫警官,只怕还是这局里。”于思朗是队长不便与他争执,但小莫受委屈怎会坐视不管。

  见于思朗这般有礼的威吓,高烁心中反而打起鼓。律师见状,怕他当事人再生事,便用公文包拐下高烁,高烁觉得站在这警局里晦气,轻蔑地笑一声终于走出警局。

  晚上小莫敲于思朗家的门,门一开就直奔冰箱。于思朗知道小莫郁闷今天的事,便由着她蛮横。

  小莫打开冰箱,看见那只雏菊花碗,迫不及待的打开盖子。

  “咦,今天这种汤是什么名称?”小莫见碗里有三种颜色的豆子。

  “三豆汤。”

  “名字对不起这美味。”

  “你管吃就行,还嫌名字不好。”于思朗抱着笔记本电脑,认真打文件。

  “连你也和我过不去。”

  “你还在气白天的事。”

  “就晚一步,高烁电脑的资料就不会被销毁。”

  “我看你是气高烁没有被关起来。”

  “他就该被凌迟。”

  “心肠越来越狠。”

  小莫在于思朗边上坐下,“什么文件?”

  “今天高烁的证据被偷,是我们自己疏忽大意,得打一份报告给上级。”

  “明明不是我们的错。”

  “你也得打一份,今天和麦子去高烁家发生的事,要详细说明,明天交给我。”

  “真是恶人反倒得了便宜。”

  “认真写,要交给局长看的。”

  “知道了于大人。”

  小莫将吃空的碗放下,“除了红豆和绿豆,还有一豆是何物?”

  “薏米。”

  “你的厨艺太精湛。”

  “吃人嘴短。”

  “是真好吃。”听见这话,于思朗脸上没表情,心里已经乐翻。

  漫漫长夜,还要写报告,小莫越想越觉得无趣,“小锤。”

  “作甚?”

  “我们出去吃夜宵吧。”

  “吃东西可以,不过我不喝酒。”

  “这么心烦,怎么可能不喝。”

  “报告才写得一半,一会被你喝倒谁来写?”

  “好好,你看着我喝。”

  “等我保存好就走。”

  既然被说动吃夜宵,一会儿哪有不喝酒的道理。

  小莫找了一家夜宵摊子,点了一桌烧烤,和一箱啤酒。她真没强迫于思朗喝酒,但光这么吃着肉串聊天,实在乏味,于思朗是自己捡起桌上的开瓶器,提起一瓶啤酒撬开的。

  然后两人就喝开了,一直到了凌晨一点多,于思朗已经喝得走不动路。小莫扶他回家,顺带帮他把报告打完,肩膀酸的厉害,小莫下决心要找到一个喝酒的对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