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致命的守护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重返校园

致命的守护者 Miss六月 5025 2013.07.10 00:15

  (五)

  下了班小锤立即驱车回家,推门进屋闻到饭菜香味,心里的担心即刻消除。小莫将最后一道菜端上桌,小锤也洗手完毕。

  “有土豆泥呢。”小锤胃口大开。

  “在邱霖叔叔家吃饭的时候,看你喜爱这道菜。”

  “观察力极强。”

  “尝尝味道吧,好吃的话,这顿你刷盘子。”

  “显失公平。”小锤打趣道。

  “明天有物理课,好些公式原理落下了,今晚要恶补很久。”

  “不懂大可问我,我念书时功课不错,只要不是很难的问题,应该还可以应付。”

  “家教费又省下一笔。”小莫将土豆泥可以推到小锤面前,想他多吃一点。

  小锤舀了一大勺,“嗯~!味道极好,看来要刷碗了。”

  过了凌晨2两点,小莫还在餐桌上,因为一个电子速度公式解不开而烦闷,长长的刘海被胡乱扯到头顶卡住。怕影响小锤睡觉,只开了餐桌头上微弱的几颗小灯,她也知道时间晚了,明天上课犯困了听课效率也不高,但强迫症的劲儿一上来,彻夜不睡都要弄清这些名堂。

  一阵咖啡的香气扑鼻而来,小锤不知什么时候起身冲了一杯咖啡,轻轻地放在小莫左手边。

  “可能喝点东西脑子就开窍了。”

  “加糖和奶了吗?”

  “加了,怕胖?”

  “胖了才好呢,全身都是肌肉,看起来好强壮。”

  “好在身板子瘦,不然才显彪悍。”

  小锤侧身俯在小莫左肩,认真看着稿纸上未解的题,努力回忆相关的公式,“丢太久了有点模糊,试试套用这两个公式再算一下。”

  写下两行公式后,小锤又折回去继续睡,“别搞到天亮。”

  “噢。”

  第二天小锤起床的时候,看见餐桌上留了份面包加鸡蛋火腿,旁边有个空盘子,臭丫头已经吃过早餐?难道真的搞到天亮。

  莫妮卡在学校小食店买了一杯纯黑咖啡,撑到第二节课就顶不住了,哈欠一直打个不停。一下课就冲到卫生间用水拍脸,顿觉清醒许多,下次还是别熬夜了,得不偿失。边自责边走进厕所隔间,喝了咖啡特别排水,尿频。

  “你看见莫妮卡今天的状态了吗?”卫生间走进来两个女生,莫妮卡同班同学。

  “黑眼圈都不知道掉到哪去了。”

  “家里出事的原因吧。”

  “不是什么好货,不然马修杀她全家?”

  “对哦,都灭口了。他们之前在学校可是模范情侣。”

  “我看都是装的,马修跟她在一起肯定很不情愿。”

  “噗噗~都成杀人犯了,难不成还喜欢他。”

  “我觉得是被那贱人激的,马修那么好的性格,怎么会莫名其妙杀人。”

  “不知道他们之间闹什么别扭……”

  话没说完,就被冲马桶的声音打断。莫妮卡走出来,洗洗手,若无其事的理了理头发。两女倒没觉得不自在,之前莫妮卡本来就是那种弱弱的小女生,就算当面说她坏话也觉得没什么好尴尬的,于是没事一样抹唇膏。

  “你是那个一直都在跟马修示好琳达的吧,你递给他的信我看过,光看字体就知道不是马修的菜。”莫妮卡有点突兀的转过身问。

  “你再说一遍?”琳达好似真的吃醋了。

  “你气色挺好,不像我黑眼圈那么重。”

  话锋转太快,琳达有点接不住。“你是不是有病?!”

  “可惜了,那么漂亮一个人,心肠不好,烂了的东西,永远不会有人珍惜。”

  琳达听到这话,眼睛瞪得老大,顺手将唇膏砸到莫妮卡头上。

  莫妮卡一脚把唇膏踢到外边,然后站在卫生间门口,对着琳达,重重踩在唇膏上。琳达此时此刻觉得像是自己被踩在脚下一样,疯了一样冲出去,揪住莫妮卡的头发。

  莫妮卡被扯到的一瞬间轻笑了一下,猛地反扭琳达的手腕。琳达痛得嗷嗷直叫,但另一只手仍不闲着,举起就想打过去。

  “啪!”莫妮卡的巴掌声先于琳达落下,清脆的在走廊响起,路过的同学都停下来看戏。

  琳达虽说气势压过莫妮卡,但莫妮卡毕竟已是身手敏捷之人,怎会处于下风。后来琳达几乎像失心疯一般对着莫妮卡乱叫乱打,莫妮卡一边躲一边还手,这个女的比自己想象中还疯,怪不得和马修在一起一段时间了,她还老是送信。

  直到教导主任出现,琳达还在乱舞,被训了几句才罢休,随后两人被带到办公室。莫妮卡就是怕这女的狡辩,所以故意跑到卫生间门口挑衅她出来,因为走廊有摄像头。琳达这才明白自己被莫妮卡耍了,虽心里头不服,但录像摆在那儿,拍到她先动手,且一直穷追不舍,只好乖乖留在办公室检讨。

  然而令莫妮卡更气的是,自己熬夜恶补就为等后边两节物理课,因为这件事耽搁了大半节。早知道就不捉弄琳达,得不偿失,得不偿失。

  午餐的时候,莫妮卡觉得大家看自己的眼神和之前不大对。之前同学都会稍微让她一下,假如盘子只剩下一颗番茄,会让她先拿。今天明显不同了,同样是让着她,但眼神明显有些闪躲。对,上午她那打架的身段,让许多怜香惜玉的男生止步了,让骄横跋扈的女生惧怕了。出名了,继惨遭灭门的弱女子之后,一下子跳到另一个版本,彪悍复仇女!

  莫妮卡倒不介意,反正快毕业了,离开学校了谁也不记得谁,没必要顾及形象,就当树立威严好了,省得再有人找茬。

  小锤回到家的时候已是8点多,屋子里没开灯,略有轻微的鼾声。开灯便看见沙发上横着一条,睡像极其扭曲,定是熬夜了回来倒头就睡。他走到冰箱前拿水喝,看见食物动都没动过,自己在局里也是随便叫了外卖,没吃饱,于是拿了两包泡面找出锅煮起来。

  莫妮卡不知是闻到香味还是饿醒了,自觉坐到餐桌前。

  小锤把面端到她面前,“好吃的话你刷碗。”

  “我可能吃到一半又困倒了。”

  “你若做警察要经常熬夜。”小锤端着自己那碗坐下。

  “你的咖啡不凑效。”

  “那倒是,局里的咖啡一股猫屎味,你喝了一定彻夜精神。”

  “我以后不再较真就是。”

  “也包括打架?”

  “教导主任嘴真快!”

  “照实说明你的情况,这叫负责。”

  “我是正当防卫。”

  “你受伤没有?”小锤别过头扫了一眼小莫的手臂。

  “怎么可能受伤。”

  “奇怪了,主任说另一位同学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防卫过当吧你。”

  “不要揶揄我了,我以后收敛就是。”

  “总算知道不对,那我就不向师父打小报告了。”

  小莫苦笑,“谢你老人家不杀之恩。”

  教导主任没有向小锤责怪莫妮卡的意思,打电话告知小莫在学校受人欺负而已,叫小锤留意她的情绪变化,怕她受到刺激想不开。照现在这个情况看来,主任是小看小莫了,这丫头吃好睡好,还能拌上一两句嘴呢。

  邱霖周末便到小锤处拜访,来的时候路过超市,买了满满一车厢零食。小锤说师父客气,小莫接过大包小包,说嫌多别吃。

  “小莫可有调皮。”邱霖脱下鞋子进屋。

  “大孩子了,不存在调皮。”

  邱霖四下张望,屋内空间确实挺大的,吧台楼上就是小莫睡觉的地方,有两扇帘子,一拉上就是两个世界,小锤果然君子。

  “小莫走了我很不习惯,这才几天就想过来看看了。”

  “放心,和我在一起好过她自己住,咖啡还是茶?”

  “咖啡谢谢。”

  小莫和邱霖坐在沙发上聊天,小莫何尝不想念叔叔。

  “晚上有自习课没?”

  “没有,高中生不用晚自习约束。”

  “叫上小锤,我们出去餐厅吃晚饭。”

  “我想吃你的拿手菜。”

  “这不是家里,弄乱无礼。”

  “下次回家吃。”

  “快放寒假了,到时天天做给你吃。”

  小锤端着三杯咖啡过来。“师父,我冲的你买来的那种咖啡,好香。”

  “呵……”邱霖乐呵的笑笑,“小莫在家就爱喝这种。”

  小锤看看小莫笑道,“难怪说我的咖啡不凑效了。”

  邱霖听得一头雾水,“不凑效?”

  小莫怕邱叔叔担心自己熬夜不注意身体,到时候又想关掉散打班过来照顾自己。“没什么,玩笑话。”说罢瞥一眼小锤。

  小锤当然懂这小鬼什么心思,没有说下去揭穿她。

  “小莫,帮小锤把零食收拾到柜子,我打电话订位置。”邱霖一直一个人过,什么都收拾得井井有条,小锤亦是一个人,家里从来简洁干净。

  小莫串进厨房,将大包小包举起来,塞进厨房吊柜。

  “这样不行。”小锤比小莫高出一个头,站在她身后,轻易将她刚刚放进去的袋子全部拿出来,放到餐桌上,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拿出来。“薯片、饼干还有泡面,这些干粮整齐放进柜子,饮料、面包放进冰箱。”

  “都一样要拿来吃。”小莫小声狡辩。

  “那这两大桶哈根达斯呢?一样放在外面?晚上回来当水喝?”拌嘴间隙,小锤已熟练将食物分类放好。

  小莫愤愤道,“受不了两个单身汉。”

  三人在餐厅小角落坐下,邱霖点了三人A套餐。小锤环顾四周,别桌没其他客人,他们大可放心畅聊。

  “叔叔,我不在家你应去约会。”

  “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不需再改变生活节奏。”

  “老来落得寂寞。”

  “你不管叔叔下半辈子?”邱霖故作生气。

  “我不知活不活得过新年。”小莫话一出口立即觉得说错,邱霖明白小莫在说笑,但这正是他每日每夜最担心的问题。

  气氛一下子冷下来,还好服务员过来倒酒。“先生,这是您点的红酒,请问需要现在打开吗?”

  “好的,谢谢。”

  服务员走后,小锤开始缓和气氛,“我们局里有许多大龄女青年,个个都是英勇新时代女性。”

  邱霖不想扫小锤面子,便顺着接话。“就不知道介绍个年轻女子。”

  “正好,有空邀请出来,我们可来个四人约会。”小莫积极附和。

  “四人约会?除了我和大龄女青年,那另外两人便是……”邱霖来回打量眼前两个年轻人。

  “叔叔你真的越来越不懂得玩笑话,小锤你赶紧帮忙物色一位女性,治治他多年积累的木讷思维。”

  “我一定多加留意。”

  “你们两个贫到一块,默契十足,搞不好真有四人约会那天。”邱霖反将一军。

  半会儿说话功夫,主菜已经上桌。

  “师父你赢了,干杯。”三人举起杯碰下,一口全干。

  一边吃一边喝,小莫和邱霖并无变化,小锤几杯下肚,话匣子一下打开。

  “我家门富裕,家中有一姐一哥,我是小少爷,因而最受宠。生来什么都有,但拥有的东西并没有令我感到快乐,我终日苦闷,觉得无论在学校还是家中都没存在感。”

  “怎会没有存在感,你是贵公子,女同学眼中王子,男同学眼中钉子。”小莫觉得有这想法实属没事找事。

  “如果我不是贵公子,这些光环便从我身上褪去。”

  “也是,所以你自力更生了。”

  小锤自灌一满杯继续说,“父亲大人叫我读经济,母亲叫我读法律。”

  “但你现在是警察。”

  “无论选择读哪一类,最终都要回归家族事业,成为他们的赚钱机器。”

  “赚钱是生活本质,没钱就没命。”

  “经济不独立,我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之后就悄悄报了警察学校,我需要证明自己,不做公司高管,我可以在平凡的生活中经历酸甜苦辣,找到自我。”

  “这么说来我也赞同。”小莫觉得换做自己也会这么做,人生说白了就几十年,按照别人安排的轨迹生活,好比行尸走肉。

  “代价是父母不再理我,断水断粮,我自进入大学没有再回过家,姐哥重新受到重视,自然是笑看这一切。”

  “你姐哥才是做高管材料,狠得下心。”

  “今日第二次与你们父女一同吃饭,温馨得有点渗人。”

  听到‘父女’二字,邱霖与小莫相视一笑,觉得小锤醉意已经上头,并没有纠正。二人谁也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但种种生活细节表明两人确实如同父女,小莫偶尔会像女儿那样使使小性子,邱霖则整天如父亲般牵肠挂肚,时时唠叨。

  “你才真正需要去约会。”邱霖拍拍小锤肩膀。

  “上次在你家吃过饭,突然很想家,在车上打电话给母亲,电话接通第一句便问何时回家管理公司,我说警察生活亦是充实,电话那头就挂断忙音了。”

  “都不问问生活琐事。”小莫撇嘴替小锤不值。

  “那天师父家停车场的监控器,应该拍了到我男儿落泪的壮观场面。”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不比你惨?幸好得邱叔叔慈父般爱护,现又由你如哥哥般照顾,我已是幸运之人。”小莫被小锤说得感慨万分,也倒满一杯,一饮而尽。

  “都是有故事的人,你们两个悠着点。”邱霖将两人酒杯没收,“我不在的时候,可不许你们像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喝酒,醉倒不省人事最危险了。”

  “唠叨劲又上来了。”小莫至多喝了两个满杯,清醒得很。

  “你好歹有个人唠叨。”

  “我这个好妹妹以后有的是让你操心。”

  小锤一听‘妹妹’这等亲切,“我要哭了。”

  “‘妹妹’借你肩膀。”小莫趁机刺激他泪腺。

  “小莫我真的要泪奔了。”

  “骗你的,你我仅是朋友。”

  “刚才还兄妹相称的。”小锤故作生气。

  “谁叫你眼泪那么浅。”

  “你太煽情。”

  “我真情流露。”

  “我真心感动。”

  邱霖看这两人恐怕是要辩到餐厅打烊,“好了好了,差不多了我们就走吧。”

  原本将两人送至公寓邱霖就要离开的,第二天还要教散打,小锤觉得师父见外,叫他留下明日一同出发,反正小锤也是要学散打。但邱霖觉得留宿太添麻烦,坚持要走,后来是小莫用酒驾会被拘留才唬住邱霖,这才留下。

  次日小莫没有随邱霖回去,落了许多功课,十分着急补回来。晚上小锤带着一摞饭盒回来,小莫见几道菜摆出来惊呼道,“叔叔的拿手菜!!”

  “师父说你昨天想吃他做的菜,刚刚做了几道你特别爱吃的,我刚吃饱放下碗筷,就催我赶紧给你送点过来,越来越不把我当客人。”

  小锤才说几句话,小莫已等不及狼吞虎咽起来。“你吃过我就自便了。”

  “你迟早学到中毒,肯定是趴在那儿算题一整天未进食!”

  “没感觉到时间过得那么快。”

  “再这样废寝忘食我真的告诉师父。”

  “知道了,能否让我好好享受这一顿,你这样训我,快噎着了。”

  小锤拿小莫没辙,只好倒杯水放在饭菜旁边,“慢点,哪像个女的。”最后训完一句就冲澡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