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致命的守护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让我照顾你

致命的守护者 Miss六月 3982 2013.06.26 17:30

  莫妮卡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门了。

  “叔叔,我出去了。”

  “注意安全。”

  “嗯好。”

  小莫走了以后,邱霖自己傻笑了几下,“呵,干爹。”虽然是糊弄于思朗的,但是听到小莫口中说出这个称呼,邱霖感动了。

  自己和军营里的小护士结婚不久,她就因为**内膜异位症,生孩子的时候,大人小孩一块没了。至此,邱霖都是一个人过,丢枪事件也是因为受到这件事的打击。

  小莫和他生活的这段日子,他突然有了归属,他已然将她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所以她要出去吃饭,邱霖真的很担心。

  在门口等了几分钟,小锤就开着车过来了。

  “吃法国菜?。”

  “同意。”

  “那,上车吧。”

  小锤找到一家餐厅,在30层,可以欣赏到城市的夜景。

  “常来吗?”

  “偶尔,这家的汤好喝。”

  “夜景也不错。”莫妮卡望向窗外。

  “以为你今天不会答应呢。”

  “其实,我是有事和你说。”

  “那我要好好听听了。”小锤放下手中的红酒,整理下衣服坐直身子。

  “白天在教室,你说的命案,有什么新的消息吗?”

  “没有,案子结了以后,就没有更新了。”

  “结了?哦,对,新闻都播了。”

  “那家女儿失踪了,一年多过去,还是没有音讯。”

  “于思朗,我就是那家人的女儿。”

  小锤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很惊讶,莫妮卡看见小锤没什么反应,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了,举起桌上的红酒一口喝完。小锤见状叫服务员又添了一点,服务员走后,小锤低头笑了一下,然后很认真的抬起头告诉莫妮卡。

  “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了。”

  “第一次?我刚到散打班你就知道的?”莫妮卡不敢相信他那时候就认出自己,为什么这个警察没有把自己带回警察局做笔录。

  “那你为什么…?”

  “我当时想问你的,但你说自己叫蒙诗雅,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说你的真名,而且我觉得你的处境可能有点危险,所以只好每天发短信给你,你要是回复了,说明你还活着,我就可以暂时放心了。”

  “我只是想要在回去之前,学会怎样保护自己。”

  “嗯,你说学散打是要防身我就明白了,明白这一年多你一直不来警察局,不敢回到公众视野,不敢找你的亲戚朋友,可能是怕凶手找到你,然后再发生一次命案。”

  “但是我也不想躲一辈子。”

  “所以今天赴约了,你是不是决定回去了?”

  “是,我觉得可以了,我想回学校了。”

  “好吧,明天上完课,我带你去警局。”

  “好的,谢谢你啊于思朗。”

  “还是叫小锤吧,我们都互发短信这么久了还这么生疏。”

  “没有生疏啊,只是觉得你起码比我大好几岁,所以叫你小锤好像不太礼貌。”

  “没事。我每天发短信给你,老是找你说话,你以为我在追你吧。”

  “呵,有一点这么觉得的。”

  “你不要想多了,哥哥我不喜欢有暴力倾向的女人。”

  “自恋。对了小锤,还有件事麻烦你。”

  “说。”

  “我不想上新闻,可不可以就这样悄悄地回去,谁也别知道。”

  “嗯,我会低调处理的,越少人知道你就越安全。”

  切牛排的时候,莫妮卡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本来就不大的一块,被她切得三瓣两块的。

  “牛排很硬吗,需不需要我帮你切好?”小锤倒是挺绅士。

  “哦不用,谢谢。”

  “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心事。”

  莫妮卡笑笑不语,她知道问了也是白问,要是有消息他早就说了。但她还是在心底牵挂着,牵挂着那个人的安危,牵挂那个人的去向。

  “诗雅,不不,小莫,你是不是在担心那个叫马修的男孩子。”

  “被你这个警察洞悉出来了。”

  “我不相信他是凶手,不知道你们以什么理由起诉他,我觉得马修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

  “我也不相信。”

  “那你们还在新闻上播?!”莫妮卡对这件事很介怀,觉得马修背上了莫须有的罪名。

  “证据是这么显示的,结论就应当这么判定。”这是警局内部的事,小锤觉得没必要向莫妮卡说明。

  “反正我觉得不是。”

  “很挂念你男朋友吧?”

  “嗯,你有他的消息请一定告诉我。”

  用完餐,小锤把莫妮卡送到邱霖家楼下,临下车的时候,小锤叫住莫妮卡,并将后座包里的平板电脑拿出来。

  “这是案发那天我拍的,只许看不许复制。”

  莫妮卡接过来,屏幕上有一张卡片和一颗吊坠。

  “卡片上的字太小,放大了也不清晰,大致是马修写的几句祝福你的话,我不记得内容了。”

  “那这个是什么?”莫妮卡指着那颗音符形状的吊坠。

  “当时和卡片放在一起,估计是合着一块送你的吧。”

  “这些东西都在你那儿吗?”

  “都在警局证物房。”

  “那算了。”

  “你想要回来是吧,暂时不行哦,抓到人才能申请把这些拿出来,所以我才拿给你看看图片。”

  莫妮卡看着照片,脑海中全是和马修在一起的画面。每天上学放学,经常在学校的cafe喝东西说笑,放假在海边散步,在游乐场玩射击,马修还赢了一个大狮子送给她……想到这一切,莫妮卡突然觉得很没意思,突然有点松懈了,父母不在了,现在连自己最爱的人是死是活也不知道,这么将就的过着真的很没劲。

  莫妮卡已经尽量抑制住了,但还是哭出来了。

  “早知道触景伤情,就不拿给你看了。”小锤扯了几张纸巾给莫妮卡。

  “要是让我知道凶手是谁,我一定活剥了他。”莫妮卡擦干眼泪,狠狠地说。

  “别乱想了,回去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警局和学校,要折腾一整天。”

  “那你慢走,我上楼了,谢谢你这顿晚餐。”

  “嗯,明天见。”

  回到家,邱霖因为胃不舒服在房间休息,但是小莫还没回家,所以睡得很浅。莫妮卡关掉邱霖留的廊灯,在邱霖的房门口轻声说,“叔叔我回来了。”她也知道没回家之前,叔叔不会睡得很熟的,说一声,他就可以放心睡了。

  第二天,练完散打,邱霖就陪莫妮卡和小锤一块上警局。

  警局大厅人声嘈杂,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和事闹进来。小锤领着莫妮卡和邱霖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又从旁边拉来两根凳子。

  “师父,小莫,先坐会儿吧,我把文档调出来给你们每人录一份口供。”

  小锤就问了当天案发时两人分别什么时候到场,看到什么,做过什么之类的,再就是问了一下近况。最后将两人口供打印出来,让他们分别按了手印。

  “好了,案子有新进展我会告知小莫的。”

  “小锤,记得程序走过就算了,我不想新闻再跟踪报道了。”莫妮卡不放心又嘱咐小锤。

  “知道啦,走吧,可以去学校那边了。”

  小锤带着莫妮卡来到教导主任办公室,说这孩子找到了,由于情况特殊,为了安全着想,所以想低调复学,叮嘱校方不要通知记者来访。

  教导主任见是警察带过来的,就说没问题可以马上复学。问到莫妮卡一年多没上课,是否重修一年,莫妮卡立马说不用,自己能补回来,其实就是想赶紧毕业。

  邱霖以监护人的身份帮莫妮卡办好复学,填好相关表格。因为本来以前就是优等生,所以主任安排她进了尖子班,并让莫妮卡调整几天便可上课。

  领了教科书,小锤便开车送两人回去。邱霖留小锤一块吃晚饭吃饭的时候,因为上课的事,邱霖做了一个决定。

  “小锤子,能帮师父在云上区找间房子吗?”

  “叔叔,找房子干嘛?”莫妮卡之前没听说邱霖要搬家。

  “你现在复学了,这边离云上还是挺远的,你每天上学来来回回太麻烦了,干脆我们搬到云上去住。”

  “没事,我自己在学校附近租间房子好了。”

  “不行,你一个人我绝对不放心。”

  “那你的散打班怎么办?要是搬过去,你教课来来回回的照样麻烦。”

  “我没事,办完这个月就不办了,你的事情比较重要。”

  “别不办啊师父,我上哪再找一个这么好的师父,我就是冲着你的好身手来的,不然云上也有散打班,我干嘛跑到花间来找你啊。”小锤听邱霖说不开散打班,立马急了。

  “小锤你都可以来我这当助教了,回头我把学费退给大家,就这样。”邱霖之前就想好的,小莫要是复学就搬到云上去住,只是没想到小莫下决定这么快,房子都没来得及找。

  “师父,你看这样行吗?”小锤快速吃完最后几口饭,放下碗。“我现在住的公寓是复合式的,楼上有一个空着的阁楼房,我一个人住,空着也是空着,你让小莫来我这吧,前提是孤男寡女的,你们得相信我的人品。”说完,小锤喝一口橙汁。

  邱霖觉得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小锤是警察,肯定靠得住的,小莫和他在一块,安全方面就不用太担心。但是,不知道小莫怎么想的,毕竟是和一个单身男人住在一起,还是有不方便的时候。

  “好啊,和于警官住在一起,叔叔你可以放宽心了。”莫妮卡都没怎么想,就同意了。

  “小莫,你真的确定可以和小锤一起住?”邱霖有意暗示小莫。

  “叔叔,你是不是不放心我和男人住在一块?没事,最近于警官和我过招老是喊疼。”

  “咳咳……!”小锤咳嗽两声,叫莫妮卡打住。“师父你该放心了吧,散打班你照样办,小莫住我那儿,周末我送她回来,或者你上我家做客都行。”

  “那就麻烦你多看着小莫了,我就是担心她的安全。”

  “本来小莫也需要警方多加保护的,万一有个什么,我也可以照应她。”

  小锤吃完饭,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走的时候让小莫收拾好东西就打电话给他,他过来接。

  莫妮卡也没怎么收拾,带了教科书和换洗的衣物就跟着小锤过去了。临走的时候,邱霖穿着家居服下楼送小莫,叮嘱她注意吃饭和休息,总之是惦记小莫生活各方面,小锤始终是年轻人,怎么可能像自己一样周到的照顾小莫。

  小锤家离学校两条街,倒是很近,步行15分钟就到了。

  公寓在15层,莫妮卡跟着小锤走进屋,屋里好干净,单身男人还这么整洁实属不易。客厅左手边是厨房,右手边是小锤的床,再右边是一个小吧台,吧台楼上应该就是自己的窝了。

  莫妮卡抬着自己的容纳箱上楼,有一张小床,已经换上小碎花的床单,由于楼上就这么一个敞开的空间,所以小锤装了两面可以伸缩的帘子,这样小莫晚上睡觉帘子一拉,他们谁也看不见谁了。

  整理好房间,莫妮卡下楼来,小锤已做好午饭。

  “就煮了意大利面,随便煎了鸡蛋,凑活吃吧。”小锤将煎好的鸡蛋摆进盘。

  “我也会做饭的,不用拿我当孩子照顾。”简单的料理饭菜,莫妮卡还是能应付的。

  “好吧,有空尝尝你做的饭菜。”小锤打开冰箱,拿出橙汁倒上。

  “不用等有空了,下午我要出去买些笔和笔记本,顺便买点菜回来,你看你的冰箱都空了。”

  “这么快就出去抛头露面?”

  “如果有人有意留意我,无论我在哪儿都是危险的,生活还是一样要继续。”

  “你到底是不是十几岁的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